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流泪的地方

 

timg (4)

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写道:“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好,是因为科技的昌明和物质的繁荣;坏,是因为人性的无可救药。

因为人的逃离,这个世界成为“鸽子流泪的地方”;而世界的希望在于,仰望那位被钉在十字架上“最无辜的羔羊”。

 

 

文/一勤

 

这是一个鸽子流泪的地方,

如瘟疫的冷漠,

片片血污里多少哀歌。

 

如果有什么可为之停留,

是沉重的十字架下蹒跚的脚步,

是荆棘冠冕刺出的如汗的血滴。

 

十架上,

最无辜的羔羊,

血与泪的呼唤。

 

他的死带走了光明,

幽暗弥漫遍地,

大地愤怒而悲痛地颤抖,

一张张脸惊恐而呆滞,

这到底是谁?

 

如果没有了指望,

每一步都漫长。

哪里是出路?

人是钉死了自己。

 

看看这个世界,

生在雨布上的孩子,

枯瘦的母亲干瘪的乳房。

 

这是一个鸽子流泪的地方,

如瘟疫的冷漠,

片片血污里多少哀歌。

 

如果有什么可为之停留,

是他走过的旷野,

是苦刑架上如血的夕阳,

是漆黑的空坟墓外复活的光芒。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