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Oct
崩坏的社会,需要更多的同理心——电影《小丑》(Joker)

崩坏的社会,需要更多的同理心——电影《小丑》(Joker)

文 / 呓鸣 10月初在美国上映的由托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编导的电影《小丑》(Joker),其时代背景是20世纪的80年代,一位生活陷入困境的脱口秀喜剧演员渐渐走向精神崩溃,在高谭市开始了疯狂的犯罪生涯,最终成了蝙蝠侠的宿敌“小丑”。 摘不下的面具 即使脸上涂着小丑的彩妆,他并不像那位戴着面具的英雄(蝙蝠侠),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或是情感。真正摘不下的,是他的笑容——穿着破烂…

Read More
25 Sep
我命由天不由我——观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我命由天不由我——观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 文/海云 当我在日记里写下“我命由天不由我”的第2天,一部以“我命由我不由天” 为宣言的动画大片《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了。我的微信朋友圈霎时刮起了一阵“魔童风”,尤其是我那些为梦想拼搏的文艺圈朋友纷纷表示“太好看了,要二刷”。 如此备受大家褒扬的电影,我怎么能错过呢?我看了后,着实为这部改编自神话传说和传统文化的漫威式国产动画大片所震撼。 《哪吒》以小成本制作,票房却超过了《流浪地球》,仅次于…

Read More
19 Sep
野地的花

野地的花

图、文/林鹿 这是半世纪以来加州最多雨的一年,3月里山花已盛开,漫山遍野。我画了这幅野地的花,附上经文:“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百姓诚然是草。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上帝的话,必永远立定。”(《以赛亚书》40:7-8)送给友人。 友人回复:“店里摆放着两幅女性的老照片,恰是女性魅力的两端。一个安静到深处,香烟和目光散发的都是忧伤;另一个,好像洒脱到极致,一双凉拖鞋可以走遍…

Read More
19 Sep
无星之夜

无星之夜

文/林湄 图/周姝 今夜没有星星,我在祈盼。用我的歌声召唤,又用鲜花作为献礼。 可是——枉然。 风儿说:“寻找是无用的”; 大树说:“焦急不如等候”; 只有那小河流水理解渴求世界的起落,它迎合着我的歌唱,以真,以诚,以善,安慰我的灵魂—— 不要悲观,不要失望,那里,无形无影,无声无色,却潜藏着生命的本源。 你要什么呢?即使是白天,也并非全是白纯的光辉。 夜晚多好啊,给你体会,让你有盼望。 怎么是枉…

Read More
19 Sep
彼此相爱

彼此相爱

上帝的命令就是叫我们信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且照他所赐给我们的命令彼此相爱。  (《约翰一书》3:23) 图/Erin-赵

Read More
12 Sep
活着

活着

图、文/北微 我总说,我盼望新天新地,也会渴慕耶稣,可我真的不怕吗? 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是什么?是倒计时的2012、水滴筹、或是…… 提到癌症,脑海里不断筛选的画面,鲜花还是旷野,是绿色还是枯黄,是胶囊还是钥匙……到底该是哪个? 我知道,死亡或临近死亡不单是罪的咒诅,也有出于你的试炼。 我知道,我们是寄居的客旅,你已经去到那荣耀里为我们预备永恒的地方,但是你有时让我身负重轭。 我知道,我们现在的苦楚…

Read More
09 Sep
河流的歌

河流的歌

文/羽羊 在修辞的平衡木上 辗转挪腾 沿着意象的天梯 上去下来 躲过谎言的追捕 拉着隐喻一起逃亡 有人摇着旗帜 想要掩盖河流的歌声 文字是挣脱荆棘的鸟 翅膀划过囚笼的眼睛 它飞往的国度 唯以信心抵达   开启的天光 照亮幽暗的深渊 颂赞的嘴唇 翻越有限的词语 在那里 狮子比绵羊温顺 毒蛇比白鸽单纯 (图片来自pixabay)

Read More
29 Aug
和人工智能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评科幻影片《她 Her》

和人工智能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评科幻影片《她 Her》

文/周波 生活中最简单的一些提问,如你在哪儿?吃什么?看了吗?睡在哪儿?你爱谁?还疼吗?……在电影《她her》中,成为奢侈的陪伴、千金难换的亲密。而这一个个让人走入生命真实的答案,变成了一个个OS操作系统,它们以智能的便捷,悄悄改变着你的生活方式,安抚你寂寞如雪的心灵。 没有实体的恋人 2025年的洛杉矶,是一座让人向往的乌托邦式大都会,到处是高楼丛林和疏离的天际线。存活在这里的人,宛如写给灯火黑…

Read More
19 Aug
有多少冤假错案,可以被洗白?——从《冤罪律师》说起

有多少冤假错案,可以被洗白?——从《冤罪律师》说起

文/芳子 观看日本律政剧《冤罪律师》(Innocence),着实被黑川拓感动——一个以一已之力与庞大司法体系对抗的年轻律师,创下了为5宗已定罪案件当事人洗脱冤情的奇迹。 有罪推断 在《冤罪律师》第2集,21岁的青年十胜岳雄,便因三津屋便利店发生抢劫伤人案件而被捕。警方的根据是:他有前科,十几岁起就因盗窃和斗殴被多次收容教育;住在附近,又在店里打过工,失盗的还是店员休息室;店门及休息室门上,也都采集…

Read More
29 Jul
记忆中大理的春

记忆中大理的春

文/魏建毅 一回到北京,便想起大理;一到大理,又想起那更美的家乡。 繁花 北京的春天是从桃红柳绿开始,从林下的二月兰,落叶边的紫花地丁,或者榆钱,或者某个角落里的地黄花,你一看见它们,心里便说:哦,春天来了! 大理的春天是什么样的呢?大理有点伊甸园的影子。大理好像没有春天,因为大一年十二个月似乎都是春天。我一想到大理,眼前仿佛就出现那蓝的天,天上白的云,白云下一带山,青山旁洱海的波光,还有那无数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