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美国是进步了还是堕落了?

基甸聊天:美国是进步了还是堕落了?

 

基甸聊天2016/7/8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olday.mp3

 

240reasons-cover

(《时代》杂志2016年7月4日封面,《就在现在庆祝美国的240个理由》)

 

几天前的7月4日,是美国的独立日,就是美国的“国庆”。美国这个国家已经建国240年了。通常美国的国庆节就是爱国气氛最浓的日子。但就在今年这个国庆的日子,却有一些左派人士在推特上用“美国从来都不伟大”(America was never great)的标签刷屏,这等于是一个口号,很明显是刻意跟川普“让美国重回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竞选口号针锋相对。

 

美国以前是不是曾经很伟大?今天的美国是不是已经不再伟大了?这是大家如今在热烈讨论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因为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

 

推特上这些左派人士说美国这个国家和她的文明是“建立在种族灭绝和奴隶制度之上的”。这个当然是有一些夸张。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美国历史上确实有白人赶杀印第安人的事情,也有过黑奴制度(南方的蓄奴),等等。但是我们一般的人今天在美国庆祝独立日的时候,我们当然不是在庆祝美国历史上这些污点,虽然我们也不否认美国历史上确实有这些问题。美国国庆的时候,在咱们中国人的微信朋友圈里面,很多人都在贴《独立宣言》。为什么贴《独立宣言》?因为《独立宣言》代表了美国的立国理念和精神。这是美国人在国庆的时候要庆祝的。这些美国最重要的理念和精神,包括信仰自由、人权、公义、平等、宪政民主、移民开放,等等。

 

我想可以说美国曾经是相对的伟大,现在也还有她相对伟大的地方。但是这个所谓“相对的伟大”,我认为最主要的还不在于经济或军事的强大,而是在于这个国家的 “软件”,就是她的理念和精神的部分,也在于这个国家的人民的一些特质。美国人是由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不同信仰和文化的群族组成的。美国的相对伟大,是跟美国人是有关系的。美国人比较勇于创新、守法、诚信、幽默、宽容、特立独行、热心公益和慈善事业、自信、坚韧、有正义感和怜悯心,这些都对美国的相对伟大有贡献。所以美国的相对伟大是在于她的价值观、发展的潜力、创新的能力,而且她有不断自我修正与完善的能力。所以一些左派过分地贬低美国的这些优点,我觉得还是有点偏激了。

 

但是到底我们应该怎样看待美国的历史和现实?我想一般人会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就是“今胜于昔”,现在永远比过去好;另外一种就是“今不如昔”,过去永远比现在好。美国的自由派/左派不太喜欢被称为“自由派”(liberal),所以他们会自称是“进步派”(progressive)。这是一种“进步主义”,侧重于历史的进步,他们相信历史永远在前进。所以这一派的人比较倾向于相信今胜于昔。而保守派/右派比较看重稳定,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相信今不如昔,常常会怀念“过去的好时光”。

 

我相信这两种看法都可能会偏激——如果我们太强调其中一点的话。人类历史当然会演进,但是演进、向前发展(progress),不等于就是“进步”(progressive)。人类几千年的历史表明人性里面的一些“幽暗”其实几千年也没有多少变化,没有多少改善。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物质、科技已经高度的发展、高度的发达,但是我们看到还是有战争,还是有饥荒。科学技术让人可以拥有很多的电子产品,表面上好像这些都能帮助人交流、沟通,但是我们也看到今天反而有更多的人心灵非常孤独,好像抑郁症、自杀等等也越来越多。所以我想我们不能太天真地相信“明天(就一定)会更好”。

 

但是另一方面,我想过去也不是什么都好。确实,很多时候,当我们对现实不满的时候,当我们看到今天社会、文化中里面很多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很容易产生这种“怀旧”的情绪。(实际上川普的民粹主义也诉诸于人们的怀旧。因为人们相信美国堕落了,美国现在不再伟大了,所以他承诺要带领美国人,重新让美国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是人性里面很普遍的现象,不光是美国人这样,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这样,就像在中国也有人怀念毛时代,等等。

 

但是过去真的是那么好吗?很多时候我们其实是把过去过分的美化,在想象当中把过去浪漫化了。这些左派在推特上说的一些事情,确实是历史上有的,像白人侵占印第安人的土地、蓄奴,包括修铁路的华裔工人被剥削、被压榨,二战期间还有一些日裔美国人被非法拘留,等等。美国历史上真的有种族主义的问题,有帝国主义的问题。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看不到这些。

 

有的时候我觉得基督徒更容易陷入这种“过去的好时光”的陷阱里面。因为随着美国越来越世俗化,公立学校不能再有祷告,堕胎和同性恋今天成为被大多数的美国人接纳的事情,反堕胎、反同性婚姻的基督徒变成被边缘化。所以,很可以理解,常常我们基督徒也会有这种怀旧的幻想,觉得以前更好。

 

我感觉我们中国的基督徒也特别喜欢讲“美国堕落啦”、“美国堕落啦”。但是我们在讲这些的时候我们是在讲什么?我们是在讲美国以前很好,对吧?其实这是对过去的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美国历史上确实是有刚才讲的这些问题,即使在基督教里面也有问题。比如说我们基督徒都知道清教徒很敬虔、很好,清教徒的传统是非常好的。但是即使在清教徒当中,在历史上也有“女巫审判”的事情。在美国历史上的过去,教会也有很多软弱的地方,也出过好多丑闻。所以我想我们也不能太过天真地、盲目地去怀旧。圣经里面《传道书》7:10 说:

 

“不要说,先前的日子强过如今的日子,是什么缘故呢?你这样问,不是出于智慧。”

 

这是在提醒我们,真正的智慧不是太天真地怀念“过去的好时光”。

其实基督徒跟那些进步派人士一样是相信历史会向前演进的。但是我们不会太天真地觉得永远是今胜于昔,因为我们对人性的幽暗有足够的警惕。对我们基督徒来说,在历史里面是交织着两个国度的演进和发展:一个是上帝的国度,一个是地上的国度,这是两个不同的国度。因为人的罪性,地上的国度会堕落、会败坏,在上帝最后的审判之前,这应该是地上的国度的趋势。但是,也因为上帝的恩典救赎,上帝在历史中仍然掌权,他的国度会继续发展,他的教会继续成长,我们一代一代的基督徒在地上会面临不同的挑战和困难,我们基本上都是在这样的困境里面,在我们所处的时代为福音做见证。

 

美国有一位神学家叫瓦克斯(Trevin Wax)。他说:

 

“基督教没有过去的‘黄金时代’,只有由一代一代破碎的罪人构成的传承之链,我们被上帝的恩典救赎,并被赋予将福音传递给下一代的能力。”

 

我们每一代的基督徒都蒙召要传扬福音,上帝把我们放在不同的时代,我们有不同的社会、文化环境。过去的基督徒有过去的基督徒要面临的挑战,今天的基督徒有今天的基督徒要面临的挑战。

 

美国历史上基督教的正面影响见证了基督教信仰对文化有转化、更新的能力。但是也有负面的影响,提醒我们上帝的国度跟地上的国度要分开,我们不可以把盼望建立在地上的国度上面。基督教信仰也不能与任何特定政党的理念等同,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基督教信仰也不是用来“救国”的,不是用来帮助地上的国度繁荣昌盛的。基督福音的目的是上帝要“救人”,上帝的心愿是每一个时代的罪人都能悔改归正,与上帝和好。那才是人类最终极的希望。

 

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4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