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不是太霸道?

lisbon-1953199__480

上帝对你来说既然不存在,那你干嘛还要拼命地否定他?

 

文 /鲁仁

 

耶稣不客气地说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参《约翰福音》14:6),这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乃至反感,觉得耶稣太霸道,基督教太咄咄逼人。

其实,如果耶稣确实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而他却说自己不是,那问题就更大了。所以,觉得他霸道的人,其实是先认定耶稣不可能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

但问题是,他到底是不是呢?

 

父亲只有一个

 

圣经认为他是。

圣经认为有上帝,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无神论者。而耶稣基督就是代表上帝来到人间,来解决罪和死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解决这个根本问题,所以,他就是唯一的救主。这个世界上的教主有很多,但救主只能有一个。这就好比一个人可以有很多师傅,但父亲只能有一个。

上帝既然是真理,真理之所以是真理,就意味着上帝和真理是一致的,是绝对的,否则就不可能存在绝对真理。不是绝对的真理,就不是终极真理;而没有终极真理,也不可能存在任何相对的道理。

费尔巴哈在《基督教的本质》中问:“上帝的鼻子在哪儿?”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嘲讽说:“上帝有没有肠子?上帝要是有肠子的话,他会不会大便?”这其实都是荒谬的亵渎,也都是根据他们错误的前提来误解基督教。

他们的前提是:人根据自己的形象造了上帝;人既然有肉体,那么上帝一定有人那样的肉体。圣经从没说人根据人的形象造了上帝,而是说上帝根据上帝的形象造了人,上帝既然是属灵的,所以人肯定有属灵追求,人肯定有灵魂。

还有人说,上帝造人是因为他自己太孤独。这种说法很可笑。圣经中的上帝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上帝,他根本就不需要造人,他们三者之间有同一本质,但有不同的位格存在,本来就能互相交流,有爱和团契,根本就不孤独,绝对不需要非得造人来交流。

但因着他圣洁的爱和奇妙的旨意,他愿意造人,好让人可以荣耀他。所以,上帝不只是把自己彰显在宇宙万物之中,也刻在人的心灵深处。上帝不只是外在于人,也内在于人。人受造,本来就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柏拉图说:“人最大的美德是像上帝。”而人的问题在于常常活得不像上帝,而像猪狗。

 

拼命地否定他

 

圣经上说:“上帝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上帝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马书》1:19-22)

上帝造人时,藉着自然和良心显明他就是真神。但为何很多人是无神论者?那是因为人把上帝变小到仿佛他不存在,而付出的代价就是把自己的思念变得虚妄,无知的心变得昏暗,自以为聪明其实反成了愚拙,而且从生到死都必须承受上帝公义的忿怒。《诗篇》14:1干脆就说:“愚顽人心里说:‘没有上帝。’”

因此,无神论其实是上帝对无神论者的审判。人活得好像上帝不存在,但上帝通过自然和良心时时控告着人,人必须得拼命压制这种控告,抵挡上帝明明可知的真相。人其实无法永远把无神论当真信仰来信。于是,人就必然变成拜偶像者。不是拜外在偶像,就是拜内心偶像。归根结底,人这是在假设自己的全知全能,把自己弄成了上帝,好把真神赶出去。

但问题是,人自己不是上帝,也无法全知全能。人就只能一面诅咒和抵挡上帝,一面又因着上帝不存在而绝望和埋怨。怕上帝,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不怕上帝,你就什么都得怕。这些所谓不怕上帝的人,连早上一出门肩膀上掉了一片落叶、街上遇到一只黑猫、头上飞过一只乌鸦,都会恐惧地认定,这是厄运临头的恶兆。上帝对你来说既然不存在,那你干嘛还要拼命地否定他?

 

坐树枝上来锯

 

没信主前,我们活在一种假设上帝不在的虚妄中,我们才真活不下去。于是,我们就在矛盾的基础上,欺哄自己说没有上帝,没有审判,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就解脱了。但问题是,你没死过,怎么知道死就是解脱,死了什么都没了?圣经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我没死过,但耶稣死了又活了,他的坟墓今天还是空的,基督教也是在他死里复活之后才建立起来的。他说死后有审判,就一定有审判!

然而,人却一定要锯断自己与上帝的关联。他这是坐在树枝上来锯,一旦树枝被锯断,他自己也就掉下去了。这是英国作家路易斯的精彩比喻。人在与上帝的隔绝中,既然无法从上帝那里得到真正的意义和价值,就只好到尘埃中去找。

进化论者和唯物主义者认为,人不过是一堆物质,是偶然进化的产物,这已经把人生存的根锯断了。从某种程度上说,进化论者认为,人被环境所决定这种体验对他来说是准确的。这就好比一棵干枯、无生命的树,它当然无法理解有生命的绿树抗击环境、不被环境所主宰的那种自由,这棵枯树体验到的,确实是自己不断被风化、不断枯干并被环境所主宰的命运。

回到圣经来看,上帝造人当然不是为了人,就像人不能说我造杯子是为了杯子。上帝要人能因着人是根据上帝的形象被造而活得像上帝,而不是像一大堆没有意义的原子。这也就立定了人作为被造物而必须荣耀上帝的责任。这种责任不是强加给人,而是溶化在人的存在血液之中。

这就像海的水蒸发变成云,云变成雪,雪融化后变成了河。对于河来说,它必须要流到大海里去。

我们这一生,不断以流浪印证家园的存在,不断以谎言印证真理的存在,不断以黑暗印证光明的存在,不断以短暂印证永恒的存在,不断以虚无印证实有的存在,不断以死亡印证永生的存在,不断以此岸印证彼岸的存在。

