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是基督徒吗?

洪秀全是基督徒吗?—文/馀光益

01000000000000119080736458828反对基督教的中国人,常常举洪秀全和太平天国的例子∶看看这场基督教暴乱,给中国带来了什麽样的灾难?简直是血流成河啊!

洪秀全真的是基督徒吗?太平天国是基督教引发的革命吗?不,完全不是。洪秀全虽然自称信奉上帝,但他的所作所为,完全站在基督精神的反面。他实际上是一个想当皇帝的野心家,是陈胜、吴广、李自成、张献忠式的中国传统“流寇”的翻版。

洪秀全患有精神分裂症

洪秀全在25岁时,第3次应试落第,归途中偶遇第一代华人基督徒梁发,获赠一本《劝世良言》。

洪秀全因受落第之打击,重病了一场。昏迷中,他幻觉来到一广厦,庄严如宫殿。有一金须黑衣老人对他说∶命你到人间去斩妖除魔,救济一切兄弟姊妹。又见一身长寻丈之士人,在洪秀全面前自称长兄,吩咐洪秀全扫除妖魔。

从此,洪秀全言语沉默,举止怪异。而此梦後来被称为“丁酉异梦”。

6年後,洪秀全再度参加广州的乡试,还是以落选告终。这时,他翻阅《劝世良言》,将书中内容与自己大病时的幻觉对比,认定自己乃是受上帝之命下凡诛妖。

他由此创立拜上帝教,尊耶和华为天父、耶稣为天兄,自称耶稣之弟、天父之次子,宣称耶稣为“天妈”所生、自己为“亚妈”(凡间肉母)所生。

1847年初,洪秀全来到教士罗孝全在广州的礼拜堂,学习了几个月。他要求受洗,但罗孝全不同意他对大病时所见“异象”的见解,认为他对基督教教义认识错误,拒绝为其施洗。後来,罗孝全对洪秀全有如下之评价∶“我相信他是一个精神错乱者,特别在宗教上,我不相信他对於任何事件有确实的理性。”

根据洪秀全遗留下来的诗文来看,他的文字粗陋不堪,逻辑混乱矛盾。如此水平,在科举考试中落第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洪秀全极度自恋,自视甚高。这种自我认知,遭遇现实的沉重打击之後,很容易发展成人格分裂。所以,这个不可一世的“天王”,其实是严重的精神病患者,如果生活在今天,应当送入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台湾大学教授卢瑞钟,1985年写成《太平天国的神权思想》一书,其中对洪秀全的病症做了深入的研究。他根据美国精神病学会出版的《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认为洪秀全患了“狂躁型躁郁症”。他列举该病症的诊断标准,再与洪秀全的行为表现一一对照,共有13项相符合。而且,卢瑞钟还指出,洪秀全患有精神分裂症、妄想症、歇斯底里症等症状。

1851年,洪秀全武装暴动成功後,定国名为“太平天国”。他对灵魂不朽不感兴趣,只汲汲谋求现世荒淫奢侈的生活。定都天京(即南京)之後,虽然只有半壁江山,他立即大兴土木,修建了比北京紫禁城还大一倍的“天王府”,搜罗数以千计的美女安置其中。他正式册封的妻妾有100多人,因为人数太多,乾脆以编号称之。

洪秀全还下令天下“所有少妇闺女备天王选用”,就连他9岁的儿子也分配了4个老婆。历史学家唐德刚斥之为“性变态”。

洪秀全号称一切土地、财物都是天父所赐,应该人人共享。实际上,诸王和洪氏家族贵戚,人人腰缠万贯,而南京城内贫苦百姓,只能食从天而降之“甘露”。虚假的共产制,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

在太平天国内部,对权力的争夺,远远甚於对信仰的追求。在太平天国後期,洪秀全居然一口气册封了两千七百多个“王”,创史上记录。为了得到“王”的封号,许多人做出了无数卑劣之事∶有人送金钱,有人送美女,丑态百出,怪事不断。而在“天京事变”中,“王”之间的杀戮,残酷程度甚於与清兵的作战。

一方面是纯洁美好、冠冕堂皇的“天国”,另一方面是鲜血淋漓、惨不忍睹的“人间地狱”。权力,赤裸裸的权力,成为唯一的力量杠杆。洪秀全则是这一切杀戮的最後决策者和操纵者。其“天国”乃是邪恶的国,此“天王”乃是邪恶的王。

西方传教士判定∶不是基督徒

如此腐败、堕落的人,会是“纯洁的革命者”吗?“革命”不过是其蛊惑人心的招牌!如此骄奢、淫逸之徒,会是虔诚的“基督徒”吗?“宗教”仅仅是其自欺欺人的手腕!

