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你,指引我的路

28

我已经有了7年烟龄,从没想过要戒烟,但那一刻,就是抽不下去。

 

文/ 曹世民

 

 

1984年9月,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北方的农村。我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虽然家人都不是基督徒,但是亲情和睦,家风正派。从小到大,我得到了许多关爱,但我一直比较调皮,让家人操碎了心。

 

我应该追求什么?

 

由于受港台电影的影响,我一直不喜欢读书。高中二年级,突然有一天觉得,如果离开家乡到南方去上大学应该不错。后来慢慢地懂得了努力,考上了大学。2004年,我到重庆西南大学就读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以及全新的城市让我很兴奋,我开始了放荡不羁的生活,做喜欢做的事情,买喜欢的东西,旅游、逛街、party和唱卡拉OK。

我心目中成功男人的标准就是成为一个公司老板,家产丰富,坐拥名车豪宅,所以,人生的目标就是单纯地追求财富和地位。但是,一年多挥霍、放任的生活让我快乐的同时,也感受到心中可怕的空虚。2006年的一天,我叔叔买了一辆很不错的汽车,我很激动地坐在车上,享受着盼望已久的虚荣感和成就感;然而,10分钟的激动过后,我忽然感到无聊——这种感觉不过如此。我发现,物质欲望的满足根本不能持久。我觉醒了,财富不应该是我追求的目标;我也迷失了,我应该追求什么呢?

我开始了深入的反思和寻求——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到底是什么?

 

对信仰产生好感

 

虽然小时候在老家接触过基督教,但只是喜欢在聚会中唱唱歌;多年无神论的教育,让我对宗教很反感。当时我们班有一个女生是基督徒,她大喊大叫的样子让我很不喜欢,自然也不会对基督教有好感。我也确信自己不会信仰宗教。

大二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从美国来的交换生,他在中国只待两个月。我们成为了朋友,他邀请我们到他的宿舍玩,一起吃东西,然后给我们讲属灵的四个原则。我们只是随便听听,并不当真。但在相接触的过程中,他的品格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觉得他的内心很纯洁,没有嫉妒,能真心地为自己的朋友高兴。这让我大受触动,开始觉得基督徒很好,并对基督教产生了好感。

2006年圣诞节,在班级那个基督徒女生的邀请下,我和几个同学参加了她们组织的圣诞晚会。期间,我很想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信仰上帝,我开始思考,但是根本听不懂他们谈论的东西。

 

不可思议的改变

 

聚会结束后,他们送给我一本小书《科学与信仰》。由于自己崇尚科学,又开始思考信仰的问题,所以回去之后便开始阅读。那本书从科学的角度讲解宇宙和人体中蕴含的智慧设计,这些让我震撼,也大受启发。大概看了不到一个小时,同学便喊我去打牌。我勉强答应了,但根本不想玩,还在思考书中的内容;同学递给我一支香烟,我正准备抽烟,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突然不想抽烟了!当时,我已经有了7年烟龄,从没想过要戒烟,但那一刻,就是抽不下去。

第2天起床后,我的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平安和喜乐,干渴空虚的心灵仿佛得到了泉水的滋润。我觉得生活美好,微风、落叶都那么优美。当朋友再递给我香烟时,我的手似乎没有力气去拿打火机。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了那位基督徒女生,她和她的男朋友都很开心。开始带领我祷告、读经、参加团契,我也渐渐喜欢上团契生活。

一段时间以后,更让我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我不喜欢赌博了。我从小便很喜欢赌博,视之为人生最大的快乐之一,虽然小时候因为赌博受到了很多教训和惩罚,我也从没真正想要戒赌,更不相信自己能戒掉。

可是,有一天,当我从团契回到宿舍,一些同学正在打麻将。如果在以前,我会立刻冲过去玩;但那天,我推开门时,突然发现自己赌瘾全消,看到麻将牌如同看到白纸一样,它已经对我失去吸引力了!

