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y
爱的橄榄枝

爱的橄榄枝

文/杜商 当爱的橄榄枝,从穹苍 一直伸进你的心里 亲爱的,你知道吗 那是幸福在叩门 在那里,有一首歌 名字叫仁爱 它可以唤醒沉睡的竖笛 吹出独特的雅音 可以使清澈的溪流 环绕在圣徒脚下 它可以把走失的羊儿带回家 让它们寻得安居之地 也可以使海里的浪花 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 倾听日光之上的召唤 哦,主耶稣 是你用信实之手 把我们带出俗世的淤泥 你用凝望的双眸 注目一个迷失的世代 于是凹凸变为平坦 弯曲…

Read More
30 May
哀痛中,看见那更美的家——我眼中的画家伦勃朗与先知耶利米

哀痛中,看见那更美的家——我眼中的画家伦勃朗与先知耶利米

绘画不单是地上的创作,更是属天的创作。 文/郭颜 伦勃朗(Rembrandt  1606-1669)是欧洲17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也是我丈夫最爱的画家之一。婚前,我俩闲暇聊天时,他会跟我谈论弗兰切斯卡、乔托、米开朗琪罗、伦勃朗、丢勒、米勒、塞尚、巴尔蒂斯、莫兰迪。和丈夫的闲聊,开始了我的绘画启蒙。 绘画是属天的创作 1997年,丈夫期待我报考中央美术学院的美术史系研究生,还特意请了老师…

Read More
30 May
祷告的争战

祷告的争战

图/允儿 他对我说:“大蒙眷爱的但以理啊,要明白我与你所说的话,只管站起来,因为我现在奉差遣来到你这里。”他对我说这话,我便战战兢兢地立起来。他就说:“但以理啊,不要惧怕!因为从你第一日专心求明白将来的事,又在你 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语已蒙应允;我是因你的言语而来。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就是“天使长”。21节同)中的一位米迦勒来帮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诸王那里。(《但以理书》1…

Read More
21 May
黑暗如白昼发亮

黑暗如白昼发亮

图/北微 我若说:“黑暗必定遮蔽我, 我周围的亮光必成为黑夜”, 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见, 黑夜却如白昼发亮, 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样。 ——《诗篇》139:11-12 刊于《海外校园》146期

Read More
30 Apr
复活,使枯干的世代发出嫩芽

复活,使枯干的世代发出嫩芽

诗/杜商 导语:春天,万物复苏的时节;春天,不仅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意,更有一个最美的复活的盼望。他因着爱,承担了我们的幽暗;当他用钉痕的手拨开迷雾时,枯干的世代也将发出嫩芽。 风儿摇曳,你把爱的种子 播种在寒微人的田地 你让春雨润湿心灵 使绝望的空谷响起回声 泪花闪烁,时光喑哑 你走在各各他的苦路上 每一块滴满鲜血的石头 都在述说那测不透的丰富 耶稣啊,你使软弱变刚强 愚拙成智慧 你用钉…

Read More
20 Apr
千万次的放纵,也比不过一次的回心转意——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

千万次的放纵,也比不过一次的回心转意——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

文/晨牧 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获得91届奥斯卡多项大奖。它讲述了世界乐坛传奇“皇后乐队”从组建到成名,从低谷到巅峰的故事。影片不仅还原了“皇后乐队”传奇的舞台经历,也呈现了主唱弗雷迪·摩科瑞的个人生活和心路历程。 在宴乐中寻找满足 电影不仅让不少摇滚乐迷大呼“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更使各年龄段的观众,特别是青少年热血沸腾。 影片中的摇滚歌手,在坦桑尼亚巴尔岛出生、印度孟买长大、移民到英国、涂…

Read More
01 Apr
《都挺好》戳痛人心,中国式家庭路在何方?

《都挺好》戳痛人心,中国式家庭路在何方?

文/博学 热播的都市情感剧《都挺好》日前已大结局,豆瓣评分8.1,播出以来引起各种热议。有人说,每个中国人似乎在这部剧中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这部电视剧被视作戳痛每一个中国人的痛点,揭露了中国式家庭普遍的困境。 故事的核心,讲述了主人公明哲、明成和明玉经历的亲情的放逐和归回。 重男轻女VS.众生平等 这部剧集,之所以引发国人共鸣,很大原因是因为,它以极写实的风格,再现了中国式的“重男轻女”。 故事的…

Read More
25 Mar
在这世间,你并不是孤身一人——从《流浪猫鲍勃》谈成瘾问题

在这世间,你并不是孤身一人——从《流浪猫鲍勃》谈成瘾问题

文/晨牧 《流浪猫鲍勃》一书于2012年出版后,即成为畅销书。2016年又被拍成电影,上映后,获得广泛好评。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讲述了因家庭破裂而遭受巨大打击的青年詹姆斯,在自暴自弃中染上毒瘾。身无分文的他,只能露宿街头,靠卖唱勉强糊口。正当他认为此生无望之时,一只姜黄色的流浪猫闯入了他的生活。一人、一猫在相依为命中,产生了深厚的情感,詹姆斯更因此奇迹般地重回人生的正轨。 我相信,这部电影吸…

Read More
18 Mar
除你以外

除你以外

文/杜商 我要把一朵清纯的小花 佩戴在一个姑娘的发梢上 表明一种爱情 海枯石烂,风雨不变 我要使天鹅 为我的舞姿羞愧 连夜晚也为我的柔情 低下高傲的头 桂冠诗人则离开灵感的笔 无力摘下八月的枝条…… 我要把弥漫在心灵深处的悲伤 交给西南的季风带走 我要把那些掩映不住的 灵魂之悸动,和思想的污流 倒在最深的海沟 我要向高山仰望 明白它屹立不倒的秘密 我要在月亮的隐秘处搭窝 在群星闪烁的地方 写下深邃…

Read More
18 Mar
春天·土地

春天·土地

文/双一 土地梦着冰河的时候 风一遍遍地摩挲 嘶——嘶—— 土地的脚趾开始松动 心渐渐柔软 舒展眉头 一只眼睛微启 是光 它看见久违的光 是鸽子衔来的种子吧 落在一人身上 他从这城到那城 用脚把土地犁了几遍 种子落下 沾着体温和血 土地张大双眼 是光 久违的光 午正到申初 本是最明亮的时刻 天空闭上眼睛 土地听到一声呐喊 黑暗里颤抖开裂 两千年前的那个春天 一个人死了 若干年后的这个春天 一群人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