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梦想破灭时……

当梦想破灭时……

 3334915524168333548

这一次,我无力再面对了。我感到一切完全失控,我选择了退学。

 

文/惠惠
2002年,我考入南京医科大学口腔专业7年制,这是大多数人都认为很有前途的职业。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学习牙科。

医学专业要背大量的东西,对我来说很吃力。实验课练习雕刻牙齿的时候,我总是最后一个才能完成。上了临床,同学们都争取多看病人锻炼自己,而我却能躲则躲。我知道,我的同班同学毕业后都会顺理成章地走上牙医的道路;可我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

学习的压力和前途的迷茫,都让我痛苦,但我还要努力,为着未知的未来努力着。

 

寻找最初的梦想

 

痛苦让人更多地去思考。我想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特殊教育专业,我想去帮助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

我的妈妈在3岁的时候,由于链霉素的毒副作用,丧失了大部分的听力,因此她讲话不清楚,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沟通。妈妈因此遭受了很多的歧视和嘲笑,我也常常为此难过。

记得有一次,我回家忘了带钥匙,怎么敲门妈妈都听不到,我伤心地坐在家门口,心想要是妈妈能听到该多好啊。同时,在外公外婆的身上,我也看到,由于妈妈的听力缺陷,身为父母所承受的内疚、失望和痛苦。我知道,残疾、缺陷给当事人和他们的家人会带来多么大的负担。

当我听说外科主任施老师在做言语治疗、帮助说话有困难的孩子时,希望再一次在我的心中点燃。那一刻,就好像在黑暗中航行了很久的水手,终于看到了一座灯塔。

感谢施老师,让我有机会成为他的研究生;感谢外科室的老师们,给我机会进入外科学习。

在门诊中,我接触到越来越多有言语困难的孩子。有些孩子,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因为发音与同伴不同而被嘲笑时,就变得沉默了;还有一个读大学的男生,患先天性唇腭裂,为自己的口齿不清而苦恼,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好工作,能不能找到女朋友;还有一个小女孩,当我们帮助她发出第一个正确的声母时,她的妈妈泪流满面。

然而,慢慢地,我也认识到,目前我们所掌握的言语治疗技术还非常有限,面对很多问题,我们依然束手无策。但我喜欢做这份工作,希望走得更远,于是,我开始寻找深造的机会。

 

委屈如火山爆发

 

我拿到香港大学言语听觉专业的OFFER时,开心极了,认为我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然而,好景不长,在港大读了一学期,我发现自己修读的是科研型研究生,而非临床型。每天,坐在电脑前面看论文写报告,这几乎成了我的全部生活。我很少有机会接触到临床,更别提系统地学习言语治疗技术了。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从2002年开始,我为此努力了10年,为了找寻自己喜欢的专业。来港大读书,成功转专业,我以为这将是我生命的转机。却未曾想,迎接我的是科研学习,而这不是我想要的。

当初,发现自己上大学选错了专业,我还有斗志去努力改变;但这一次,我无力再面对了。我感到一切完全失控,我选择了退学。

回到南京,我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不和外界联系。累积了十多年的痛苦、委屈好似火山爆发。

过去,我一直努力做一个乖乖女,尽可能不让父母操心。大学中经历的一切,我都不曾告诉他们。可是,这一次,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脑儿地说出来。他们听完都哭了,为着我所受的委屈,为着我承受的压力。然而,他们也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帮助我。

同时,我将所有的痛苦归结于选错了专业,归结于那个建议我报考牙科的人——外婆。曾经,外婆是我最信赖、最亲近的人;此刻,却成了我最恨的人。要不是她让我报考牙科专业,我就不用受那么多苦,更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人生第一个祷告

 

两三个月后,我渐渐地平静下来。开始寻找去特殊教育学校的工作。原本我以为,通过编制考试,我就可以在学校长期工作下去。但在报名考试时才知道,那一年有了新政,非应届毕业生不能参加编制考试。于是,我再一次面临前途的迷茫。

有一天,在金陵图书馆自习,我无意中看到一个关于基督徒见证的网站。一个个生命的翻转,从黑暗到光明,从无望到充满盼望。我一边看,眼泪一边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出了问题。我想,如果他们的生命可以改变,我的生命不也一样可以改变吗?于是,我决定去教会。

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姨妈拉着我的手,站在莫愁路教堂的门口,带领我做了我人生第一个祷告。在祷告中,姨妈请上帝为我打开他为我预备的专业之路的大门。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渐渐地,我心中萌生了重回港大读书的想法。但时至今日,我还能回去吗?同学、老师会怎么看待我?而且做科研很枯燥,我能坚持下去吗?

有一天,我读到一句经文:“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书》10:13)

这句经文,似乎给了我一股无名的力量,我决定联系导师,试试看可否回去重读。没想到,导师给了我极大的支持,欢迎我回去。而后,签证各项手续都以超常速度搞定了。我知道,这是上帝为我打开的大门。

 

我的心被改变了

 

重新回到香港,生活、工作都很不易,但总是伴随着主的恩典。

房子的租约到期了,我需要找新的住处,上午我请师姐帮忙打听,晚上她就告诉我,她的室友当天下午收到学校宿舍的入住通知,我可以搬过去和她做室友。通常,别人要看好几个地方,才能找到一处合适的房子。我却只等了半天,就坐享其成。而且,还在适应香港生活的我,能够和熟识的师姐同住,是多么大的安慰。

当我逐渐适应了生活,我也渐渐喜欢上了现在的工作。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论文、写文章。环境没有改变,但我知道,我的心被改变了。

主帮助、医治了我心中的创伤,释放了我的怨恨,让我能看到,这一切都出于上帝的恩典。这就像约瑟所说的那样:“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创世记》50:20)

回首往昔,我发现7年的牙科专业学习,让我有了良好的专业基础,能做现在的研究。如果当初真的读了特殊教育,也许我根本接触不到言语治疗专业了。我有一位有听力障碍的妈妈,这让我能更好地理解有同样遭遇的人。除了技术性的治疗措施,同理心会给患者及其家人带来莫大的安慰。

那一段休学的日子,也让我感受到父母无条件的爱。他们爱我,无论自己的女儿成功或失败,他们的爱都不会变……

其实,我本不配得到这一切,我穷尽一生也还不了上帝在我生命中预备的各样恩典。但他如此爱我,按照最合适的方式来培养造就我,我只能说:“主,我感谢你!愿你使用我!”

 

作者来自南京,现在香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当梦想破灭时……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