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ug
他曾离家堕落,如今迷途知返——解读耶罗尼米斯·博斯的《浪子回头》

他曾离家堕落,如今迷途知返——解读耶罗尼米斯·博斯的《浪子回头》

      文/高蓓明     天才画家   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1450-1516),出生于绘画世家,他的双亲分别是荷兰与德国人。博斯这个名取自他的出生地斯海尔托亨博斯。原名耶罗恩·安东尼松·范·阿肯(Jeroen Anthoniszoon van Aken)意思是“亚琛来的人”,他是一位15至16世纪的多产的荷兰…

Read More
09 Aug
迷与悟(外两首)

迷与悟(外两首)

    文/康晓蓉   迷与悟   谁不曾以为我 理所当然就是我 于是,那么自然地 风过牧野──   血气随之浪荡 青春,革命,无休的情欲 骄傲地种在石矿场 超市里琳琅的主义 在夏天盛极一时   幻想秋日的葡萄 醉得像酒 我咆哮,我跌倒 不断跌倒的脚踵,把忧伤 扬得比波涛更高   直到那时,那地 深渊在深渊里回应 尸骨在尸骨间呻…

Read More
24 Jul
在世俗时代向奥古斯丁学忏悔

在世俗时代向奥古斯丁学忏悔

      文/李锋   查尔斯·泰勒在其巨著《世俗时代》导论的开篇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世俗时代。时代精神虽在改变,而那些带给人深度思考的阅读体验总是有着对时代精神的反叛和修正。从这个意义上讲,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值得来一场信心的冒险。   在恩典中忏悔   首次拿起这本书的读者,我建议先细读第10卷前4章,看看作者希望读者需要以什么心态来阅…

Read More
17 Jul
时间的圣剧(外一首)

时间的圣剧(外一首)

    文/杜商     《时间的圣剧》   一   花儿悄悄地告诉我 云卷云舒间,美丽稍纵即逝   雨儿曼妙地告诉我 那滋润过大地的水珠 永远不再收回   那雕刻在脸上的皱纹 是岁月的衣裳 是时间机器的马达声 是一个季节滑到另一个季节的 舞步   二   在看得见的舞台上 幸福跳动着的 是你的身影…

Read More
07 Jul
请你和微风一起歌唱

请你和微风一起歌唱

    文/杜商     亲爱的,请把黎明的晨曦 抓在手中,请把灿烂的朝霞 当做喜乐的衣裳 披在你的肩膀上   亲爱的,请你和微风一起歌唱 那些欢乐的元素 比如真理的饭团 信心的葡萄汁 关爱的无花果饼 将加添你的力量   你的歌声,必定是卑微世代 独特的笛音,它蘸满深情 就像圣徒的感恩祭 发出馨香的气息 没有买卖换来的珠宝 却饱含朝圣者的虔诚   …

Read More
07 Jul
一匹野马的归服之旅

一匹野马的归服之旅

    文/王斌     旷野深处,升腾的薄雾封锁住生命的视线。远方传来低吟的嘶鸣,伴着沉重的蹄声,一匹灰色的野马,桀骜不驯,狂放不羁,扬起一头厚重的鬃毛,将疾风甩在身后,试图挣脱烙在它身上的死亡咒诅,在泥泞的沼泽地上留下一串凌乱的蹄印。 一缕阳光,划破天空,刺透雾霾,捎来远方的呼唤——“回来,回来,回来……”这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如同心中早已尘封的记忆被打…

Read More
03 Jul
多么渴望那一天

多么渴望那一天

  文/杜商   《渴望》   多么渴望那一天 生命的船儿漂泊在 你喜乐的海洋   多么渴望那一天 我和风一起 停下悸动的脚步 只为聆听你的心跳   多么渴望生命中的 每一个时刻 你用黎明的曙光 以及高贵的哪哒香膏 涂抹圣徒的伤处   多么渴望,多么渴望 你用钉痕的手 从天上洒下早春的雨露 于是地上开满救赎的鲜花 旷野的寒鸦也可以 拥有安…

Read More
26 Jun
谁是你的盼望?

谁是你的盼望?

    文/香柏树   谁是你的盼望 浮沉的世间,无止的奢望 何以得着安息 疲惫的眼神、被缚的灵魂 挣不开痴恋的网罗   即便日子如疾风 也要得着安息 听吧,赞美的歌声响起 多少兄弟相聚欢乐   在这旋律中 放下一生的烦劳   无尽的欲望也要熄灭 得着永恒的生命     谁的双手能将你托起 就是地狱也能逃离 谁的抚摸能…

Read More
19 Jun
太阳照在南梁坡

太阳照在南梁坡

  文/晨牧   1   从王秀莲家出来,玫姐脸上的表情叫人捉摸不透。 下坡的路铺着碎石子,因为帆布鞋底很软,硌得我脚底疼。玫姐清清嗓子,像是有话要对我说,随即又沉默起来。她将滑落在后背的披肩拉到肩头,压住了搭在肩上的长发。披肩是清亮的蓝色,衬得她的肤色很白。因为走得近,我闻得见她身上飘出的香水味。玫姐身上的香水味冲散了留在我记忆里王秀莲家的味道。 王秀莲一家住在离火…

Read More
12 Jun
鱼,一定需要自行车吗?

鱼,一定需要自行车吗?

  文/Andrea   很久之前,读过一套陈丹燕的三部曲,造成了我整个懵懂青少年期对于人生的模糊想象。三部曲中,对于少年的我来说,最难懂的应该是她的长篇处女作《心动如水》,后来经过作者加工成了《鱼和她的自行车》。这个题目是来自女权兴盛时代的一句口号:男人对于女人来说,就像一辆自行车对于鱼。大概的意思是:有什么必要呢?   不作死就不会死   故事其实很简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