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欠他一句话

stork-couple-879575_960_720

有一次,我问:“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他沉默。

 

文/火锅狂人

 

 

相识18年,牵手17年,结婚13年,我觉得自己一直欠他一句话。这需要从我的原生家庭说起………

 

    同病相怜

 

我的外婆,据我妈妈描述,应该算一个女权主义者。那个时候,我外公是大学教授,在那个普遍工资一二十块钱的年代,外公每月就能挣200多块钱,尽管家里有5个孩子,还加亲戚家的一个孩子,我的外婆还是坚持出去上班。

她传递给下一代的理念就是,女性一定要独立,不能依附于男人。所以我的妈妈,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个女权主义者,她给我的教导就是,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工作,否则就会被男人看不起,在家里没有地位。在这样的言传身教下,我,自然而然的也成为了一个女权主义者。

我和他从大一开始恋爱,他从小就是大家公认的好学生、乖娃娃,很优秀。为了上一个更好的学校,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他父母就把他送到爷爷奶奶家住。爷爷奶奶对他很严厉,这造成了他的不安全感。

记得我们刚开始恋爱的时候,每次吵架,我一提到分手,他就会哭,原来在他的潜意识里,一直有种被父母遗弃的感觉,这感觉很难受,所以他很怕被抛弃。

而我呢,虽然从小和父母同住,但是爸爸脾气很暴躁,妈妈总是负面评价我,一个是身体上的暴力,一个是语言上的暴力,也造成我的极度不安全感。两个缺乏安全感的人走到一起,真是犹如火星撞地球。

 

    无力分开

 

尽管如此,我们的感情依然很好,我们一起骑车去上班,一起加班,一起买房子,一起规划我们的未来,无论去哪里我们总是一起出现,总是手牵手。为了和我在一起,他放弃了好几次去外地大公司工作的机会,还放弃了一次出国机会。我觉得两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就是需要在一起,给彼此以安全感,否则会更像无根的浮萍,找不到归宿。

我们最大的一次危机,是在孩子出生后的那一年。因为他父母的入住,让我们的家庭矛盾陡然升级。从不跟我大声吵架的他,开始骂我,我们每天都像敌人一样对峙,我们甚至考虑离婚。可看到躺在身边的孩子天天,这么小就要让她面临家庭的残缺,好残忍。于是,我们决定再给对方一次机会,现在想来,为了孩子只是一个借口,其实内心深处,我们舍不得离开彼此。

之后的生活,我们过得小心翼翼,没太多争吵了,却觉得那次家庭大战,好像把我们的感情磨灭了好多。有一次,我问:“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他沉默。

 

    离开父母

 

我们婚姻生活的真正转折点,我永远都记得,是2011年7月4日,我们一家三口搬出来单过,我们称这一天为“独立日”。在过去30多年里,我们的生活一直依靠父母。结婚后,我们俩只需要负责上班,父母又几乎包办了我们所有的家务。

除了用电饭煲煮饭、下面条、蛋炒饭,我几乎不会做别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和父母住在一起矛盾很多,却始终不愿意搬出来的原因。因为我觉得,我根本没有能力照顾好自己,更何况还有一个老公和一个2岁多的孩子!

而对我这个女权主义者来说,要我把当时外企的轻松工作辞掉,回家给老公孩子做饭,还是很需要挑战的。我妈妈极力反对,她说:“你看我们家,女人都在工作的,你没有工作了,在家里就没有地位,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所以,我犹豫,我害怕,我矛盾。一方面,我也不想让双方父母再介入我们的生活,可另一方面,我也担心真如我妈妈所说,没有了经济收入,是否就真的会失去在家庭中应有的地位。

可是,他坚持,他说想要有一个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家。这是我认为我们婚姻生活中,他做出的第一个重大坚持。当时,我们都还不信主,而如今读了圣经,我才明白,原来圣经里早有教导:“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2:24),这才是正常健康的家庭秩序,我们之前一直生活在父母的保护和控制下,失去了独立性。

 

教导孩童

 

