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n
你的人生需要被重新填满——致在我生命中缺席的爸爸

你的人生需要被重新填满——致在我生命中缺席的爸爸

文/欢然 有人说,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爸爸是不能缺席的。高中时听同学讲怎么跟爸爸出去散步谈心,我心里就酸酸的。 被事业霸占 我4岁时,弟弟出生了。此后爸爸似乎从我的生活中淡出了。大多数时候,他基本当我是空气。 上学后,我更觉得爸爸在我和弟弟的教育上是缺席的。 我在学校再怎么“辉煌”,他一次家长会也没去过,从来没有辅导过我们学习,连妈妈对此也颇有微词,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参加两个孩子的家长会。爸爸偶尔出手…

Read More
17 Jun
没有以死相许的爱人,但有以“生”相许的上帝

没有以死相许的爱人,但有以“生”相许的上帝

文/马骏 金末元初,诗人元好问在赶考的路上,遇见一位猎人。猎人设网捕杀一只大雁,没想到这只大雁的伴侣,在空中哀鸣盘旋,竟自投罗网而死。诗人买下这对殉情的大雁,将之厚葬,写下《雁丘词》。 开头两句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他这一问,回荡千古,因为常有人如此落入情网,爱得死去活来,让旁观者既感动不已,又困惑不解,甚至还有一丝羡慕,好想自己也能如此轰轰烈烈地爱一场。 情为何物? 许多人没有…

Read More
17 Jun
冲破癌症阴霾,活出生命色彩

冲破癌症阴霾,活出生命色彩

文/段小丘 如果真患癌症 去年某一天,看到朋友转发“水滴筹”消息,我进入参与了一次网上捐款。退出前,弹出一个链接,邀请我参与水滴筹的抗癌互助基金,我便缴纳一元钱,加入这个最高可领30万的抗癌互助基金。 那时,我因为身体某处器官频频疼痛、久治不愈,开始往癌症方向猜。那种恐慌与强打精神的状态,现在想来仍历历在目,而在此之前,我认为自己能坚定地跟随主,不论生死。 如果真的患癌,我想,只能求主怜悯。但即便…

Read More
03 Jun
生活举步维艰,我仍选择相信

生活举步维艰,我仍选择相信

文/Esther 生命 在中国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一定要生男孩子”的传统思想在大多数人的头脑中根深蒂固。有一个家庭为了生个男孩子,一胎接一胎拼命地生,遗憾的是全都是女孩子;而更令人心痛的是,他们只养育了前面两个女孩,其余的女婴都被活埋了。 后来他们决定再生最后一胎,若是男孩最好,若还是女孩,就不再生了。结果还是女孩,他们不愿意再残害生命,就把这最后一个女孩送了人,留下了她的性命。 这个被送人的女…

Read More
30 May
爱的橄榄枝

爱的橄榄枝

文/杜商 当爱的橄榄枝,从穹苍 一直伸进你的心里 亲爱的,你知道吗 那是幸福在叩门 在那里,有一首歌 名字叫仁爱 它可以唤醒沉睡的竖笛 吹出独特的雅音 可以使清澈的溪流 环绕在圣徒脚下 它可以把走失的羊儿带回家 让它们寻得安居之地 也可以使海里的浪花 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 倾听日光之上的召唤 哦,主耶稣 是你用信实之手 把我们带出俗世的淤泥 你用凝望的双眸 注目一个迷失的世代 于是凹凸变为平坦 弯曲…

Read More
30 May
你还在等待吗?

你还在等待吗?

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篇》90:10) 所以今日你要知道,也要记在心上,天上地下惟有耶和华他是上帝,除他以外,再无别神。(《申命记》4:39) 亲爱的朋友,我们的一生都会经历生、老、病、死这几个阶段。但是圣经告诉我们,真正掌管我们永恒生命的,是唯一的真神耶和华。他已经白白地赐下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为罪人被钉死在十字架…

Read More
30 May
哀痛中,看见那更美的家——我眼中的画家伦勃朗与先知耶利米

哀痛中,看见那更美的家——我眼中的画家伦勃朗与先知耶利米

绘画不单是地上的创作,更是属天的创作。 文/郭颜 伦勃朗(Rembrandt  1606-1669)是欧洲17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也是我丈夫最爱的画家之一。婚前,我俩闲暇聊天时,他会跟我谈论弗兰切斯卡、乔托、米开朗琪罗、伦勃朗、丢勒、米勒、塞尚、巴尔蒂斯、莫兰迪。和丈夫的闲聊,开始了我的绘画启蒙。 绘画是属天的创作 1997年,丈夫期待我报考中央美术学院的美术史系研究生,还特意请了老师…

Read More
30 May
祷告的争战

祷告的争战

图/允儿 他对我说:“大蒙眷爱的但以理啊,要明白我与你所说的话,只管站起来,因为我现在奉差遣来到你这里。”他对我说这话,我便战战兢兢地立起来。他就说:“但以理啊,不要惧怕!因为从你第一日专心求明白将来的事,又在你 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语已蒙应允;我是因你的言语而来。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就是“天使长”。21节同)中的一位米迦勒来帮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诸王那里。(《但以理书》1…

Read More
27 May
轻松一刻 | 不要推我

轻松一刻 | 不要推我

礼拜天早上,小女孩穿着漂亮的裙子要去教会上主日学。时间有点赶,她担心会迟到,于是一边一溜小跑,一边祷告:“亲爱的主,别让我迟到,千万别让我迟到!”,一不留神被街沿绊了一跤。她急忙爬起来,整了整衣裙,又继续跑起来。这次,她一边跑一边祷告:“亲爱的主,别让我迟到……但是,也求您不要推我!” (选编自网络) 基督教灯谜谜底: 挪亚 非利士 启示录 二人成为一体 自强不息 (图片来自pixabay)

Read More
27 May
把义算在我头上

把义算在我头上

如果上帝是至高、至圣、全然公义的法官,他怎么能称罪人为义? 文/基甸 公元1515年,德国小城威登堡大学的青年神学教授马丁·路德开始讲授圣经《罗马书》。10年前,路德进入奥古斯丁修道院,成为罗马天主教的一名小修士。 路德的“福音突破” 这间修道院以纪律严苛闻名,路德则是院中修行最刻苦、最勤奋、最虔诚的修士。但他也是一个生性忧郁、喜欢纠结,每日饱受属灵黑暗折磨的人。他一想到上帝的圣洁公义和自己的败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