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ug
基甸聊天:爱因斯坦“用爱发电”了吗?

基甸聊天:爱因斯坦“用爱发电”了吗?

爱因斯坦“用爱发电”了吗?   基甸聊天2017/8/16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ayst.mp3   今天跟大家聊一个中文网上的老话题,就是爱因斯坦的宗教信仰问题。     爱因斯坦的宗教观和上帝观常常被人误解。这可能跟爱因斯坦喜欢谈论“上帝”和宗教有关。比如很多人都熟悉爱因斯坦…

Read More
21 Aug
一次计划突变的旅行

一次计划突变的旅行

    文/晨牧   爱做计划,担心变化的现代人,常常在无法预料的世事面前变得仓皇失措。于我,计划大都是一厢情愿的,接下来要做的则是交托。 “交托”这个词对基督徒而言,就是将己意交付给上帝,然后全心地听凭他的安排。这有点像开船出海,有目标和方向,也计划了航程时间,然后你却是将自己和这条船托付给了海和风,交给了管理海和风的上帝。 今年初夏,我从沙漠飞去海边的一座城,去那…

Read More
21 Aug
在光中忧伤叹息,好过在黑暗中逍遥快活

在光中忧伤叹息,好过在黑暗中逍遥快活

    文/王樾     最终的归宿在哪里?   6岁那年,外婆去世。看到外婆的遗体被送进焚化炉,我人生第一次对死亡产生恐惧。 难道人死就真的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吗?我问妈妈,她也只能说:“你还小,死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我认为这样的答案简直就是敷衍!不管有多久,最终我还是会死的啊。妈妈逃避了我的问题,或许她根本不知道答案。 自小,在父母和学校的教育下,我不信…

Read More
21 Aug
他曾离家堕落,如今迷途知返——解读耶罗尼米斯·博斯的《浪子回头》

他曾离家堕落,如今迷途知返——解读耶罗尼米斯·博斯的《浪子回头》

      文/高蓓明     天才画家   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1450-1516),出生于绘画世家,他的双亲分别是荷兰与德国人。博斯这个名取自他的出生地斯海尔托亨博斯。原名耶罗恩·安东尼松·范·阿肯(Jeroen Anthoniszoon van Aken)意思是“亚琛来的人”,他是一位15至16世纪的多产的荷兰…

Read More
21 Aug
恩典不是皇帝的宠幸

恩典不是皇帝的宠幸

  这个地球难道不是一个更精密、更复杂、更好用的大冰箱吗?   文/小约翰   有一次,翻查一本词典,见“恩典”是指“皇帝的宠幸”,我哑然失笑。   上帝与皇帝   是不是在中国人心目中,皇帝就跟上帝一样,久而久之,也就以皇帝的宠幸代替了上帝的恩典?所以,中国人往往只知皇帝的宠幸,而不知上帝的恩典。哪怕皇帝把美丽女子都霸占了,也要说谢谢笑纳、三生有…

Read More
21 Aug
冲破焦虑的深呼吸

冲破焦虑的深呼吸

  文/晨牧   曾经我和智障孩子一同工作过。有个患唐氏综合症的大男孩叫亮亮,他学习和做事能力比其他孩子强许多,却因情绪障碍和语言表达障碍,常有生气难过和焦急的情况。因为讲不清楚自己的意愿,就咬牙切齿,不然就不分场合地放声大哭。   我们一起深呼吸吧   后来,我们的特教老师不知从哪里学来一招“深呼吸”法,当亮亮大哭时,她走到他面前跟他说:“我知道你着急,很…

Read More
21 Aug
从拔刀到收刀,从袍哥到圣徒

从拔刀到收刀,从袍哥到圣徒

      文/谢伊霖     “袍哥”是上个世纪前半叶,生活在四川的近于黑社会的帮派组织成员。笔者在研究宣教士陶然士的著作时,发现了一段袍哥信耶稣的故事。 陶然士过世之后,其家人将他的著作、文献和一些通信集都捐献给了耶鲁大学神学院。其中有一本叫《中国基督徒信仰集》的著作,陶然士在这本书中以21章的篇幅叙述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四川人,在福音影响下实现…

Read More
21 Aug
轮椅上的歌唱

轮椅上的歌唱

  17岁那年,心洁开始清醒意识到现实的残酷可怕,明白自己一生再不能走路。     文/仁安     “我好像一只孤雁,独自在盘旋;眼前天地茫茫然,人生空虚如梦幻,浮生飘渺既无定,何必在世苦挣扎……” 歌曲中如此悲观绝望的哀鸣,曾经是心洁无奈的叹息。这位被疾病百般折磨的女孩看天茫茫,看地无边,围绕她的是哀怨、绝望,还有一次次要离开世界痛苦的抉择。在…

Read More
17 Aug
解读青春(之六):曾经的痛楚

解读青春(之六):曾经的痛楚

  逃避是不行的,如果没有真正认识自己,不敢直面过去,我会一直生活在那个阴影里……   文/思哲     其实,人生就是一条路,有的人走路喜欢看着前方,有的人喜欢盯住过去。而我们应该做的,是在向前走的时候,偶尔歇歇脚,回顾一下走过的路,然后思索一下,看怎样才能让以后的脚印更加笔直,更加坚定。 ──题记   一直想认真回顾并审视一下自己的生活,因为现…

Read More
17 Aug
高考,人生的80%?

高考,人生的80%?

  那一年,我18岁,自己的精神世界,竟然因此而在顷刻之间轰然倒塌。   文/刘主生   已经在美国读博士的我,每到高考季节,都难以忘怀曾经历过的一切,回首往事,忍不住写下来和学子们分享,高考──这人生的一叶障目。 1994年7月末的一天,我收到了自己的高考成绩单,距离自己之前估算的分数低了50多分,同时距离自己第一志愿填报的一所国家一级重点大学录取线低了五分。那一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