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n
不止息的力量

不止息的力量

        生命的力       文/求主佳源         年轻的你 如狮般勇敢 如蜜样醇甜 神若甘泉之涌流 你却遮眼 偏爱恶意的谎言   同乡异乡 已无永恒的城墙 几多麻绳 轻轻便脱落千丈 谁知你生命的力量 谁见你失明的目光 谁在历史之末 咏叹千年的凄凉 听你向上呼求 …

Read More
07 Jun
唤醒

唤醒

          文/杜商           风儿摇曳,你把爱的种子 播种在寒微人的田地 你让春雨润湿心灵 使绝望的空谷响起回声   泪花闪烁,时光喑哑 你走在各各他的苦路上 每一块滴满鲜血的石头 都在述说那测不透的丰富   耶稣啊,你使软弱变刚强 愚拙成智慧 你用钉痕的手拨…

Read More
07 Jun
用爱打败“进化论”——观看《一个人的课堂》

用爱打败“进化论”——观看《一个人的课堂》

59 那位真正的“强者”却为我们,成为弱者,出生在马槽,33岁死在十字架上。       文/小七       去看电影《一个人的课堂》,正好赶上漫天飞雪。南方的冬天,很多年没有飘过这么大的雪。踏雪的痕迹,很快被覆盖掉,倘若你处在这茫茫的天地间,不经然就会生出一种苍茫的悲壮和渺小感。 有时候,这种渺小感让人学会敬畏。丢失了敬畏感,人就变成了精致的功…

Read More
07 Jun
福音对韵(三江、四支)

福音对韵(三江、四支)

          文/曹恩惠         三江     其一   城对塔,海对江。本族对外邦。 抵挡成接受,叩门又开窗。 抟面盆,穿柜杠,得胜对投降。 殿中帷两半,园内鹿成双。 一块巨磐能出水,无穷恩惠已盈腔。 万有之中,君尊义仆甘顺服。 日光之下,渺小罪人皆顶撞。 &nb…

Read More
04 Jun
如何撕碎别人冒犯我们的记录?——电影《你只欠我一个道歉》

如何撕碎别人冒犯我们的记录?——电影《你只欠我一个道歉》

      文/小路加       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竟闹上法庭,轰动整个黎巴嫩,导致社会不安。这正是2018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电影《你只欠我一个道歉》(The Insult)的剧情。该剧本的灵感来自导演齐德·多尔里(Ziad Doueiri)的亲身经历。 影片讲述了身为巴勒斯坦难民的建筑工亚西尔·萨拉蒙(Yasser Salame…

Read More
04 Jun
黑暗中的呼求

黑暗中的呼求

    光的烛照     文/楚寒       我不以门徒的身份向你呼求, 而是作为一个长年被恶疾缠绕,身心不得安舒的患者。 我的生命为痛楚所占据, 我的日子为叹息所虚耗, 圣洁的主,你可愿侧耳而听? 你并没有安慰我, 只是迈着轻柔的脚步靠近我。 霎时间,我内心最孱弱最幽暗的角落, 被你明澈无比的天光所照耀。 我一直愁苦的心, …

Read More
28 May
有多少谎言在编织我们的生活——电影《诺曼》

有多少谎言在编织我们的生活——电影《诺曼》

          文/区曼玲         2016年上映的一部以纽约为背景的电影《诺曼》(Norman: The Moderate Rise and Tragic Fall of A New York Fixer),很巧妙地反映了自我欺骗的荒谬与可悲。 谎言的影响力之大,超出我们的想象。它不仅扭曲我们对自己,以及…

Read More
14 May
你将我们的眼泪收藏在皮袋里

你将我们的眼泪收藏在皮袋里

        图、文/王家培         在这个令人悲伤的世界 我们常常流泪 我们—— 遗失、受伤、离去、遭遇患难 我们看见所爱之人的哭泣   雅各哭了 他与最小的儿子分离 以为不再相见 约伯哭了 他在病痛中求死 被朋友讥诮 众人都哭了 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   十年前 我不懂恩典 只会流泪哭…

Read More
14 May
分手后,我们还能作朋友么?——观影《后来的我们》

分手后,我们还能作朋友么?——观影《后来的我们》

        文/李渔岣       即便有些人已经不再,但是后来的我们越来越懂得如何去爱,并非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表达,而是以对方可以理解的方式去爱。 ——题记     爱是四目相视   作为北漂一族,对影片《后来的我们》中某些桥段虽已识透,但看到最后我还是流下了眼泪。走出影院时,外面的凉风让我清…

Read More
06 May
谁能爱你,超过生死?——《后来的我们》

谁能爱你,超过生死?——《后来的我们》

        文/琼子       近日,由刘若英执导的电影《后来的我们》火了。电影呈现年轻人的情感和挣扎,它是说给每一个年轻的,或者曾经年轻的我们,所思考的故事。     都是异乡人   影片讲述的是在北京打拼的青年男女的故事。和许多北漂的年轻人一样,他们一无所有,干着最卑微的活,住着最逼仄的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