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un
诗:我是谁?(外四首)

诗:我是谁?(外四首)

  文/施玮     宋词中,寻找灵魂 镜子前,认识皮囊 在繁星的夜空上想象描画 在都市的钢板玻璃间 被无数个我,推搡挤压   用舌尖和咀嚼证明活着 以肠胃和肚腹宣告存在 虚无,却像一朵饥饿的花 总是盛开……抢夺 一切可劫掠的,也把自己 榨成一滴没药,滴入花芯 它却仍是个无香的黑洞   我的一生,就是用脚掌 敲打询问的电波 皮肤,接受着风的回电 但…

Read More
25 May
毕业歌

毕业歌

文/雪川   1 抛起学位帽,让青春满袍 展翅如鹰,一览众山小 主啊,你给我的每一个恩赐 便是我长出的一根根羽毛   2 看,我的校园,我的团契 我的根,靠近永不枯竭的溪 凋落的,是短暂的颜值 不朽的,是主内的恩谊   3 即将第一次,零距离触摸未来 早九晚五,能否继续显出盐的风采 去磨出锋刃,传递主爱 别怕, 心中有灯,就敢驶入雾霾。     作…

Read More
25 May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革命是在黑暗中无止境地行走,光明与希望只存在于基督耶稣的爱里。   文/何文辉   小说家陀斯妥耶夫斯基在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中,通过一桩真实的谋杀案,演绎出一部有关信仰、探索与挣扎的宏篇巨著。它的主题是上帝与魔鬼的争战,战场是人类的心灵。 小说的主要角色是三兄弟:老大米嘉、老二伊万、老三阿辽沙。在我看来,他们分别代表着肉体情欲、理性与信仰之爱。     …

Read More
25 May
诗:改变了的旅程(外两首)

诗:改变了的旅程(外两首)

    文/秦环英     我一出生 就登上了一列慢车 它的终点站名叫死亡 它停停开开 一路经过许多站台 依稀记得的站名有 忧伤、惧怕、自怜、骄傲、嫉妒、怨恨…… 车上的早餐名叫“虚空” 中餐是满盘的“罪恶” 晚餐只提供“失望” 车上的睡铺叫“辗转” 车外的风景写满了荒凉   旅客中有的在睡觉 有的在结伙游戏 有的在忘我工作 我却缩在车厢的角落 独…

Read More
25 May
天赐之才达芬奇

天赐之才达芬奇

为了准确地表现这一场景,达芬奇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起草这幅画。   文/高伟川   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这个名字可谓如雷贯耳,即使不熟悉绘画作品的人,也大都知道他是一位伟大的画家。著名的《最后的晚餐》和《蒙娜丽莎》都出自他的笔下。     不只是艺术家   达芬奇才智出众,他研究如何用线条与立体造型去表现…

Read More
18 May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一个天才面对的最大阻碍,往往不是环境,而是自己的内心。   文/周波   《心灵捕手》从一开始就为我们设置了悬念:威尔神秘地解开MIT大学里那道无人能解的难题,为何他一手天赐好牌,却拒绝出牌,甘心年纪轻轻做一个插科打诨的清洁工? 他恣意暴怒的背后,时而闪烁的眼神里,又隐藏着什么样的过去?每个人都想来帮威尔,而他在抗拒什么? 一部看似简单的片子,从导师、恋人、死党等不同维度的情感…

Read More
17 Apr
像一只果虫,吸附着生命树

像一只果虫,吸附着生命树

文/一乔   你为我 打开 内心的泉眼   顿时 日光柔美 松针、沙子 和星星眨眼 都与我有关   记得昨天 风暴来临 我咆哮着认不出你   你洁净我 用蓝天的方布 雪山的溪流 和童稚的憨笑   哦,这些仍 远远不够 我唯有住在你里面 就像一只果虫 吸附着 生命树

Read More
14 Apr
局部与整体

局部与整体

一个答案只解决一个问题,而一个法则可以解决许多问题。     文/宁子     一   祈祷的时候,我里面跑出了一些思想,它们自发地,不断地跑出来,我既没有鼓励,也没有抑制,但我跟从了。在祈祷里,那些不断涌现出来的思想,似乎比直接的答案更有意思。 当我为面临的几项选择而寻求主的旨意时,我里面并没有即刻出现答案,却浮现了一个思想:“一个答案只解决一个…

Read More
14 Apr
温暖的奖赏

温暖的奖赏

在这些普通的甚至卑微的人的目光里,不正寄寓着仁慈上帝对作家的鼓励和期许吗?

Read More
14 Apr
宁静中的警醒——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宁静中的警醒——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当我们拥有许许多多“珍宝”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那个人生终点站。     文/高伟川     维米尔(Jean Vemeer,1632-1675)是17世纪中叶荷兰最杰出的画家之一,有些人认为,在欧洲美术史上,维米尔和凡高的命运有些相似,因为他们在活着的时候都很寂寞,作品也不为人知;死后,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却极高。 也有美术史家认为,在西欧绘画史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