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中的警醒——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u=3325903878,2271463144&fm=21&gp=0

当我们拥有许许多多“珍宝”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那个人生终点站。

 

 

文/高伟川

 

 

维米尔(Jean Vemeer,1632-1675)是17世纪中叶荷兰最杰出的画家之一,有些人认为,在欧洲美术史上,维米尔和凡高的命运有些相似,因为他们在活着的时候都很寂寞,作品也不为人知;死后,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却极高。

也有美术史家认为,在西欧绘画史上,维米尔算是最朴素、最宁静的画家。他和同时期的一些画家,如特尔包希、胡赫、斯廷、梅初等人,都主要从事室内题材的绘画创作,画幅的尺寸都不大,故被时人称为“荷兰小型画派”。但他比其他几位画家在艺术格调上要高得多。

 

 

无言的爱随处可见

 

维米尔擅长创作表现市民日常生活的风俗画,也创作风景、肖像和其他题材的油画。其有名的作品如《持天平的女人》、《倒牛奶的女佣》、《戴珍珠耳环的女孩》、《读信的妇人》等,结构精致,色调和谐,在表现室内的光线和空间感上独具特色。

虽然维米尔留下的作品并不多(约40多件),但仅此就足以使他在欧洲绘画史上占有一席显赫的位置了。他善于在小画框中创造一种纯净且富于诗情画意的美。他的作品至今仍悄悄地影响着我们的思绪,滋润着我们的心灵,因为那说不清的恩典、无言的爱,就在其中,随处可见。

《读信的妇人》是其作品中较大的一幅(高83厘米×宽64.5厘米)。在一所窗明几净的房子里,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窗前读信。整个房间沐浴在温暖和煦的阳光里,室内的布置典雅、朴素又宁静、安适,没有市井的嘈杂。

画面中,金黄色的帷幔悠然下垂,铺着花绒毯的桌上放着果盘,暗红色的窗帘垂在打开的花格窗子上,画面中好似传来悠扬而轻柔的音乐声,又好似清纯的呼吸声。

 

 

平静中的严肃反思

 

《持天平的女人》表达了一种温柔朴素的女性美。一个美丽的女人正用天平称量着桌上的珠宝。她神态宁静,定睛于手中的天平。窗外的日光照射进来,落到房间里,一切都那么自然、宁静,无声无息。但是,人们除了会注意到闪烁的珠宝散放在桌上,也会很快看到女人背后墙壁上的一幅画。那幅背景画描绘的,正是耶稣基督施行末日审判的那一幕,场面震撼人心。

这个巧妙的配合,实在是妙不可言。一个伟大的属灵信息显现于其中:“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个人所行的报应他。”(《启示录》22:12)

画家将其笔下的人物与画中之画的主题,形成鲜明而强烈的对比,这是何等奇妙的构思!作品分明在对你我说话:生活虽然平凡如水,在不知不觉间流走了,日日如此,天天如此,一切如常,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也没有惊心动魄的巨变,但平淡中却隐藏着非凡与超然。生活,需要朝向那个神圣、永恒的目标与方向。

身处末日审判临近的时刻,我们需要认真地思考:我们现在在哪里?将来会怎样?你我是否能安然享受平凡、宁静的生活?我们手中的珍宝究竟有多少价值?哪一个更重?当我们拥有许许多多“珍宝”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那个人生终点站。

在我们意想不到的时候,上帝所定的日子就会来到了。它不会受我们信与不信的影响,现在是我们趁早甦醒的时候。

当我们用心聆听了真理的话,当我们心灵的眼睛睁开的时候,我们就看见耶稣基督的“那日子”实在是一天天地临近了,正如耶稣所许诺的:“是了,我必快来。”(《启示录》22:20)

 

 

作者来自北京,原为画评家,后读神学院,现居加拿大温哥华。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