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VS.10年后的愿望

railway-2100353__480

 

文/李渔岣

 

 

10年前的愿望

 

10年前,我刚上高二。那时我虽听说过上帝,但并不将真理放在心上,反倒向往今生的盼望。记得一节语文课上,我被老师煽情的话所感动。

“父母可以为了给孩子治病,负债累累,哪怕花了最后1分钱!你们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长大后,如何挣钱为他们谋得一个健康无忧的晚年呢?如果他们得了重病,怎么办?”作为高考大军中的一员,我每天都需要这样的激励话语。那时我立了志:长大后要挣很多的钱让父母颐养天年。

某日,又在摘抄本上读到一篇文章,作者号召我们写下10年后的愿望,并借着高考这一跳板,为愿望奋斗。当晚,我兴致勃勃地在日记上写了十个目标——目标无非是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挣很多钱,要出人头地,希望父母健健康康之类。

高考失意,没有去到想去的城市和大学。那种梦里都在做题,甚至连说梦话都是英语单词的高中生活,让我深刻体验到一种到处是竞争的恐惧感。我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生活,放弃了复读。第一个愿望落空了。

进入大学后,我觉得所有的同学和我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一种深刻的孤独和彷徨。我的其他愿望,似乎离我也越来越远。偶尔心血来潮时,觉得一切都不是终点,还有考研的机会,还可以改变自己生命的去向。

 

祂知道我的每一步

 

但是,主没有让我按着自己计划的蓝图,去实现我的愿望,也许祂知道那些愿望即使实现,也会让我离祂越来越远。

我的生命全然在上帝手中,祂知道我的每一步。

我若去了向往的城市和大学,也许就不是这沉甸甸的回忆。而这小地方的学校,反倒让我安静下来;也消灭了那种“只要努力,我什么都可以靠自己做成”的气焰。入学后不久,我就被带到了大学生团契。虽然每次去聚会,我的兴趣并不大,但我一直没离开聚会——除了团契,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团体让我能够安心,医治我内里,让我感受到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和温暖。

我经历到上帝的恩典。我的身体一直不好,一次急性胃炎发作,疼痛几乎让我在虚脱中晕厥,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意念:主,我什么都不要了,你来消除我的疼痛,让我健康就好。但直到毕业工作多年,胃病一直没有完全康复。但因为这一点点的疼痛,让我懂得身体最重要,生命最珍贵。

像许多在一线城市忙碌打拼的年轻人一样,我会因为工作忘记生活,忘记健康。每当这时,身体就开始亮红灯,以此来提醒我,放弃某些事情——我知道我做不了那种很卖命的工作,也挣不了天文数字般的工资。

 

任何事情都没有信仰重要

 

我的父母走了信仰的弯路。他们离开教会,离开了他们幼年的信仰——我在其中,备受折磨。看着他们因偏行己路,肉体和情感遭受双重折磨,我立定心志绝不效仿他们。

此外,从那时起,我划清我们各自的生命界限:我们都是独立的人,我们与上帝的关系也是各自的。我们无法因血缘关系负责别人。我们的生命、健康都不在彼此手中,我的钱也不能救他们。

我认识到,任何事情都没有信仰重要。我必须专注于安稳的教会生活,我要让生命深深地扎根。这不是出于恐惧,而是我清楚,离开了信仰的我,就如行尸走肉一般:没有爱,没有怜悯,只会陷于罪性带来的贪婪、苦毒和伤害、自私中;离开了上帝,我就做不了什么;凡事不定睛在主身上,我就陷在网罗里,且不能自拔——这些才是我恐惧的。

 

不定睛在自己身上

 

10年后的今天,我没有完成少年时所列十个愿望中的任何一个,只能任它们尘封在日记本里。如今再一个10年,我问自己,我又有什么愿望呢?

我思量着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想做成什么样的事,但想了好久,仍旧不敢写一个。我的眼目开始不定睛在自己的身上:不是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不是我要获得什么,而是我要荣耀上帝,要听主的命令,要为主打那美好的仗,要结出圣灵的果子,承担该尽的本分。

我开始默默写下新的愿望。我从心里生出一种真实的盼望,盼望神国度的降临。

10年很快就会过去。也许到那时,我又会有新的认识,我的愿望未必都会实现,可这些在主爱滋润下的美好期盼,是不会枯干的!

 

作者来自中国。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