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合合说中秋

mooncake-1573874_960_720

 

因为他才是永恒。永恒在,团圆才在。

 

 

文/范学德

 

本来要说中秋节,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起了重阳节。是王维那首古诗作的怪:“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中秋月圆,怕说团圆

 

我在异乡,美国芝加哥;是异客,非白人非黑人。中国,在太平洋的那边。王维想到是遍插茱萸少的是自己,我想到的是弟弟,他走了。父亲20年前走了,母亲10多年前走了,如今连弟弟也走了。

怕说团圆。

重阳节是老人节,我已经是老人了,60岁都过了400多天了,悄悄地离开的日子近了。篡改一句名言,中秋节已经到了,重阳节还会远吗?月圆月亏,是苏轼的词吧:“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写中秋,苏兄大醉,酒后吐真言。人间哪里有什么永远的团圆!

中秋节是一个人间的梦,梦的是团圆。但背景呢?它是那个永远的分离,不断地“少一人”“少一人”,直到你自己成为那个“少一人”的人。月亮还可以再圆,世上的结局是破碎、分离。于是,在那个亏、那个缺还没有到来时,让我们欢庆团圆。想起了家乡一句老话,兄弟姐妹若哪一个死了,就说“缺了一头”。

一般基督徒谈到中秋节,总会从“与上帝团圆”或住棚节(犹太人欢庆收割的一个节期)连在一起。我却要从不同的角度来说。

 

 一档节目,独立个人

 

最近这段时间看了一档大陆的节目,一般情况下,看一个大陆的即使是文艺的节目,也得有极大的耐心和坚持到底的毅力,比如春晚。春晚也与节日有关,在中秋节之上,炎黄子孙第一大节日。但若认真看了,绝对会让你过不好节,哪怕是春节。但我万万没想到,不经意间看了《四大名助》这个节目后,我居然看下去了,还开心地哈哈大笑。我不是追星族,但《四大名助》的主要主持人孟非,我超级喜欢,至少他有幽默感,好像他没读过大学,但真幽默,又好像萧伯纳说过,幽默是智慧的浪费。我是不能如此浪费的人,用刚刚学到的一个新词,大脑严重需要充值。

那不用手机怎么办呢?

言归正传。在《四大名助》看了几个“苦恼人”或“令人苦恼的人”,什么人,什么事呢?其一,女儿20好几了,谈恋爱了,但就连与对象上大街逛马路,姑娘的妈也得跟着,还一手拉着一个——女儿和未来的女婿。女儿实在忍受不了了,老娘还觉得挺好,是爱他们,是不放心,是一家人。另一个故事,也是女儿与娘,娘叫年轻的女儿快点结婚,婚后生3个孩子,生下来都让老娘带。当然,老娘还和你们住在一起。也是我爱你们,我舍不得你们离开,我帮助你们,等等。

扯这些和中秋节有什么关系?很简单,就是我们能不能不那么非得团圆,非得聚在一起,非得永不分离。再复杂点,在中秋这个团圆的日子,让我们能不能从“我们”想到“我”——一个独立的个人。我有我的兴趣,我的爱好,我的追求,我的梦想,我的道路。不要把你的,甚至是你的幸福放在我身上,你是你,成为你自己,这是你对我最大的爱?

 

   先学会分,才学会合

 

起初,上帝创造人,是把人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创造出来的,不是批量生产,也不是双胞胎,而是一个单独的独立个人,他的名字叫亚当。他的父亲——天父,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是同他,而不是同你在一起,才是团圆的根本意义。因为他才是永恒。永恒在,团圆才在。与他相通,人与人才能真正地相通、相聚、相爱,永不分离。

成为一个独立的我,没有别的道理可讲,因为我就是我,普天之下,从古至今,单独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不可重复,绝无复制品。我的灵魂是上帝赐给的,没有一个人有资格控制它,哪怕是亲生父母,哪怕是如醉如痴的情人。

当我们相聚,哪怕是一年一次,是中秋,但我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来的,你也是。让我们彼此尊重对方,承认各自的界限,不要把你的一切甚至是爱和幸福都放在我的肩上,我也一样。自己的担子自己挑起来,我的担子已经够沉重了。

说的是不是有点过分啊,中秋节明明是说“合”的,我却说“分”。但今年的中秋节,我想说的恰恰就是这一个“分”字。学会“分”,才会有真正的“合”。兵分两路,就儿女而论,不要那么依赖父母,你大了,该独立了,生理上已经成熟,心理上要跟上去,而独立思想,独立选择,这正是心理成熟的一个基本标志。

就父母而论,不要再控制孩子了,尤其不要打着我爱你、替你着想的旗号去控制。你老了,该明白了,你对孩子的最大爱,就是让他独立,走自己的路。至于你,寻找你自己的幸福,它会有的,只要你去寻找。夫妻也是这个道理吧,不要说你爱我,我才幸福,是我去爱,才会使你也使我幸福。

 

中秋赏月,希望故乡月明,无阴霾。仰望星空,这是前几年说过的小话题,好像是黑格尔说过,一个民族,有一些仰望星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是有希望的。很多年前,也有一个看月亮的人,他名叫大卫,他对着看着他的天父倾诉:“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篇》8:3-4)把“他”字换成“我”——“上帝啊,我算什么,你竟眷顾我?”

中秋夜,当有此千古一问。

 

 

作者原为马列哲学讲师,现住美国伊利诺州,自由传道。

 

4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