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之爱,犹如一把沙

尘世之爱,犹如一把沙

 

1u=785218135,2388713595&fm=21&gp=01年的青春,人生最好的日子,就这样被一个男人离弃……

 

文/思丁

 

喜欢鲁奥的画,那么犀利,能够刺穿世间的粉饰与虚伪,洞悉人性的赤裸真相,如利剑直入人心和骨髓。

那天,我在鲁奥的心灵世界里游走正酣,突然接到一条短信:“如果有时间,春节前一起去青岛办手续。”难道是他?但是除了他,还有谁需要和我去青岛办手续?

我瞬间从鲁奥的世界里返回,一时恍惚。

 

我曾独自去漂泊

 

11年前,这个男人和我相爱,我们步入婚姻。

结婚20天后,他去美国芝加哥大学读博士。临别时,他泪洒北京国际机场,说假期回来看我,但这一别,却是11年。

他走了,随后,我的F2签证被拒。对一个情感饱满、细腻,蜜月还没度完的女人来说,日与夜的期盼嵌入骨髓,这挥之不去的隐痛,掉一粒尘埃都会被砸疼。

期盼他的电话,期盼他的Email,但是大洋彼岸的音信却日渐稀少,假期来了又去,树叶黄了又绿,他依然没有回来……

他的思念越来越薄,终于化作一缕薄雾,被风吹散,我承受不了这爱情的熄灭,蜜月没度完就要面对生离的煎熬,爱情鸟刚放飞就折了翅膀,在时空面前,爱情真的如此不堪一击?

2004年年底,我离开北京宋庄画家村,去云南漂泊。我知道,我心灵深处有一个洞,这个洞使我的心灵残缺,一直想用艺术、爱情来填补这个洞,但是它犹如无底深壑,在心灵深处张着嘴巴,让我无法躲避。我知道,这一次的漂泊是应冥冥之中神秘力量的召唤,赴一场心灵之约——要么找到我心中向往的净土,要么一死了之。

在漂泊的路上,我独自行过高原,走过原始森林,遭遇过歹徒、毒蛇、花熊、泥石流等各种危险。每一次,都有神秘力量的搭救。经历了十余次生命危险,我都化险为夷,活着回来了,我深知我的命是捡回来的。死里逃生之后,我从无神论者转为有神论者,想更多地认识这位救我命的神,我知道,在我的生命中,他比艺术和爱情更重要。

2006年6月,我再次回到北京宋庄画家村,找到教会,真正认识了主耶稣,并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给了他。

 

世间粉饰的剥落

 

2015年1月,看到他的短信,我心中百感交集,平静的心湖泛起波澜。

一周前,我曾向上帝有过一次深入的祷告,无助的我,不知这名存实亡的婚姻要拖到何时。他没读完博士学位,为了实现他的美国梦,不愿回中国。他说“婚姻就是一张纸”,催我自己办离婚手续。民政局说离婚必须两个人到场,没有他的手续,法院诉讼也困难重重。

事情僵在那里,我的情感也像化石一样被渐渐冻结,身边爱我的弟兄姐妹和家人们,见我一年年这样守单身,看在眼里,疼在心底。

最让我揪心的,是白发苍苍的二老。有一次,我回老家,听到父亲沉重地说起,我的婚姻是他们的一块心病。近80岁的老人了,他们不知女儿要在这份有名无实的婚姻里守活寡,还要熬多久……

我的婚姻,已经不再是我个人的事。

我不愿父母因此痛苦到难以瞑目,而我对此又无能为力。我在上帝面前哭诉说:“上帝,我要你的公义!”没想到,一周后,他竟然真的回来了。曾经,他的父亲去世,他都不肯回来。我深知,这一次,是上帝奇妙的手把他“抓”回来的。

第二天,我给他打电话说:“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他说:“我也没想到,是被抽查到,被遣送回来的。”

自从他回来,我每天都要哭一次。11年的青春,人生最好的日子,就这样被一个男人离弃,那个曾经海誓山盟,给我送鲜花、写德语诗的男人,那个打电话一天找不到我就失魂落魄的男人,到了大洋彼岸,却继续他在婚前对我隐瞒的赌博,甚至将奖学金输掉。

有一天,他在Email里让我为他借几十万元钱,如果不帮他借,就要和我离婚。他说,婚姻只是一张纸,他要找别的女人了。

曾经的美丽爱情瞬间灰飞烟灭,人间的爱情就这样被剥去粉饰,赤裸如鲁奥的那幅黑白版画《我们都很愚蠢》。在他身上,我洞悉到人性的丑陋,同样也包括我自己的。

 