这些经历使我无法否认上帝的存在,虽然自己还不是很明白圣经,但心里很清楚,我要做一名基督徒,我离不开这位赐我喜乐、平安和生命意义的上帝。在教会牧师的建议和教导之下,我决定受洗归向耶稣基督。

2007年1月底,我在重庆的学生团契接受了浸水礼。

后来,我给妹妹传福音,她接受了主;接着,我的妈妈、弟弟和弟媳,还有堂妹以及她的未婚夫,都成为了基督徒。他们也都经历了生命的改变和主所赐的平安,我们家人的关系也更加美好和睦。

 

走出理性的困惑

 

虽然我个人的信仰经历,以及看到家人生命的变化,都让我无法否认上帝的存在,但是多年的无神论、进化论和科学主义教育,让我很难在理性上接受上帝的存在和圣经中的神迹。二十多年建立起来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破碎了,新的观念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我遭遇到巨大的信仰危机。

那时我感受到,如果不弄明白信仰的基本问题,我根本没有办法去做任何事。所以,我就下决心读硕士,要么读神学要么读哲学。在国内,读神学意味着当牧师,但我当时不想做牧师,加上家人也难以接受,便选择了哲学专业。

大学毕业,我毅然辞掉工作,专心准备研究生入学考试。在上帝的恩典和带领下,我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就读哲学硕士。读书期间,我思考和阅读了一些关于信仰的书籍,渐渐走出了理性的困惑,从思想上接受了基督信仰,信心也渐渐成长起来了。

 

上帝指引我的脚步

 

读书期间,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Jennifer。我们是同学,她也对基督教很感兴趣,并且读过圣经,我们经常一起讨论基督教。不久,她信主了,我们成为了恋人。临近毕业,她感受到上帝的呼召,要去读神学。

那时我们面临着结婚等事情,并处在人生很重要的岔路口——工作还是读神学?感恩的是,和家人说明了我们的出国打算以后,他们都很高兴,也非常支持。毕业之前,我们申请并拿到了Regent College(维真神学院)的录取通知,也举办了婚礼。我们不想婚后过多地依赖家人,便为自己制定了未来的计划——她去读书,我去工作支持她。

我计划以陪读的身份去加拿大工作,但是我的签证Vistor Visa(观光或旅游签证) 被拒了。不得已,我只好申请了学生签证,要到BCIT(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编注)学习一门技术,然后找工作。但是我很不喜欢那里的学习,在Orentation(新生训练)的那天,我看了教科书之后,便很明确,我不适合在这里读书。Jennifer也很支持我的想法。

然而,我只有一年的学生签证,必须读书,不然没有办法申请延期。我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陆续有几个Regent的同学分别来找我,建议我到Regent读个学位,然后再看做什么工作合适。无奈之下,我就到Regent询问我是否可以继续在这里读书。由于我有一年前的offer,而那个offer正好可以保留一年。于是,2014年9月,我正式入读Regnt College。

 

明确自己的呼召

 

开学之后,我发现自己特别喜欢这里的课程,教授们的属灵生命和深刻的神学思想,深深地吸引着我。每一天上课和读书都让我很兴奋,渐渐地,我也更加明白圣经,认识上帝。通过一些活动,越来越多的同学说我很适合做牧师。我当时很意外,因为我不想做牧师,也觉得自己没有上帝的呼召。

后来通过学习一些关于呼召的课程,我明白了原来自己对呼召的认识太过狭窄。呼召不一定是梦里主对自己讲话,不一定像保罗在大马士革路上的经历一样,是一件超自然的事情;更多的情况下,呼召是内心的愿望、感动和恩赐。

通过思考和祷告,我看到自己的信仰经历和上帝引领。其实,我心里对上帝的话语有极深的渴慕,对教导圣经也有很大的负担;在带领小组以及偶尔的讲道服侍中,越来越显明我有这方面的恩赐。内心的愿望加上外在显示出来的恩赐,使我渐渐确信上帝在带领我走上侍奉的道路。

我也做过其他工作,比如当老师、翻译、编辑或者技工。无论工作成果是好是坏,这些工作都让我有一种浪费生命的感觉,只有在研读和教导上帝的话语时,我的内心才真正充满价值感和喜乐。这些经历和感受,让我慢慢确信上帝在向我显明他的呼召。2015年6月,我很认真地思考服侍主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及承担的挑战和压力。之后,我还是愿意走这条侍奉的道路,也求上帝带领和看顾。

我内心的负担是服侍华人,特别是青年人和大学生。这种负担跟我在大学信主的经历有关,而且一直在我心里没有消失过。至于未来是留在加拿大,还是回到中国服侍,自己还不十分明确。通过观察和交流,发现无论北美还是大陆,服侍的需要都很大,都需要许多忠心、良善、有见识的仆人,我只愿自己能成为合上帝心意的仆人。

 

 

作者来自中国河北,现居加拿大。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