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Oct
美的追寻

美的追寻

文/希妍 夏日里的旅行拜访 我喜欢在夏天旅行,能轻装。孩子可以在漫长的暑假里亲近大自然,接触平常不能接触到的人、事、物,增长见识。我们也可以去看望亲朋好友,感受许多的美好。 今年夏天,我们一家人就有机会去洛杉矶,与一对稍年长的基督徒夫妇小住。从旧金山出发,我们顺着加州著名的1号公路南下。一路上风光旖旎,曲折蜿蜒的海岸线伴我们前行。车前方左侧是秀丽起伏的山峦,右侧是浩瀚的太平洋在阳光下波光粼粼,有些…

Read More
18 Oct
天堂里有手机吗?

天堂里有手机吗?

文/溪边树 当下的互联网加强了用户的交互链接,使资源变得更丰富,信息传播变得越来越个人化。 置身于科技发展和社会变革的大视野中,一路高歌猛进的通讯技术赋予我们更便捷的表达权与知情权。媒体在深度嵌入文化和社会的同时,也在重塑着人们的时空观念、生活方式和人际关系。 表演与窥探 上世纪60年代,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斯坦利做了一个连锁性实验,发现了“6度分隔现象”,描绘了一个连结人与社区的人际联系网。简单…

Read More
17 Oct
崩坏的社会,需要更多的同理心——电影《小丑》(Joker)

崩坏的社会,需要更多的同理心——电影《小丑》(Joker)

文 / 呓鸣 10月初在美国上映的由托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编导的电影《小丑》(Joker),其时代背景是20世纪的80年代,一位生活陷入困境的脱口秀喜剧演员渐渐走向精神崩溃,在高谭市开始了疯狂的犯罪生涯,最终成了蝙蝠侠的宿敌“小丑”。 摘不下的面具 即使脸上涂着小丑的彩妆,他并不像那位戴着面具的英雄(蝙蝠侠),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或是情感。真正摘不下的,是他的笑容——穿着破烂…

Read More
16 Oct
结婚那年,我43岁,他56岁

结婚那年,我43岁,他56岁

无论单身或结婚,都是上帝给我们量身定制的礼物,为了用这种方式更多更深地爱我们和陶造我们。 文 /夏娃 清晨,马可跟着我一起起床。我问他:“老公,你今天不是休息吗?再多睡会吧。”他回答:“今天很冷,我帮你先把车子暖气打起来,等会儿你开去上班不会冷到抓不牢方向盘。” 等我梳洗完,坐上车,车里暖暖的,我的心也跟着暖起来。 敌视男性 我和马可结婚时,我43岁,他56岁。我25岁时结过一次婚,因前夫出轨,3…

Read More
15 Oct
网购时代的年轻人,正在掉进这个陷阱……

网购时代的年轻人,正在掉进这个陷阱……

文/金马可 你会因为什么原因而选择下载一个新的App?回想起我那次和App相关的经历,也许我们或多或少有过相似的体验…… 从耳机说起 妻子主要负责家里的购物需求,比如孩子的尿不湿、衣服与生活用品,她一般都用手机App选购。网络购物选择多、价格低,能够随时随地完成,这是妻子首选手机App购物的原因。我也安装了一些购物App,不过基本跟书籍有关。 有一次,我在刷“今日头条”时看到一则购物App的推广广…

Read More
15 Oct
从“七彩滑道”经历恩典

从“七彩滑道”经历恩典

文/符镝 今年,我和妻子结婚25周年,女儿在外读书未归。利用暑假,我精心安排了一次贵州之行,想在凉爽的大自然中感受造物主的奇妙,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浪漫。我称之为“蜜月之旅”,因为在基督里,我们重新认识了自己,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大意涉险 我们如期踏上了旅程。此行亮点是我们要在一家坐落在山顶的帐篷酒店住一晚,那里海拔2800米,风景独好。由于价格昂贵,我只定了一晚,且是最便宜的一间。没想到酒店居然忘…

Read More
14 Oct
脸书工程师跳楼,这4个提醒值得反思!

脸书工程师跳楼,这4个提醒值得反思!

文/硅谷之风 2019年9月19日,在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工作的年轻工程师陈勤,在巨大的压力下,以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笔者作为同样在 FLAG公司(注)工作的基督徒工程师,在叹息和哀悼之余,分享一下自己对此的看法。 有对错误价值观说NO的勇气 脸书口号是“行动迅速,打破格局”(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可惜在恶性加班的环境中,成了“行动迅速,毁坏…

Read More
07 Oct
自媒体时代,如何跳出“10万+”的情绪操控?

自媒体时代,如何跳出“10万+”的情绪操控?

文/Eileen 近几年,当出现热点事件时,我们首先看到的可能并不是媒体报道或官方发言,而是各大自媒体耸人听闻的标题和对事件细节的想象,或者基于个人观点,充满情绪化的评论。这类文章常刷爆朋友圈,动辄达到10万+的阅读量。 “10万+”的爆文总是能够引导舆论方向。那些不断生产着“10万+”的自媒体,因着庞大的流量得到了投资,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内容创业”和“流量变现”。 “内容创业”在这些年成为一种…

Read More
28 Sep
真问真答 | 上帝不许始祖吃智慧果,是不是愚民政策?

真问真答 | 上帝不许始祖吃智慧果,是不是愚民政策?

一位读者在阅读《圣经·创世记》时有这样的疑问:上帝为什么不许亚当和夏娃吃智慧果,这是不是愚民政策? 他认为,吃智慧果就会拥有智慧,应该是一件值得鼓励去做的事,但上帝为什么嘱咐始祖不可去吃呢?这背后的含义是什么? 答:赵刚 1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上帝为什么要放一棵树在那里结果子,却又不许人吃?特别是,这棵树结的还是智慧果,人吃了就可以有智慧。如果是一棵有毒的树,上帝不许人吃还情有可原,偏偏还是…

Read More
25 Sep
我命由天不由我——观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我命由天不由我——观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 文/海云 当我在日记里写下“我命由天不由我”的第2天,一部以“我命由我不由天” 为宣言的动画大片《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了。我的微信朋友圈霎时刮起了一阵“魔童风”,尤其是我那些为梦想拼搏的文艺圈朋友纷纷表示“太好看了,要二刷”。 如此备受大家褒扬的电影,我怎么能错过呢?我看了后,着实为这部改编自神话传说和传统文化的漫威式国产动画大片所震撼。 《哪吒》以小成本制作,票房却超过了《流浪地球》,仅次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