独立出来的生活,虽然身体很累,心里却轻松很多。父母不再能干涉我们的生活。我们可以吃完饭,把碗筷摆上几个小时再收拾;也可以和天天在家里疯玩,把家搞得像地震过后;更主要的是没人再对我们的教育方式横加指责。这是我认为他对我们家庭有贡献的第二个重大坚持。

每个人都会不由自主地以曾经接受过的教育方式,来对待自己的下一代。我们俩,从小都生活在严格的家庭教育中,深知这样的教育带给自己的伤害。是他,第一次把孙瑞雪的《爱和自由》放在我的面前;是他,在我还犹豫的时候,坚持把天天从传统幼儿园送到蒙特梭利儿童之家,从此,颠覆了我们所有的育儿观。

为了让天天乐于分享,我们不再像老一辈那样教导孩子,或者是把她手上的东西抢过来给其他小朋友,我们用了完全反传统的方法——保护她的东西。在她小的时候,还在自我意识发展的阶段,她的东西,我们会帮她保护,如果没有得到她的同意,任何人不可以拿走她的东西,包括我们自己。因为,一个人,首先要有“自我”,她需要先建立一个“我的”概念,其次才会知道什么是“你的”。所以在那段时间,天天很“自私”,我们也陪着她一起“自私”。

这样的教育方式,我知道很多朋友会质疑,可是没有关系,只要我们俩认定的,我们就可以相互勉励,坚持走下去。而现在看来,天天非常大方,她非常乐于分享,她常常会把东西送给其他小朋友。

前几天,我去见了一个被收养的中国小女孩Lucy,临走的时候,Lucy抱着我不松手。今天我问天天:“你还希望妈妈去见Lucy吗?”天天说:“我希望,因为我觉得Lucy很喜欢你,我希望她开心。”是的,真正的爱,是分享,而不是占有。我不敢说我们的教育有多么成功,但是天天的快乐、自信、充满爱,我们可以感受得到。

 

    到主面前

 

他对我们家庭第三个重大坚持,也是最终改变我们俩生命状态的坚持,就是带领我认识主。我们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要我接受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具有一切至高无上权柄的造物主,真的很困难。

起初,我拒绝去教会,他就自己一个人去。后来,我接触了一群基督徒,开始慢慢走近,可我的心太刚硬了,期间有很多挣扎、彷徨,他一直在我身旁,为我祷告,不离不弃。坚持着,牵着我的手,一点一点向上帝走近。直到有一天,我突然说:“我们以后每天来查经好吗?”他一听这话,眼眶都湿了,我的心门终于被打开。

我和天天到美国两个月后,他辞掉外企高管的工作,也到美国陪伴我们。在将近一年里,我们做了前几十年从没做过的事情,自己除草,自己搬运安装家具,自己安装抽油烟机。我帮别人接孩子,做代购。他去餐厅打工,切菜切到满手都是刀口;给别人送外卖,一次可以拿几块钱的小费;去餐厅当waiter;去包寿司,去别人的员工食堂卖盒饭。

从物质上来讲,我们不敢像国内那样,随时去餐厅吃饭,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随时出去旅游;我们的身体虽然很累,但这一年却是我们收获最大的一年,正因为这许多磨难,让我们与上帝的关系更近了。

在打工之余,他还去教会,尽心尽力服侍,我也做了教会儿童主日学的老师。我们常常一起牵手祷告,不管明天如何,我们始终充满感恩,感恩上帝给我们这一切别样的体验,让我们在此过程中,一点点除去心中的偶像,按照上帝所教导的去行,学习顺服,把自己真正交托给主,让上帝来掌管明天。

然后,我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感情,不仅回到了从前,且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深了。现在我可以很自信地说——除了死亡,不会再有任何事情能把我们分开。

 

圣经教导说:“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以弗所书》5:22、25、28)作为一个曾经的女权主义者,过去的我对此绝不认同,而在我还不认识上帝的时候,上帝就把他赐给了我,一个有智慧的丈夫,让他一直带领我,慢慢走到上帝面前,最终走在上帝的道路上。

“亲爱的,作为妻子,我愿意低下我曾经自以为高贵的头,顺服你,如同顺服主!”——这就是我欠你的那句话。

 

作者现居云南。

 

 

5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