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的盼望

灿烂的盼望—-文/毗努伊勒   

63941912gc1c724fbe4ce&690说起来,盼望是人活著的动力。没有盼望的人生是灰暗的,是沮丧而苍白的。然而,幷不是有了盼望,人生就一定是充实的,就能砍断如游丝般缠绕的怅惘和失落,就能杜绝如潮汐般涨落的空虚和无奈。因爲,很多推动生命的车轮,在时空轨道上转动的盼望,本身就是短暂和虚无的。
那年我18岁

细想我生命中曾经灿烂过的盼望──爱情,初尝的那年我18岁。

热爱文字的女子,仿佛都有一些共同特质∶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和多愁善感,还有天生的悲观情结。

在我确实是如此,好像自有记忆起,就把短暂的一生,从哇哇落地看到了垂暮丧钟。记得8岁时,邻居老婆婆死了,听到外面传来仿佛穿越阴阳两界的丧曲,我就躲在房间里落泪不止。我最最悲哀的幷不是老婆婆的离开,而是由她我看到了自己逃不脱的结局。既然人生总有终结的一刻,我爲什麽要在世上活这麽几十年呢?我想不透呵!我深深感到了生存的无奈和悲哀。

我心灵里却还另有一个火山口,喷涌著对未来灿烂的想像,不能遏制,可谓“生的盼望”。我被这盼望吸引,寻寻觅觅又凄凄惨惨地走过童年,走过少年,走进了18岁。

那灿烂的盼望越来越清晰、具体而近切了。爱情,那光华灿烂的遐想和渴望,宛如一道强力的探照灯,照进了心底的黑洞。我像是黑夜里的一苹飞蛾,奋不顾身地扑向那灯火通明处。仿佛我来到世界的目的,就是爲了那个人,爲了爱情。

情诗永远是感人肺腑的,约会、接吻、拥抱┅┅也无不心惊肉跳。分别,山盟海誓,两地相思,每个环节都欲死欲活的┅┅对于爱情,我是抱著勇士上战场的信念,最让我激动和遐想的,就是哪一天能以死殉情。

然而爱情,人类最华丽而脆弱的感情呵,如何寄托得住沉甸甸的人生全部的希望?多年马拉松式的爱情长跑结束後,我心力憔悴,心灰意冷。唯有在寒室的角落饮几口粗劣的酒,写几句蹩脚的词,以表痴情的不死,什麽“倚栏独眺,心怅怅意惘惘,愁上离弦。寄云鸽递书,一方诗绢,红泪未干。”

那光华灿烂的盼望,原来竟是一根稻草!我确实震撼不已。可是,我是那样一类的女子,活著必定需要一个灿烂的盼望,然後爲其激情喷薄,爲其呕心沥血,否则就要被内心无边的虚空和无奈吞灭掉。

于是,一个盼望幻灭了,另外的盼望接著冒出来,幷且都是耀眼而眩目的。

我好像天生就具备追逐各种灿烂盼望的潜质,但我的盼望注定了一个个无情地破灭。寻找,感受,丢弃,再寻找┅┅直至一天我猛然醒悟,所有吸引我爲之不怕牺牲、排除万难的盼望,其实都是肥皂泡。

醒悟的那一刻,信念的大厦轰然倒塌,一直耀眼在头顶的明灯瞬间熄灭,生存的虚空和无奈,从心灵黑洞里冲出来。那一年,我感到人生已没有活下去的必要。我想到了自杀。其实这念头自小就萦绕心怀,只是隐藏在一个个盼望的华美屏幕後面。现在那一道道屏幕撤去,生活的真相从隐蔽中显现。

终究没有自杀

我终究没有自杀,那一年我听到福音,归主了!

在一本书中曾看到,说人心有一个黑洞,只有造物主才能填满。确实,我心灵里那个无限幽暗的黑洞,自耶稣进入的那一刻,才被填满了,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真正的盼望。

我知道,唯有这盼望,是我今生永不枯竭的发动机,因爲其源头在永恒。虽然我眼不能见,但被这盼望所催发的生命激情,日以继夜地在灵魂里踊跃,生机勃勃。每次被这份全新的活力涤荡时,我的耳朵分外聪颖,双目异常发亮,心思也格外纯净。我确信这盼望是坚实而恒久的,这不是我人生虚幻的救命稻草,而是一艘坚固的救恩的船,载著我穿越狂风巨浪,驶向天堂。

我知道,唯有这盼望,我倾尽心血都不会有伤心、失落和绝望的一刻。这盼望不像是恋人曾对我说的那些海誓山盟,人类的誓言从来就是美丽而轻薄的,更何况人天生就是背约者。这盼望是信实的,因爲耶稣已经用永不离弃的圣爱把我承托,幷把我守护在这爱中。

我知道,唯有这盼望才是真正的灿烂,幷永不褪色。这盼望所放射的光芒,不像世界的彩色迷雾,梦幻得让人血气喷涌,甚至醉生梦死。这光是真光,温和、强大而圣洁,穿透人心,温柔地清洗著罪在我们生命中烙下的各样污秽痕迹。

灵魂被耶稣照亮的那一刻,便闪烁出奇异的光彩。生存不再是虚空和无奈,也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因爲有一个圣洁而辉煌的地方是我永恒的家乡。

诚然,盼望是人生活著的动力。没有了盼望,生命的车轮就无法往前转动。然而,真正能让人类带著尊严、高贵和喜乐,无怨无悔活下去的盼望,只有他──耶稣。

作者现住中国。

本文刊发于《海外校园》111期(2012年2月)

  (图片来自网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