洪秀全本人,也只承认自己是“拜上帝教”的首领,拒绝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对此,学者傅国涌分析∶“宗教在洪秀全心目中,最多只是造反和控制臣民的工具。他根本没有什麽宗教信仰,所谓‘天国’,不过是他一个人的‘天国’而已。”

洪秀全及其部下,内心深处并不信奉基督教。所谓“拜上帝教”,只是他们捏造出来的“四不像”而已。

当时,马礼逊的圣经译本,将圣灵译为“圣神风”。洪秀全根本不懂三位一体的观念,将圣神风、劝慰师等头衔,一并赏给了杨秀清。由此埋下了祸根。杨秀清以圣灵自居,经常假装天父附体,胁迫洪秀全,故而最终引发两人火拼。

1854年,英国使节援引圣经,全盘否定拜上帝教的教义。数日後,杨秀清以“天父下凡”名义,宣布圣经“有讹当改”,下令停止出版。此後,洪秀全按照政治需要及个人的喜恶改动圣经。

1860年,太平天国出版发行了洪秀全执笔篡改的圣经,将《新约》改名为《前约》,否定了上帝和耶稣属灵观,驳斥三位一体论。此後又颁布《真约》,成为拜上帝教之最高经典。

1861年,英国翻译官富礼赐,就洪秀全篡改圣经一事愤然说∶“我们最好的苏格兰译本,被他用朱笔在每页的空白处胡乱写上天意,搞得面目全非。”

1860年,抱著到太平天国境内传福音的幻想,洪秀全的宗教启蒙老师罗孝全,专程赴天京。经过一番交谈之後,他发现,洪秀全既否认三位一体,也不承认圣经的绝对权威,居然宣称“约书不好些当去”、“朕来乃是成约书”。

此时高高在上的洪秀全,不仅不接受罗孝全的教导,反而劝说罗背弃基督教,转投上帝教。罗为昔日没有给这个偏执狂施洗感到庆幸。在南京生活了15个月之後,他确认这个人及这个政权已经无可救药了∶“一到宗教的观点上以及其它政治与民事的污点上,其黑暗的景况,使得我心中异常苦恼,立刻要离开他们。但我很怜悯这些贫苦百姓,他们也有灵魂,并且是真正的受苦者。”

次年,艾约瑟牧师也来到南京,他失望地发现∶“绝大多数太平军对基督教一无所知┅┅这种无知是由叛军首领┅┅的错误造成的。”

这一时期,访问天京的还有美南浸信会的花雅各、伦敦会的杨笃信牧师和慕维廉牧师等。他们都发现,洪秀全和拜上帝教是异端邪教,遂与之决裂。

是否相信圣经绝对无误,是否确认三位一体之教义,是否承认自己是罪人需要救赎,这些是判断基督徒的最基本标准。洪秀全篡改圣经,并以耶稣的弟弟自居,根本不是基督徒。就连对太平天国抱著相当同情心的学者夏春涛,在《从塾师、基督徒到王爷∶洪仁轩》一书中,也认为太平天国“摒弃了基督教的基本教义”。

太平天国与基督教的真义无关。耶稣说,要爱人如己。耶稣也让彼得收刀入鞘。洪秀全却为了自己的权力,不惜杀人如麻。

太平天国的领袖,皆非“根正苗红”的农民。太平天国早期的诸王,或为落第文人,或为帮会头子,或为土财主,偏偏少有“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农民。与中国历史上历次“农民起义”一样,首领大都是野心勃勃的“流氓无产者”,而农民只是三心二意的参与者,且多处於“被统治者”的地位。

当时的农民身处饥荒与苛政的夹缝之中,不造反是死,造反也是死,只好奋不顾身地一搏。大多数的农民乃是被裹胁的,一有机会便成批逃亡,根本不具备“无产阶级”的“革命自觉性”。因此,与其说太平天国是“农民的革命”,不如说是“流氓的豪赌”。流氓最大的梦想就是∶杀死王公贵族,自己取而代之。

攻城略地有所收获、小朝廷暂时稳固之後,太平天国新兴的万岁、千岁们,其荒淫暴虐,与满清的皇帝和王公们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洪秀全便宣称∶“生杀由天子,诸官莫得违。”