 

违背第一个约

 

上帝把亚当和夏娃造出来,放在伊甸园中,不只是创造了他们,其实还跟他们立了圣约。“耶和华上帝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6-17)

亚当和夏娃却背约了。所以圣经才说:“他们却如亚当背约。”(参《何西阿书》6:7)“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5:12)

有人说:“这不公平,凭什么亚当犯罪,我跟着倒霉?”其实,这关系到约的观念。上帝跟亚当立约,亚当代表了全人类,他被造时没有任何罪,又是人类始祖,当然有资格代表全人类。而且,上帝的约很容易遵守。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都可以吃,只有一棵树上的果子不可以吃。

亚当代表全人类跟上帝立约:他要是顺服,通过了上帝的考验,就可以把全人类带进更高的、完全不可能犯罪的永生境界中去。当然,他如果背约了,这就意味着全人类一起跟着他必须要接受约中的审判。中国人都知道“父债子还”,我们都在关系中生存,而不是脱离了任何关系的一堆物质和原子。

结果,亚当背约犯罪,他想自己成为上帝,而不是去信靠上帝。于是,他的罪在约中因着他是代表而归给了全人类。树根有毒,树枝也有了毒。人的本性归于败坏。人类也不单是跟亚当一起犯罪。人类本身其实也不断违反着上帝的律法。上帝的律法集中体现在十诫中。用耶稣的话总结就是,尽心、尽性、尽意、尽力来爱上帝,其次就是爱人如己。(参《马可福音》12:30-31)

我们都没做到。我们太爱自己了,想以自己为上帝,而不是以上帝为上帝。所以,我们不断恨上帝、恨人。人不断往相反的方向走,其根源就在于人类不想荣耀上帝,只想荣耀自己。

 

寻找出路何在

 

人犯罪堕落后,不能自己拯救自己,只能靠耶稣基督才能得救,也只能靠耶稣基督,人才能回到上帝起初造人的目的,那就是荣耀上帝,并永远以上帝为乐。

人犯罪堕落如此严重,活在背约中,活在痛苦和死亡中,人必须寻找出路。

很多人盼着自己救自己,中国人希望以道德之路代替宗教之路,自己救自己;希腊人希望以哲学真理代替启示真理,自己救自己;犹太人希望以律法生命代替复活生命,自己救自己。但这些尝试统统都失败了,他们都严重地低估了人犯罪堕落的程度。

人类的道德、哲学和律法,人自身的情感、理性和意志,都统统受到了罪的玷污和污染,根本不能领人到上帝那里去。人的这种救自己的努力,从圣经来看,其实就是人建造自己的巴别塔,好传扬自己的名。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错误的,根本上也行不通。

所以,《诗篇》130:1中,诗人才祷告说:“耶和华啊,我从深处向你求告。”这是人类在罪恶深渊中发出的呼告。这句诗也成为流亡哲学家舍斯托夫最喜欢的祷告。人是深渊中的呼告者。

护教学大师范泰尔说:“人所有自救的努力,就像一个水做的人,在大海上架起一座水做的梯子——他指望靠这座梯子爬到天上去!”这实在是非常形象的比喻:一方面,我们自身何等脆弱——我们是水做的人,哪怕暂时被冻住了,但越靠近太阳,越危险,一不小心就碎了;另一方面,我们的努力也是何等脆弱——那是在爬一架水做的梯子,这架梯子哪怕暂时被冻住了,但同样一不小心就压碎了!

 

人是全然败坏

 

不少人相信“人之初,性本善”,认为是社会环境把人带坏了。可耶稣说得多么透彻、深刻:“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能污秽人,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讟、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马可福音》7:20-23)

新儒家批评基督教把人看得太坏了。其实,基督教不过是用上帝的X光来透视人本来的真相罢了。当然,人的全然败坏,不等于人的彻底败坏,人还是能行在人看来某种程度上的善。只是,这种善在上帝眼中毫无价值,人也绝对不能借此来救自己。

一个小偷用偷来的钱做好事,这叫好事吗?人不认上帝,却用上帝给的阳光、空气、水和精力来做好事,归荣耀给自己而不是给上帝。这叫做好事吗?

 

另立一个新约

 

人不能自救,这是事实。于是,慈悲怜悯的上帝在跟亚当所立的约之外,又与第二个亚当,人类的第二个代表耶稣基督立了约,让耶稣基督代表上帝的百姓来遵行律法,并受被钉十架的酷刑,好为人赎罪,也为人赚来永远的生命。这就是经上所说的:“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罗马书》5:18)

这位耶稣基督是百分之百的上帝,才能够有能力不犯罪、遵行上帝的约定和律法,并有能力赎罪并从死里复活战胜死亡;他又是百分之百的人,才可以跟罪人认同,也才能把赎罪和替赎的神圣价值带给人。经上说:“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参《希伯来书》9:22)又说:“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参《利未记》17:11)而这血,必须是无罪的、纯洁的上帝羔羊耶稣基督之血,才能替人赎罪。所以,基督徒一般称耶稣的救赎之血为救主宝血。

因此,耶稣才会如此宣告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中国人追求的道德道路,希腊人追求的哲学真理,犹太人追求的律法生命,都统统失败了,只有耶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因为“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

这不是霸道,而是真相。这就像二加二只能等于四一样。正确答案“四”当然有权说自己是唯一答案。耶稣基督其实才是人类最根本问题的唯一药方,你我大可不必讳疾忌医。

愿你在终极真理里得着光照和自由!

 

作者来自南京。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