走过饶恕的挣扎

 

信主9年,我自以为有了饶恕的心肠。11年来,是主的陪伴、呵护与医治,我才能活到今天。但是,在他回来的那些日子里,泪水仍是不断地涌出,我知道,在内心深处,仍有隐在的伤痕,仍有不饶恕。

我省察自己,知道我有的是“有条件的饶恕”,我饶恕的前提是他的悔改,他能向我道歉;但是没有,他回来后,依然是那个对世界满怀抱怨的人,甚至我约他见面,他答应了又会爽约。

我一次次被激怒,无法真正饶恕,我对上帝说“我想饶恕”。我看清自己没有爱,没有接纳。婚姻是上帝爱的膀臂,但此刻的我,窥见到自己的贫乏。在伤害面前,我一无所有、一无所能,唯一能做的,就是依在上帝的脚前,安息、等待……

每一天,我都会哭,在泪水的浸泡中,我向上帝倾诉,把心完全敞开在上帝的面前,把自己的软弱、无助完全袒露在上帝的面前。我不要世界的粉饰,也不要宗教的外衣,我要向内呐喊,往心之深渊处探寻,我要真实地面对自己,真实地面对上帝。

恩慈的主,一次次陪我走过疼痛的荒原。饶恕没那么简单,没有经过挣扎的饶恕,只是一个看上去美丽的雪人,太阳一晒就融化了,这是人性的本相。

一对牧师夫妻来我家探访。师母说:“11年,你让他怎么赔你?”我知道这一切是他无法弥补的,唯有饶恕。我跟上帝祷告说:“我没有饶恕,但我选择饶恕,求你帮助我!按你的时间、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平静坦然地签字

 

春节前,他要补办身份证等手续,春节后我的神学院开课,课程很紧张,作业也繁重。我们约好,在2015年4月中旬去青岛办手续。

在去青岛的高铁上,一些姐妹在微信中给我许多鼓励和安慰。我一路读着,热泪涌流,我知道这是上帝爱的膀臂的显现。一位在青岛牧会的神学院同学,按全职传道人的待遇接待我,安排我住进一套干净、安静的房子里,我知道这是上帝在为我开路。

在民政局门口,我看见他,迎上去灿烂一笑。整个手续过程办得很顺畅,签字的时候,上帝保守我的心平静坦然。办完手续,我和他有一段坦诚的交流:“若不是上帝,我早就死了,你这次回来也看不到我了,上帝是我的救命恩人。无论怎样,我希望你能过好以后的人生,如果信靠耶稣,你的人生就会不一样!”

他说:“在西方我会考虑信,在东方我不愿信。被遣送之前,我在监狱待了一个月,有人到监狱传福音,我看了圣经,英文中文都看了。中文有些地方翻译得不准确。”

我回应说:“是的,翻译上是会有一些语言的误差,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圣经说了什么。”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说:“还是靠自己吧……”

我相信,上帝爱世人,他也爱这个男人,上帝一次次地向他招手,爱到给他空间来选择。

最后,我衷心地说“上帝祝福你!”我们友好地握手而别。

正如我祷告所求,我的婚姻完美地画上了一个句号。

 

我把爱情献给主

 

刚信主时,我向上帝祷告,假如我的婚姻复合了,我要见证和荣耀主。但是,上帝没有按我的设定来成就。

看过太多的信仰见证,我们容易按一种模式来要求上帝。甚至我们以为,只有病得医治、婚姻复合、我们的问题都得到解决,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初,尼克·胡哲曾向上帝祷告说:“上帝,明天早晨,你让我长出胳膊和腿,我用一生来见证和荣耀你!”第二天,尼克·胡哲依然如故。但如今,这个没有四肢、只有两只小鸡腿的弟兄,却在很多国家见证和荣耀主,成为鼓舞千千万万人的力量。

上帝让我看到人性的不可靠,也让我体会到他的爱是不离不弃;上帝让我洞悉尘世之爱的脆弱,引领我寻求永恒的爱情。我清楚自己没有守独身的恩赐,但我不会再为某个男人而活,我把自己的爱情完全献给了主耶稣!

我感恩上帝11年的锻造,我犹如在攀登一座险峰,有些地方是爬着过来的,但一路上都有上帝的陪伴。人生遭遇苦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上帝的同在。我感恩上帝11年的雕琢,虽然我有深入骨髓的痛,但他引领我更深地认识自己,也更深地认识他。

上帝的爱将继续引领我前行,他陪我走过死荫的幽谷,也必会使秋雨之福盖满全谷!

 

 

作者现居北京,画家。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