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Sep
藏民们与我的信仰——七彩甘南之旅 / 温冠森

藏民们与我的信仰——七彩甘南之旅 / 温冠森

文/温冠森 此次甘南藏区之行,我们虽然经历了岷县的暴雨,在迭部遭遇泥石流被阻,在夏河一夜发烧,在郞木小镇妻女拉肚子,在扎尕我头疼、气喘、高原反应严重……凡此艰难,并没有让我后悔此行,反而更加感恩!因为主施恩的手从未离开,他一路陪伴、保守,使我们在苦难中有平安、痛苦中有喜乐。 1 初到拉卜楞寺,一股异香薰入鼻腔,让我顿时头脑昏昏,有种想呕吐的感觉。藏族同胞因着他们的信仰,围绕着寺院转经,那在泥泞石板…

Read More
16 Sep
【有声文章】雨中爬九皋山 / 巴拿巴

【有声文章】雨中爬九皋山 / 巴拿巴

文 | 巴拿巴 朗读 | 伊然 1 晨起,母亲竟没拦我,只是父亲不甘心地再三劝我:“要下雨了,别爬山。” 8时,在阴沉的夏日凉风中,我来到位于九皋山脚下的梁疙瘩村。 举目望山,一时兴奋起来,张口唱起赞美诗:“耶稣领我,我真喜欢,蒙主引导心中平安……” 一村民听到歌声,热情招呼我:“吃饭没?坐下歇歇。” 山道颇陡,道上的石子显然不是从山上冲下来的,但已然磨得十分光滑、漂亮。道旁林荫中,传来各类婉转清…

Read More
07 Sep
派不上用场的“父慈子孝”——中年后再思父亲形象 / 呓鸣

派不上用场的“父慈子孝”——中年后再思父亲形象 / 呓鸣

文/呓鸣 40岁那年,我到温州访友,朋友的小孙子冲着我叫“爷爷”,令我啼笑皆非。其实我20岁时就长得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样,维持了20年不变,自嘲是先老起来放着。但一朝被人叫爷爷,自尊心还是大受打击。 也是那一年,原本还能在篮球场上驰骋、盖火锅、飙外线的我,因为热身不够,在一场比赛中,把膝盖韧带弄断,我终于知道——时不我与。 孔夫子说:“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不惑之年本应有事业的巅峰,我却在人生…

Read More
03 Sep
【有声文章】爱的日记二则 / 温冠森

【有声文章】爱的日记二则 / 温冠森

文 | 温冠森 朗读 | 伊然 一、无条件的爱 暑假,我妻子哥哥家的女儿瑶瑶来我家小住。她小小年纪,吃得胖乎乎的很壮实,独生女嘛。当我们混熟后,我感觉和她一起玩很吃力。 客厅沙发上,我刚坐在她身边,她就把双脚搭在我身上,用力去踩,让人极不舒服。我说:“别这样,你再踩姑父可要拧你大粗腿了。”她像是没听见。再三警告后,我终于动手了,她感受到了惩罚的疼,无趣地躲开了。 瑶在她家吃饭,一般只吃菜,不喝汤。…

Read More
28 Aug
不做愤怒的小鸟 / 夏娃

不做愤怒的小鸟 / 夏娃

文 / 夏娃 凌晨两点半,我被一阵稀里哗啦的舔毛声吵醒。刚带回家两三周的小狗露西过敏症再次发作。静悄悄的夜里,她不停地和着唾液舔脚、挠头、甩耳朵。 先生挣扎着下了床,一言不发地抱起露西和她的小床,去睡客厅。这已经是我跟先生为这只狗冷战的第3天。我一个人躺在黑暗中,肠子都悔青了。 给贝尔找个伴儿 我跟先生原本已经有一只两岁的小狗贝尔。因为今年教会缺人手,先生和我参与了许多服事(编注),把贝尔单独扔在…

Read More
29 May
访谈:越过中年的盐碱地,在溪水边结果实 / 羽羊

访谈:越过中年的盐碱地,在溪水边结果实 / 羽羊

那时,我刚出生的儿子有严重的颅内出血,已经被医生宣判死刑。 文 / 羽羊 被访者:阿以 职业:大学教师 年龄:49岁 生如云雾,窄路尽头的宽阔 我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结婚前一路念书念过来,直到将近40岁才结婚生子。在孩子还小的时候,我先生不幸患胃癌去世。那几年,我经历了好几次生离死别,让我不得不思考死亡,人生何其短暂,谁也不能预知明天会如何。 我算是比较乖觉的人,经历了这些变故,就乖乖待在教会…

Read More
15 May
人生难得几回秋——年过50再塑自我价值/ 傲洁

人生难得几回秋——年过50再塑自我价值/ 傲洁

因为找回自己,我享受在服务家人的乐趣里,时常愉悦满足,不再被怨言占据。 文 / 傲洁 中国山水画之美,不在丰繁鲜艳间,而在“不着一墨”之得尽风流。国画的留白处,无色胜有色,令观者悠然神往;观画省己,我的人生之秋是否也有此意境,足够冲淡、宽阔? 移居异国他乡,走过养儿育女、夫妻磨合,到儿女长成、离家求学,原本热闹的巢空了一半,忽地就寂静清闲了许多,叫我不由得审慎思考:该如何充实空置的心田,把握生命仅…

Read More
10 Apr
还没痛快地活,怎么就离谢幕不远了? / 夏娃

还没痛快地活,怎么就离谢幕不远了? / 夏娃

文 / 夏 娃 衰老一点儿也不好玩。 将近40岁时的时候,我还敢梳马尾辫,穿大码童装招摇过市。被家人嘲笑“老黄瓜刷绿漆”,我还能怼回去:“装嫩是技术活,不是谁都装得了。不信,你试试?” 这两年好像进入到另一种局面,装嫩突然从技术活变成了体力活——装不动了!头发太稀疏,一梳马尾辫就楸得头皮疼。为了显年轻,努力挺胸收腹都已经不能让小肚腩蒙混过关,甚至连保持挺胸收腹的意志力都已烟消云散了。 好吧,承认吧…

Read More
20 Mar
做一个机智的寄居者 / 缺i的fish

做一个机智的寄居者 / 缺i的fish

若哪一天出现意外,我会凄凄惨惨地死去,尸体还要好几天才被发现。 文 / 缺i的fish 寄居也当有梦想 最近看了一部韩剧《机智的医生生活》,剧中的5位中年医生,个性迥异,甚至各自有着小偏执,却都内心柔软温和,能直面人生中的黑暗,愿意尽力给所接触到的人带去光明。 鲁迅曾在《记念刘和珍君》一文中说,“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想他们是医生圈里的勇士吧。也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在…

Read More
13 Mar
除夕之夜,可以回去的家 / 小柒

除夕之夜,可以回去的家 / 小柒

或许只有中国人才懂,拼尽全力回家,有时却离家越来越远。 文/小柒 1 曾有一部电影宣传短片《啥是佩奇》火爆朋友圈。我想,其火爆的原因,还不仅仅在于那个长得像电吹风造型的粉红小猪,更在于短片中讲述的子女与父母之间,一个家庭的分离和相聚。 春节,这个号称“国人的大迁徒”的节日,放大了亲情——家已是一个无人能绕开、浸入骨髓的话题。 小时候,只觉得自己会一生一世待在故乡,而世间岁月永如一日,天长地久,再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