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第121期:在E时代脱离电子产品的捆绑

E时代,脱离电子产品的捆绑

基甸聊天第121期

2019年9月20日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apps.mp3

美国加州硅谷苹果公司,基甸摄

几个穿着亮色服装的喇嘛在台上诵经,下面是一群西装革履高跟鞋的硅谷大咖正襟危坐、洗耳恭听——这是2019年“智慧2.0高峰会议”(Wisdom 2.0 Summit)的图片。“智慧2.0”是2009年由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eBay、谷歌、微软、思科等美国IT公司高管和顶级技术大腕联合创办的一个业界会议,其后每年都有一次聚会,主题是在这个电子产品让人们匆忙浮躁、分心走神的数字时代,怎样进行“数字排毒”,脱离电子产品的捆绑,求得心灵的平静。

我不知道你是否觉得这很讽刺。要知道这些业界大佬平时设计、创造的产品,很多都是以吸引人多花时间在上面、甚至欲罢不能、上瘾成癖为目的的。他们开完这样的会以后,又会回到公司继续研发那些让你我心烦意乱、走神分心的apps。这令人感觉他们几乎是一边“制毒”,一边“排毒”。但是显然他们知道他们自己也会“中毒”,也有不能免于被电子产品影响、无法集中精神的烦恼。他们也意识到,虽然人们使用这些电子产品的初衷,是希望它们能使自己的生活更加便捷省心,增加幸福感,但这些产品反而让他们的生活更加忙碌,工作效率降低。他们做的大数据跟踪也表明,一个人用这些产品用得越多,在上面花的时间越多,就越不快乐。

这些IT精英们似乎相信他们可以通过冥想、静坐、培养“正念”(mindfulness)等,在东方神秘主义里面找到所需要的智慧,来克服电子产品的烦扰。我不知道这样的修身养性对他们有多大帮助。但除了这些带有宗教色彩的解决方法,一些硅谷精英平时也有一些更实际的操练,如采取诸如“数字安息日”(digital Sabbath)和“社交网路禁食”(social media fasting)的方法来操练节制,克服对电子产品的依赖。

我自己也是这些电子产品的用户,我也时常被这些产品烦扰和分心。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我希望自己养成每天早上灵修的习惯,希望在开始一天的工作和生活之前先读经祷告,与上帝亲近。跟很多E时代的基督徒一样,我的手机上也装了圣经软件。因为要跟小组的弟兄姐妹共享一个读经计划,我需要先到微信群里去看当天要读的圣经章节。所以我就进了微信。然后我就在微信里被一些貌似需要尽快处理的其它事情分神,不知不觉在里面晃了二三十分钟,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读经祷告,心里一阵愧疚……

诸如此类的走神和浪费时间的“闲逛”常常很难避免,也让我感觉是有被电子产品辖制、捆绑的轻微“上瘾”症状。所以我也尝试过诸如“数字安息日”和“社交网络禁食”的自律方法。按照我自己的体验,从实际效果来说,我觉得这类做法是有帮助的。我有一次尝试了一个月的“社交网络禁食”,我算了一下,单单是微信,就起码少看了几十个小时的时间。节省下来的时间,不但帮助自己在读经、祷告和工作上更集中精力,做优先次序更高的事情,而且也让我有平时难得的时间,做一些更有益于家庭、婚姻和自我提高的事情(如写文章、读纸书、跟妻子一起散步)。更美好的是,这样的自我节制让自己体会到一点点脱离电子产品捆绑、得到自由释放的甜头;尝过一点主恩的滋味,对自己战胜捆绑的信心也是一种鼓励。

同时,这样的经历也提醒我,若要真正能摆脱电子产品的辖制,需要的不仅仅是实践性的方法和窍门。因为我们要面对的,是人性里面缺乏节制和自律的弱点,其实也就是圣经所说的人的罪性的一部分。“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参《哥林多前书》9:27)当然一定是很难的。我们真地需要上帝的恩典,依靠圣灵的能力,才能胜过忙碌而无为、没有节制和自律的E时代“流行病”。有意思的是,硅谷大咖们借用的“禁食”和“安息日”这样的说法,也是来源于圣经的词汇。

今天,很多人可能因为健康的原因偶尔禁食或节制饮食。但在圣经里,禁食是敬畏上帝的人为了专心祷告而做的一种属灵操练。所以禁食是跟祷告联系在一起的。祷告也是基督徒灵修的基本方式之一。基督徒的个人祷告,不同于东方神秘主义放空意识的冥想,而是跟上帝交谈、沟通:一方面我们向上帝倾心吐意,赞美他、敬拜他、向他认罪悔改、把他人和自己的需要带到上帝面前,求上帝按照他自己的旨意带领、看顾;另一方面我们在上帝面前侧耳聆听,等候上帝向我们说话。祷告是单独花时间跟上帝在一起,让我们的心成为安静的居所,能够享受上帝的同在,从上帝那里支取力量,包括克服没有节制的软弱的能力。禁食祷告也是印证耶稣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参《马太福音》4:4)。

所以我相信社交网络禁食不但能帮助基督徒摆脱电子产品apps的辖制,享受自由,也应该帮助我们更专心地与上帝亲近,更加认识上帝,经历圣灵让我们从罪性和软弱中释放出来的大能,“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以至于能够真正地实践出节制与自律,“与上帝的性情有分”(参《彼得后书》3:3-4)。

“安息日”同样具有属灵的含义。基督徒守“安息日”最重要的两个意义,一是把礼拜天专门分别出来敬拜上帝,记念耶稣基督的复活,二是安息日也是上帝在创造之初就设立,给人暂停工作、休养生息、享受安息的日子。安息日的背后,是上帝对人的怜悯和关爱。圣经教导基督徒“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参《以赛亚书》30:15)古代神学家奥古斯丁曾说:“除非我们的心在上帝里面得着安息,否则它们永远浮躁不安。”E时代的我们终日忙碌、疲于奔命,同时心气浮躁、不得安宁,电子产品其实只是让我们灵魂的疾病的症状更加明显突出。要真正解决我们心灵的问题,我们需要归回上帝的救赎,学习、操练在基督里面得到真正的安息。 

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到他面前“得安息”,因为他“柔和谦卑”,他的“担子是轻省的”。(参《马太福音》11:28-30)美国基督徒作家虔克(Brenda Jank)说:“科技的进展剥夺了我们的安息,致使信徒成为匆忙生活方式下的牺牲品。培育安静和安息的恩赐,会使我们大力活出基督要赐给所有信徒的丰盛生命。安息的灵魂会改变你对每件事的态度──不管是对你的目标和乐趣,或是所面对的压力和麻烦,你的看法不再一样。”

在这个E时代我们如何能脱离电子产品的捆绑?你不妨试试“电子产品apps禁食”和“数字安息日”,但请别忘了,真正摆脱忙碌、走神、无节制之罪的捆绑,需要我们依靠上帝的恩典和能力。愿上帝帮助我们,通过祷告更加与主亲近,在主里面得到真正的安息,真正能从电子产品的捆绑中得到释放,让它们成为给我们助力的工具,而不是我们成为被它们捆绑、辖制的奴隶。

参考资料:“建造教会领袖”系列培训资料之《忙碌教会领袖的属灵操练》,

https://member.buildingchinesechurchleaders.org/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 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