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忧郁的幽谷

rose-2208689_1280

 

文/何百合

 

 

当寒冷的初春遇到阳光时,野地的植物开始发芽长叶,小鸟在树上欢乐,大自然好像在对我们微笑。这个初春感觉特别温暖!

当我把冰冻的脚丫伸进被窝时,先生经常用热乎乎的手脚为我驱寒。我故意用被子挡着感动得落泪的脸,不想惊动他。在他的眼中,我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子,可他不知道在开朗的表象背后,我曾经过忧郁的幽谷。

 

孤独的童年

 

童年时的我,是孤独的。

我出生于农村,小时候被太阳晒得很黑,招来了村里三姑六婆的指手划脚,还有其他小孩的欺负。无论去到哪里,我都害怕被嘲笑,我像只受伤的小狗,躲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虽然内心极其渴望被人关心和爱护。

夜晚,我常作噩梦,晚上一人被父母留在家时,会看到柜子、窗帘或家门口的大树,好像有黑影跑出来。当时,父亲外出打工,母亲一天到晚忙着农田,没有人关注我的心灵。两个比我年长6岁和8岁的哥哥,有时会取笑、吓唬我,拿我跟别的小孩比较,把我比得一文不值,做得不合他们心意时,我偶尔还被打。

如果跟家人说我不开心,反而会招来不愉快地责问:“什么都不用你做,整天在家还不开心,你还想干嘛?”

我的痛苦从来没人知道。

 

压抑的青春

 

初中时,全家搬迁到一座小城,我以为那将是一个全新美好的开始,谁知却面临比过往更大的挑战。

我入读的学校类似贵族学校,很多同学喜欢攀比。同学们聚在一起时,谈论哪个男生喜欢哪个女生,喜欢取笑别人的缺点。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许多人如此歧视黑皮肤,但我不想刻意改变自己,不想用化妆品涂白脸,不想用虚假的东西去取悦别人,最重要的是,我认为这是扭曲的审美观。

然而,我要适应新环境,却没有一个朋友,我越来越在乎自我形象,性格变得更加内向。

那时,我过得很压抑。学校喜欢给学生按成绩排名,以此区分优差生。过去,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可是初中后却排到中等,家人一直对我施压。当他们看到我的成绩时,常显出失望而责备的眼神,让我感到好像整个世界要塌下来。我强迫自己学习,认为取得好成绩是唯一能让自己抬起头的机会。

上高中时,我经常感到忧虑、恐惧、压抑、自卑、孤独、胆怯、缺乏安全感,精神无法集中,记忆力开始衰退,严重头痛和失眠,经常因噩梦而半夜惊醒。当时,我不知道自己也许患上了忧郁症,没有去找专业医生,只私下找过心理老师。她建议把这事告诉班主任,可我为保面子不同意。我从书店和图书馆借来很多励志书和心理治疗的书,想从中寻求安慰与帮助,可是这些书里看起来非常好的分析,当病情发作时却根本不起作用。

在失控的情绪下,我经常忧郁得像个疯子,把自己关在房间,或躲在暗处。无论在家还是学校,似乎没有人在意我的存在。生活对于我来说,像圣经上所写的——“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参《传道书》1:2)。

青春灿烂的年华,本应充满欢声笑语,但我的生活中却没有真正的朋友,没有善待或理解我的人。童年时的创伤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我活得非常孤独又不甘心,渴望有真正的友谊,可是当我真诚敞开时却一次次被出卖。

18岁那年,我做了一个很荒唐的举动。在电视和小说的影响下,我渴望拥有爱情,幻想用爱情改变生命。家人禁止学习期间谈恋爱,我就在网上认识一个陌生男人。当时网络在校园兴起不久,有人谈起会见网友是何其浪漫的事情时,心想尝试。因此,我与一个陌生男人在网上聊了几个月后见面,那个男人长得很黄很矮也很瘦,我和他在公园里走了一会儿,他就做出猥琐的动作,吓得我赶紧逃离。回家后,我才意识到和陌生人约会有多么危险。

这种未开始就死亡的“爱情”,给我带来强烈的幻灭感。

 

大学遇见主

 

靠着强制性学习,我最终考上一所普通大学。

上大学后,我开始问自己关于生命的意义。我认为,人生不是为了钱,因为有钱也不一定快乐;也不是为了名誉,很多有名气的人都戴着假面具去讨好观众,这样活得很累;人生也不是为了爱情,因为人是如此地不可靠;那人活着到底为什么呢?我一直都没有找到答案。

曾有一段时间,因为严重失眠和忧郁,我想过自杀,但想到养育自己多年的父母,不希望他们的余生在忧伤痛苦中度过,就勉强地活着,如同行尸走肉。

大一下学期,中文老师送了我一本圣经,他说这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书,叫我每天看几页,必定会有神迹发生。因为他是一位很好的老师,我就相信了他。当天晚上,我翻开圣经,想着我的绝望人生,想起他说会有神迹发生,我当时真的很需要有神迹。结果,上帝真的赐下了神迹,让我那天夜里睡得很平安,好像有天使在保护着,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平安。从此以后,我很少再作噩梦。

因为害怕失去这种平安,我不敢停止看圣经,后来还找到教会去了解这个信仰。有好几次,因为遇到困难就祷告,神迹很快发生了,于是我更加相信这位上帝是真实的。

信主后,耶稣成了我最知心的朋友,我一切的困难和心事都向他倾诉。我的心不再像过去那样孤独、绝望,比过去更平静、安宁,思想上的偏激也消失了,能够感受到阳光和大自然的美丽,身体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虚弱,人际关系也慢慢好转,过去性格上的多疑、敏感也慢慢消失了。

 

奇妙的医治

 

在初信的5年里,上帝使我的生命得着很大改变,但有些忧郁症状还没得到彻底根除。当时我没意识到,在我的生命中还有很多没有承认的罪和伤害,有些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淡忘了,但事实上问题仍然存在,一遇到小刺激后,整个人像被摧毁了一般。

工作中或参与服事遇到困难时,感觉与上帝的交流有拦阻时,我会来到主面前寻找问题的根源,求圣灵感动我回想起是在哪里跌倒,求上帝赐力量让我勇敢地面对并解决。

在圣灵的感动下,我回想起从童年到工作及服事上帝的很多受伤经历,当我愿意饶恕一切伤害我的人时,眼泪一直不住地流,上帝大能的手抚摸我的伤痛。经过长期不住地祷告,上帝奇妙地医治释放了我,我像一个新生的婴孩一般,内心再次充满了喜乐、平安和无尽的感恩。

除了读经祷告外,我还经常在家弹琴赞美主,喜乐平安就像涌流的江河。

经过10年的祷告,今天,我的情绪已经完全恢复正常,根本没人看出我曾是那么忧郁、痛苦的人。去年,上帝还赐下了美好的婚姻。婚后,我和先生坚持每天读经祷告,享受与主同在的甜美生活。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