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Feb
基甸聊天:Z世代嫌弃教会,基督徒该反思什么?

基甸聊天:Z世代嫌弃教会,基督徒该反思什么?

Z世代嫌弃教会,基督徒该反思什么? 基甸聊天 2018/2/8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GenZ.mp3   Todd Helzer摄(图片来自Lightstock网站)   几天前我在“今日基督教”上看到一篇报道(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18/january…

Read More
14 Feb
我知道

我知道

    文/何世川       昨天,你坐在屋前的门廊 享受汗水和爱情筑造的鸟语花香 而现在,你的眼前瓦砾茫茫 耳边只有揪心的哀恸回响 请不要问为什么 你失去了家乡 我没有枕头的地方   昨天,你是一只自由的雄鹰 时空是你驰骋的疆场 而现在,你呻吟在冰冷的狭缝 奇迹是你唯一的盼望 请不要问为什么 你被坍塌的断垣禁锢 我曾走进七尺的身量 &…

Read More
14 Feb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上)──“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上)──“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

你渴望自由的信仰,而不是奇迹的信仰;你渴望的是自由的爱,而不是奴隶面对将他吓得永远胆战心惊的强权,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奴隶式的狂喜。     文/夏维东     福谷传奇   “乌托邦”思想的历史很悠久,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理想国》。柏拉图假想苏格拉底、阿德曼特和格罗康三人对话,从法律、体制、艺术等方方面面,虚构了一个理想国度的形态,以及理想国公民们的…

Read More
14 Feb
决志祷告 | 世上的光

决志祷告 | 世上的光

  祷告词:世上的光     耶稣对门徒说: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13-16 他又向天父祷告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翰福音》17:15-17 亲爱的…

Read More
13 Feb
欢乐颂──献给易德文博士伉俪

欢乐颂──献给易德文博士伉俪

在中国大地上,易德文一家既享受了爱的祝福,也感受了悲痛和创伤。       文/Katherine Edwins Schumm     译:刘振川       那年代似乎如此遥远,但是人们从不曾忘记──中国河南省的基督徒们,仍在传讲着这些开拓者的故事,并为他们带来的影响继续做见证──他们,就是在中国传教的先行者,A.W.易德文,以及他的妻…

Read More
13 Feb
未识之神

未识之神

在全世界14.2%的无信仰者中,不可知论者占多数,无神论者不到六分之一。     文/吴家望   《大英百科全书》综合1995年民意调查数据和联合国人口统计数据,称全世界57亿人口中,有11亿(19%)是无信仰者,包括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Secular/Nonreligious/Agnostic/Atheist)。其中无神论者(包括“反宗教者”,antireligi…

Read More
12 Feb
我的盟约之爱

我的盟约之爱

    文/欢然     我们进入了婚盟   与微峰认识不久,他就对我说,他想要的婚姻不是建基于爱情和感觉之上的,而是建基于盟约之上的。因为爱情和感觉会随着各种因素的变化而变化,盟约却更为牢固。 于是,在我等待婚姻多年之后,我和微峰相识仅一个月,我们就在祷告清楚后确定了关系。不久我们就进入了婚盟。 婚姻的盟约就像一条看不见的纽带,把我俩紧密连接在一…

Read More
12 Feb
我的孩子可以依靠谁?

我的孩子可以依靠谁?

    文/微尘     这一年,相继发生的校园霸凌事件、“携程亲子园”事件、“江歌”事件……交织出了紧张不安的气氛。我们需要绞尽脑汁总结着、防范着在我们身边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们心里没有安息,又不知该做多少准备才能够面对这些。 在“忙盲茫”中,我们不由自主地把自己裹得更紧,即便窒息也在所不惜。然而,心中最担心的就是孩子——我们的孩子可以依靠谁呢? &nbsp…

Read More
09 Feb
使苦难成为荣耀

使苦难成为荣耀

    文/简海兰     “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4:17) “那赐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他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彼得前书》5:10) 一位女士,每逢感恩节期间,都在纽约地区组织捐外套的慈善活动。她小时贫困,妈妈无力为她买衣御寒,长大后她便努力帮助困境中的人。…

Read More
09 Feb
因为我们受难,所以我们饶恕

因为我们受难,所以我们饶恕

    文/羊倌     仇恨只能收割仇恨,宽恕能够收成和平。没有人有权命令受难的人饶恕,就如没有人有能力命令加害的人从心中发出忏悔。但是,受难的人有权利宽恕。 ──题记   天阴阴的,想起死去的母亲,母亲已经在黄土中长眠,我想象她的白发,她烛光里的眼泪。 母亲死在一个叫“客妹”的人手里。那个人告诉她,她命中克夫克子。 哪个母亲承担得起失去儿子的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