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之路

恩典之路—文/慕溪 (图片来自网络)

show_mop我不知道我出生时的情景,但我知道我重生时的情景,那一切真是美好!仿佛生活从信主的那一刻起,就变成彩色的了,我的生命也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直到现在,我仍清楚地记得受洗当天回家路上的情形,当时心里一直很激动。虽然在那一刻,我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麽事,但我的心知道——我已经回家,不用再漂泊了!

凡事我都能做到

2004年,表妹亚峰和我谈起人的起源和信仰,当时我很坚决地拒绝了,建议她和我谈点别的内容。後来她还用五色珠的方式给我讲生命的意义。当她问我红色能联想到什麽的时候,我回答∶“血”。她的眼睛很惊喜地亮了一下,但我还是依然如故,对她讲的内容不感兴趣。

在学校的生活每一天都差不多,宿舍——教室——食堂;心里的日子也差不多,迷茫——彷徨——空虚。不知道从什麽时候起,一个虚假的“信仰”在我的心里扎下根∶“没有你做不了的事情,只要想办法,一定可以做到!”

大学毕业取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後,我还希望获得更多的学历,於是想报考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专业,这样我就可以再拿一个法律的双学位。但因为担心复习的时间不够,无法被政法大学录取,我就转而选择报考了中国政法大学经济系,想用自己已经学过的知识先考进这所学校,然後再寻求其它途径转到法律系。虽然这很冒险,但我还是决定试一次。

考试很快通过了,我成了中国政法大学的一名学生,但这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因为即使顺利毕业了,我拥有两个经济学学士学历也没有什麽意义。於是,我开始找一些可能帮助我的老师,试图让她们帮我转到法律系。没想到所有的答覆都是——不可能!在这所学校,只要学生一入学,从来没出现过转系的事情。

但那种悖逆的“信仰”支援我——“我是可以做到的”。於是,我拿著自己写的转系申请,找到了法律系和经济系的系主任,说明了我的情况,然後要求转系。想不到,他们竟然同意了我的要求,并且不用通过任何考试。这件事也让我更坚定了“凡事我都可以做到”的错误想法。

进入期盼已久的法律系没多久,我心里又生发了考研的念头,希望获取法学硕士学位。但其实,我的内心并不喜欢学法律,我不过是想要获得一个更高的学历而已。那个错谬的声音又开始在我的内心发动∶“只要想办法,凡事都可以做到!”

於是,我通过同学介绍认识了中国政法大学的一位老师,她向学生收一笔很高的费用,利用放置在耳朵里的隐形耳机,她可以把研究生考试的试题答案读给向她付费的人。在2005年1月的全国研究生考研教室里,我虽然既不喜欢法律,也对其内容缺乏足够的了解,但我仍然能看似坦然地坐在那里应试,因为我只需要打开隐藏在耳朵里的耳机,就可以把想要的答案写在试卷上了。作为一名法律系的学生,我知道,在全国的研究生考试中团夥作弊,这是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法条例的,但我仍然冒险而行。

“人的脚步为耶和华所定,人岂能明白自己的路呢?”《诗篇》(20∶24)两天的考试顺利地过去了,我自以为胜券在握。万万没想到,考试成绩出来时,我得分离分数线相差很远,而和我一起参与这次作弊考试的学生却有考上的。虽然都是一样的答案,但结果却相差甚远。“凡事都可以┅┅”的“信仰”体系在我的心里开始产生了动摇。看似一切顺利,可怎麽不是我要的结果呢?

蜷缩在宿舍呼求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我和一位好朋友的关系开始破裂,我听见背後有很多不负责任的声音一直在指责我,我真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生活。那段时间,我开始认真思考“人到底为什麽会活得这麽难”、“活著究竟是为了什麽”这样的问题。当时我的心已经碎了,似乎承受不了任何的事。直到一天下午,我一个人蜷缩在宿舍呼求∶“到底有没有一位神,可不可以救我脱离这样的状况?”

2005年璁假,因为要做一份工作,那年璁假我没有回家。一位同学比较喜欢研究电影,提议我们一起看碟。当天,我们看的是《耶稣受难记》。电影里面讲的故事我有点儿看不懂,我这位未信主的同学也不太明白电影在讲什麽,只是按照他的理解给我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虽然没怎麽看懂,但我的心里还是为耶稣遭受的苦难感觉难过。

过了没多久,我对曾给我传过福音的表妹亚峰说∶“我答应过和你去教会的,我们去教会吧。”(後来亚峰告诉我,我并没答应过她这件事。)算起来,这离她邀请我去教会差不多有1年了。在这期间,她不断地为我信主祷告。

我第一次去教会,因为听不懂讲道的内容,睡著了。聚会结束时,表妹鼓励我和传道人交流一下。经过简短的谈话後,我愿意让雅各老师带我做决志祷告。在回去的路上,想到自己找到了家,有了天上的爸爸,心里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我涂抹了你的过犯,像厚云消散。我涂抹了你的罪恶,如薄云灭没。你当归向我,因我救赎了你。”《以赛亚书》(44∶22)从那天起,我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就变亮了。我记得自己骑著破旧的自行车在马路上前行,看见树是那麽清新,天是那麽清透,我的心被从天上来的喜乐丰丰富富地充满了。几天前还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愁烦好像都不见了,就像诗歌所唱的∶头上的乌云,心里的愁烦,尽都洒落。“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後书》(5∶17)

