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再加一根羽毛

身上再加一根羽毛—-文/飞

12653832436377我对婚姻、爱情是不敢奢望的,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信主已经5年多了,每每回忆过去,心里面就盈溢著感恩、喜乐。

我常常想∶如果我没信主,会是什麽样子?真是不敢想!

发酒疯的父亲

我的妈妈是知识青年,下乡後与父亲结婚。直到1994年,我们全家才迁回北京。父亲总是酗酒、耍酒疯,常常打骂妈妈。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他用粗壮有力的拳头,重重击打母亲身体的沉闷声,以及他暴踢母亲後,母亲头部受伤,留在地上的一小滩殷红的血。

小小的我,只能攥著愤怒的拳头,却不敢做声,因为,父亲威胁我,我要敢喊一声,他就连我一起打。

到了北京以後,父亲不但不改,反而变本加厉。他和我妈妈回京後没有技能,年龄又大,只能给人打工。他受不了别人的批评和呵斥,经常无故不去上班,在家喝酒、睡觉,睡起来再喝。我们苦口婆心地劝过,使用各种办法帮他戒酒,都没用!

亲戚们看不起他,我也恨他,鄙视他,又心痛他。所以,我常常用最难听、最刺激、最伤害的话攻击他。他就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甩来撞去。在他手里,我像一苹被揪住脑袋的小鸡,直甩到没了一点反抗的力量。甚至有一次,他拿起斧头对著我,要砍死我,和我同归於尽┅┅

学校受欺负

在学校里,因为我是从农村来的,跟城里的孩子格格不入,同学歧视我、嘲笑我。最让我受伤的一次,是他们诬陷我偷东西。所以,我立志好好学习,出人头地,要让人看得起我,不敢欺负我。

我的学习成绩非常好,但父亲基本上失去了劳动能力,仅靠母亲微薄的收入,是不够我上大学的。我很无奈地选择上中专,好早早出来赚钱,减轻家庭负担。

这增加了我对父亲的恨!我觉得自己被人轻视、瞧不起,不能飞得更高、更远,全是因为我有个不争气的父亲。

工作後,我也很努力,并且小有成绩。然而後来发现,想出人头地并不容易,成功的因素很多。也许你很优秀、很努力,甚至在工作上付出很大代价,但不一定得到公平的回报。你对工作寄予希望越大,可能失望也越大。

快被逼疯了

来北京後,有许多人给我传过福音。我觉得那是迷信,是精神寄托。我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我自己。唯有自己最可靠!上帝,看不见!摸不著!把自己交给他,我不放心!

後来,我去了教会,了解多了,才发现世界上真的有上帝。但我不承认自己是罪人,我觉得自己人很好。於是,我处於与上帝拔河的状态中,每当觉得自己要信了,就劝自己∶别信!

挣扎的过程很痛苦。我刻意地回避信仰问题。直到我遇见一件艰难、复杂的事——父亲得了精神病,没办法靠自己时,我才真正向上帝投降,投向他敞开已久的怀抱。

原来,父亲由於长期酗酒,酒精中毒导致了精神病。他的病越来越严重,经常在屋里坐著坐著,就跳起来,跑出去,与一个不存在的人对峙、叫駡。

後来,他幻觉自己中了5百万大奖,天天逼我和母亲把钱交出来,说我们把钱给转移了。我们说没有这事,他就极其狂躁、大怒、大吼。

我和母亲也快被逼疯了。他晚上闹一宿,白天睡觉了,可我们白天还得干活。那时,我在银行上班,这工作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业绩压力也很大。为了提升自己的文化水准,我又在业馀时间上课,准备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又赶上我家的房子回迁(回迁房就是发展商徵收土地时,赔给原居民的房子。编注),要装修房子。母亲全部心力都在父亲身上,所以家里家外的事,只能是我一个人做┅┅

哪件事也耽误不得!我很快就瘦了7、8斤。最痛苦的,是要面对亲戚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急不得,恼不得┅┅那真是痛苦啊!我才发现,连自己也靠不住了。人,真是太渺小、太脆弱了!

对他恨不起来

在最痛苦的时候,我想∶为什麽不向上帝求助呢?我把顾虑、不好意思都扔到一边,向上帝祷告∶“上帝啊,你真的存在吗?他们都告诉我,你是存在的。你就帮帮我吧!我现在身上再加一根羽毛,都会崩溃的┅┅”

我把事情一件一件地说给上帝听,泪水像开闸 洪一样奔流而出,痛快极了┅┅多年过去了,我还能记得,那天晚上睡得特别香甜。

接下来,凡事都可以说是“有如神助”,极其顺利。走到哪儿,哪儿的结就开了。亲戚们的思想问题也解决了,他们居然不再逼我了。我心知肚明∶除了上帝之外,还能是谁帮助我呢?

