23 Feb
你是我藏身处

你是我藏身处

  集中营里的日子惨无人道,但柯丽却说,“我们越来越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留在这里”。       文/羽轩       “你是我藏身之处,你必保佑我脱离苦难,以得救的乐歌四面环绕我。”(《诗篇》32:7)   《密室》(The Hiding Place)记叙了二战时期发生在荷兰的一个真实故事。作者彭柯丽女士和她的家人因为…

Read More
05 Feb
我们的快乐去哪儿了?

我们的快乐去哪儿了?

      文/晨牧     1   法国艺术家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有幅名为《舞蹈》的作品,画面的色彩单纯而强烈,五名舞者手拉手踏着节拍,尽情地绽放着生命的激情和活力。 3年前,我辞去工作,进入美术学院进修。当时在艺术鉴赏课上,接触到这幅作品,心中莫名地感动起来。老师让大家谈谈对这幅画的感受。 我…

Read More
29 Jan
饮酒作乐,蹉跎了岁月,耗费了生命

饮酒作乐,蹉跎了岁月,耗费了生命

    文/一勤     人们宴乐着, 仿佛永远不会死。 如果死如吹灯拔蜡, 活着便只剩下宴乐。   一息的宴乐像是放纵, 是清醒后愈加切肤的痛, 是更加深沉的虚空。   所以,我理解那些宴乐后自杀的人, 也理解那些不愿相聚, 而宁愿独处的人。   人为了逃避和漠视永恒, 用各种方法麻痹自己, 宴乐便是一种, 仿佛一息的宴乐便是…

Read More
29 Jan
“只问深情,无问西东”的“深情”从何而来?——评《无问西东》

“只问深情,无问西东”的“深情”从何而来?——评《无问西东》

    文/齐宏伟     近期,电影《无问西东》热映,票房已破3亿。这部电影,众说纷纭,其实,在1862年,法国文豪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就写下了一段理解《无问西东》的关键语——“上帝永远存在于人的心里,这是真正的良心,它不为虚假的良心所左右,它禁止火星熄灭,它命令光要记住太阳,当心灵遇到虚假的绝对时,它指示心灵要认识真正的绝对。人性必胜,人心不灭!这一光…

Read More
22 Jan
重拾地球管家的呼召——从电影《全球风暴》说起

重拾地球管家的呼召——从电影《全球风暴》说起

    文/郭为     由华纳出品的灾难片《全球风暴》(Geostorm)是今年内地引进的唯一灾难题材的大片。《2012》《后天》等灾难片让人印象深刻,与这些展现单一灾害的影片相比,《全球风暴》展现的气象灾难的多样化,更令人触目惊心。 《全球风暴》设定在未来世界,以美国、中国为代表的全球领袖在两场史无前例的自然灾害袭击地球之后,决定携手创建一个强大的人造卫…

Read More
22 Jan
世界如此冷漠,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我看《芳华》

世界如此冷漠,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我看《芳华》

    文/王鸿立     我和兔爹驱车往返92公里,看了电影《芳华》。 影院爆满,连头两排都坐满了人。观众从90后到40、50后,他们几乎是纯华人外加一两个娶了华人娘子的白面孔。 我不是去看美女怀旧的。同时电影中呈现的文工团阶层的岁月也无法引起我的共鸣。 影片的头10分钟,我一直在掉鸡皮疙瘩。那种仿佛打了鸡血的歌舞,那些被蒙蔽的青春有什么值得我去缅怀的? …

Read More
15 Jan
在上帝面前,我们本就如此——读施玮小说《叛教者》

在上帝面前,我们本就如此——读施玮小说《叛教者》

      文/山眼       施玮姐妹的小说《叛教者》描述了中国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激流涌荡、摧枯拉朽的时代车轮之下,以李夜声为领袖的一群上海聚会处基督徒一度被逼迫,甚至逼到绝处的信仰经历。     一   与远藤周作的《沉默》相似,《叛教者》也集中着墨于基督信仰非常艰深、大多数时候人们回避的问题。传统信…

Read More
04 Jan
雾霾时代的希望

雾霾时代的希望

      文/田梅       水漏尽了吗? 破旧的水池在哪里? 手凿的工程在哪里? 巴别塔的石漆在哪里? 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 不被拆毁吗?   流连于放逐之路的人 崇尚建城 忘记你名的人迷恋独居 饮净化过滤的水 品世上茶叶的回甘 便似乎解了渴   今夜,尘晦铺张 吸进的是霾,吐出的是霾 饮霾饮到醉 我便忘了如何奔…

Read More
02 Jan
基甸聊天:圣诞歌声处处闻

基甸聊天:圣诞歌声处处闻

基甸聊天:圣诞歌声处处闻  基甸聊天 2017/12/18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sdsongs.mp3   圣诞节很快就要到了。十二月的马里兰(美国Maryland州),到处都是浓郁的圣诞气息。感恩节一过,我就把手机、平板上的音乐app全部调到圣诞音乐频道,天天百听不厌。这个季节,附近的教会和学校等也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圣诞音…

Read More
01 Jan
谁能把无尽苍凉换成永世芳华?——电影《芳华》

谁能把无尽苍凉换成永世芳华?——电影《芳华》

    文/小约翰       电影《芳华》最后,在云南边境小站木椅上,刘峰伸出仅存的左手,搂住何小萍,二人终于轻轻偎依在一起。导演和观众都一起泪崩,这一代人的芳华缩影,所谓善良者最温馨,平凡者最伟大,残酷战争反倒成全了何小萍,要不她怎么配得上在她眼中那么好的刘峰呢?     绚烂之后,归于平淡   圣诞节前夕,坐在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