以恩典待人的神

2005年,我刚信主没多久就面临找工作,具体想找什麽工作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一直以来,读书的目的就是获得更高的学历。具体喜欢做什麽、想要做什麽、能做什麽,我从来没有想明白过。只有把这件事完全地交给神了,求他帮我找到一份适合我的工作。

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首都钢铁集团办公室主任打来的,说他们需要一名翻译,不知道我是否愿意去试试。我当时很激动也很忐忑,作为一名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我既不是英语专业毕业,而且也没给他们投过简历,在优秀毕业生众多的北京,他们怎麽会找到我呢?但没想到,面试竟然很顺利,也没有很复杂的考核和其他的竞争人选,我就通过了。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我只能将全部的感谢归给神,我怎麽配呢?只因他是以恩典待人的神!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为了更好地寻求神的带领,也为了更加完全地破碎自己的旧生命,我开始了为期40天的禁食祷告,每日禁一餐,期盼能更多地明白神对我的心意。一天,我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一个主内赞美学习机构打来的电话,说第二天就要开始为期1个月的退修学习了,有一名外地学员现在来不了,我可以顶替他的名额。

这次的学习机会是我在主面前祈求了好几个月的,学校方面一直给我的答覆是没有名额,半年前名额就已经定了;但开学的前一天却接到这个电话,这个祷告应允得确实有点突然。我可以辞掉工作不做,但单位的工作没有人接手怎麽办?今天我还在这里上班,第二天我就辞职了,我的家人会不会因为我的决定而┅┅我不太明白神的心意。但奇妙的神却让我相信他是全地的主宰,让我单单地信靠他、顺服他的带领。

第二天一早,我打电话给单位领导,如实地讲了我准备离开的原因和去处。虽然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我曾经和领导在私下聊天中提到过这次学习的机会,但对单位来讲,这个消息还是有些突然。我也告诉他我不知道单位的工作该如何交接。但奇妙的是,领导竟然同意我去学习1个月,只需要每周六回来上一天班就可以了(他知道我周日会去做礼拜)。这一切的事情竟都在主奇妙的掌管当中,因为他要带我更深地经历他的话语。

由於我每周只上一天班,单位还要发给我全部的薪水,我总觉得对单位来说这不是很妥当,所以就乾脆辞掉了工作,也把单位提供给我的住房一并退掉了。当家人得知我为了这次学习把工作辞掉时,我妈妈(现在已信主并受洗)严厉地指责我∶“主能给你吃的?还是能给你穿的?!”,我虽未反驳,但主却在心中让我确信——他就是生命的粮;到他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他的,永远不渴。

我辞职当月的月底,公司财务给我打电话,要我去领工资。发到我手里的竟是两个月的全薪,但其实当月我只工作了半个月,而且严格地说应属於擅自离职。我问其中的原因时,同事说是领导对我以往工作的奖励;但我心里知道是神要信守他的话语供养我。

把自己奉献给主

在赞美院的1个月当中,我学习了圣经知识、乐理和钢琴弹奏;但比起神在我生命中做的工作,这些知识都算不得什麽。神的灵每天在我身上感动我、软化我,除去我心中的逃避,直到一天,我完全地把自己奉献给主。

赞美院毕业的日子是9月14号,正好是我禁食祷告40天结束的日子,在这当中主已经完全地得著了我。2006年,教会里推广读经计画,鼓励弟兄姊妹每天坚持读神的话语。我知道我做不到,就祷告神,求神赐给我一个爱慕他话语的心,赐我耐心能坚持读完。到了年底,我竟然真地读完了!我深深地知道,这件事是主帮助了我。回头看我的过去,我读过的厚书屈指可数,除言情小说能暂时吸引我一下之外,其馀的书我实在没有耐心读下去。但神却改变了我,叫我被他吸引,并看重他的话语。

我本以为奉献给主就是要开始全职侍奉或读神学,然而神却并没有这样带领我,而是让我重新地投入新的工作,藉著职场的环境不断地磨砺我、塑造我;并且赐给我一份美好的婚姻,让我学习并品尝何为真正的爱。

信主两年後,我的爱人和我开始带领一个小聚会点。我们很年轻,生命也很小,但主却愿意让我们和他同工,搀拉著我们这两个幼小的孩子往前走,也让我和我的爱人能够在服侍中彼此扶持。当有难处临到时,我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就想要退缩。这时,一位元老师的资讯总在我耳边响起——神使用有残缺的人。是的,在很多事情上我的确做不好,别人很轻易能做到的事,我也许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做好。但是主啊,若是你愿意使用我这不配的瓦器,只要你愿意用我,我就知足了。

能够服侍神,是神恩待我们。前方的道路我还不知道,但我知道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以马内利”的神必与我同在。惟愿“他必兴旺,我必衰微”。 《约翰福音》(3∶30)

作者现居河北燕郊。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