太平天国的暴虐甚于满清

孙中山从事反清活动之初,一度以洪氏自许。後来他发现,洪秀全既非基督徒,亦非革命者∶“洪氏之覆亡,知有民族而不知有民权,知有君主而不知有民主。”

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王朝,都是依靠暴力和流血建立起来的。作为一个中途夭折的王朝,太平天国将暴力和流血发挥到了淋漓尽致、骇人听闻的地步。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王朝,为了“稳定”,都会严密控制民众的思想和言论,太平天国更是将紧箍咒直接戴在所有臣民的头上。

太平天国在其统治区内,推行惨刻(凶狠刻毒,编注)而虚伪的禁欲主义,不准许基层士兵和普通老百姓建立家庭、享受正常的夫妻生活。他们建立起一套比满清王朝更严密的户籍管理制度,将统治区的人民当作任意驱使的牛马。而诸王和高级官员们则逍遥法外,大肆修建豪华宫殿,霸占民女,骄奢淫逸,无恶不作。

太平天国未能缓解中国的内忧外患,反倒阻碍了中国的近代化进程。这场动乱毁灭了江南地区数百年的文化积累,残害了无数无辜者的生命。近代史学家郭廷以,在《太平天国的极权统治》一文中分析∶“太平天国是一个低级的迷信,绝对的暴力集团。神权、极权、愚昧的统治,只为满足自己的无限欲望,丝毫不顾及大众的福利。所造成的是遍野的白骨,满地的荆棘,丧失的生命最少为二千万至五千万。”

太平天国的意识形态,产生於一种极端主义的思维,而不是源於“爱神并爱人如己”的圣经。研究中国古代流民文化的学者王学泰认为∶“极端的思维方式是一元的,不能容忍世界和人生的多样性;其运作手段是霸权主义的,是极其粗暴的,是以吃掉属￿自己一元之外的一切为目的。”洪秀全的所作所为便是如此∶试图摧毁一切旧有的文化传统,排斥其它所有的宗教信仰,奴役人民的身体,控制人民的灵魂。

太平天国的统治是不可能持久的。学者李剑农在《中国近百年政治史》中,分析太平天国失败与湘军胜利的原因时指出,洪秀全的神权主义精神是假的,曾国藩的名教主义精神是真的。前者只是利用神权,假托神权,对於神权并没有真实的信仰,不过借此来满足个人的野心欲望;後者却是真实的信仰名教,诚心诚意地要维持名教,并不是利用名教、假托名教,来图达到别一个目的。

主义的对不对,又属另一个问题;假的和真的斗争,假的一定失败;因为真的精神,始终有一种精神,有一种信仰,而假的精神,实际上等於没有精神。其烟消云散之迅速,甚至比其崛起还要快。

对此,学者萧建生在《中国文明的反思》一书中指出∶“洪秀全绝不是什麽‘追求西方真理的先驱’,而是一个典型的邪教教主的化身。从洪秀全身上,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有些中国人根本没有什麽宗教的观念,对宗教纯粹是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他们本身根本不相信基督教。所以,太平天国被镇压下去以後,拜上帝会也销声匿迹。”

宗教经常被极端主义者利用。在亚洲的历史上,昔有中国之太平天国,今有阿富汗之塔利班。这两个政权存在诸多相似之处∶都打著“替天行道”、解放穷苦大众的旗号,首先争取底层民众的支持,却建立起一个更加残暴和专制的政权。

塔利班崩溃之後,人们走进其精神领袖奥马尔的住宅,不禁为那豪华的装饰而眼花缭乱。阿富汗本来是中亚的穷国,奥马尔经常教育人民要谨守教义、艰苦朴素,禁止人民享受一切娱乐活动。他本人却过著海湾石油国家王子般的奢华生活。其住宅占地达数公顷,天花板一律以水晶装饰,墙身用豪华的大理石制作,还挂著精美的壁毯┅┅

对於这种惊人的落差,作家伍立杨感叹∶“凡是专制成性的独裁者,没有一个是把老百姓放在心上的,并千方百计阻断民众与世界潮流的联系。一旦他的蛊惑蒙骗渐成气候,则其腐化、其堕落、其愚弄民众而奴役之的恶行,即与其起家时的谎言形成强烈的反差对照。但凡暴政的始作俑者,不论是如何塑造其清教徒形象,几乎没有一个是可信的。”

洪秀全利用基督教,奥马尔利用伊斯兰教,在本质上都是一样——他们企图建立的,是以自己为神的专制权力体制。

作者出生于四川成都,现居北京,作家。

海外校园 > 第一一〇期(2011-12) > 洪秀全是基督徒吗?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