为了报答上帝的恩惠,我去了教会。慢慢地,我有了很大的改变。

我恨父亲,但我向父亲发怒之後,自己也很痛苦、自责。为此,我一直祷告,求主帮助我饶恕父亲,爱他,尊重他。非常奇妙,突然有一天,我对父亲的恨全部消失了,心里十分可怜他,对他恨不起来了。我跟父亲的关系就顺过来了。

我原本很没安全感,对未来也没有盼望。一个人静下来时,常常觉得特别空虚,性情也反复无常,脾气越来越坏。信主以後,从主那里得了平安,我活得越来越轻省,越来越释放,心理也越来越健康。

过去,我对婚姻、爱情是不敢奢望的,也很自卑,觉得美好的婚恋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对人也没有信任,觉得要想恋爱而不受伤,就要有“合则聚,不合则散”的态度。听起来潇洒,实际上是无奈,所以我的恋爱也不顺利。

信主後,我一直祷告、等候。主使我成长、调整、改变。最终,我走进了美满的婚姻。我相信这是天父为我配的另一半,而且天父必保守、负责我们的婚姻到底。

“真没问题!”

很多艰难、痛苦,我都靠著主走过来了。每经历一件事,就多看到一分上帝对我的慈爱和恩典,心里对他的信任也就更深了。

自从辞职後,我有一年时间没找到工作。终於,有一家银行录用我了。在做入职体检时,发现我竟然得了癌症。我对主说∶“主啊,你不会这麽早就接我去天堂吧?我还没有为你做工呢!”

我并没有愤怒或特别不好的情绪。我只是求问主∶你是直接医治我,还是借著医生的手医治我呢?这时,一个在协和医院工作的姐妹,给我找到了协和医院这方面最好的大夫。那大夫一看B超,就说尽快安排我入院。协和医院是很难入住的,然而8天以後,我就住院了。

手术前,要签很多文件。医生边给我讲解,我边签字。虽然他说了很多可怕的、可能出现的状况,但我还是比较镇定。医生问我∶“有问题吗?”我说∶“没问题!”他说“没事!你问吧!”我说∶“真没问题!”医生大概没见过这样的病人,所以颇感奇怪。不是我对自己不负责任,而是我知道我的生命掌握在天父手中,我没什麽可忧虑的。

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一路背诵著经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参《诗篇》23)

5个小时的手术很顺利。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身上的管子大部分都拔了,还没点完的药也撤了。

你必给他铺床

我在医院又住了3天,大夫就让我出院,因为,我术後的状况很好,医院不允许我再占床位。可是,我担心自己回家後,住在没生煤火的平房,会感冒。丈夫还得上班,无法照顾我。母亲照顾父亲已经很辛苦了,何况我连真实的病情都没有告诉她。

我就向主祷告。结果,有两个姐妹去看我时,问起出院的情况,邀请我去她们家住。我心里很高兴。这两个姐妹很有爱心,又是全职太太,很会做饭,照顾我太没有问题了。

到了她们家後,她们让出一个大房间给我,并铺上乾净、漂亮的床单。我想到圣经上说∶“他病重在榻,耶和华必扶持他;他在病中,你必给他铺床。”(《诗篇》41∶3)天父透过她们,给了我切实的关爱和帮助。

做完手术後,原本是要进行放疗、化疗的。因为再高明的医生,也不可能切除得那麽乾净,更何况我的癌症扩散到了淋巴,总是会有残馀的。然而我做了一系列检查,怎麽查都没有残馀,术後半年检查也还是没有!连医生都很吃惊!

我的命不苦

入院前一年,有一个保险员联系我,想让我买保险。我不认识他,而且当时,我父亲生病住院,正是缺钱的时候,我并不想买。只因为他太热情,实在不好意思拒绝他,最後还是买了一份一年期的消费型保险。结果,我这次的医疗费用,保险公司全都给报了。

我当时若不是因为犹豫,拖了一段时间,而是早早买了那份保险,这次手术就发生在保障期之外了。我若是再晚买2个多月,保险法规定,买下保险後,头半年发生重大疾病,是不给赔偿的,因为有骗保的嫌疑。

天父知道我经济上的需要,派那个保险员卖给我保险。我在完全不可能买的情况下,竟然买了,也顺顺利利拿到赔款了!

过去,奶奶常说我命苦。信主後,我知道,自己蒙上帝的拣选,成为上帝的女儿,是有福的!耶稣爱我,他愿意为我死,这世上还没有一个人爱我到这个地步呢!我有什麽困难,都可以向他求,而且他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

我发现圣经上的话,正在越来越越多地应验在我身上!主耶稣就是我的福分!

作者现居北京。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4期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2)条精彩评论:
  1. 见证奇迹。感谢主
    yiwen12302012-08-10 10:53 回复
  2. 感谢主!为主的儿女有这样的福分而感恩!我们都是每一个蒙恩的罪人!
    villa03042012-08-11 16: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