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后,故地重游

201303131320251498937944

我做梦都没想到,以后也会成为基督徒。

 

 

文/朴人

 

 

因参加密苏里大学统计系建系50年庆典,我回了一趟母校。

2001年春季,获得硕士学位后,我便离开了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城;再回去时,已是2013年秋季,12年后了。

 

 

我不太认识它

 

哥城是我来美国后居住的第一座城市,对我和我的一群老同学们来说,这是一个让人倍感亲切的地方,如同故居。这里四季分明,春花冬雪,郁郁葱葱的盛夏,金黄色的秋天,红色的砖房,高远的蓝天,热情的居民和路上陌生人投来的微笑,都常常让我觉得,这里就是人间天堂。

做学生时,因要完成期末考试作业,偶尔会忙到凌晨三四点。那时小鸟们已经醒了。在从办公室到宿舍的一路上,听到无数只鸟儿在鸣叫歌唱,置身鸟的天堂,其感受很难用言语去描述。

这次去哥城之前,我和当年的老朋友谢莉和克莱格联系,他们帮我找到一个住处,是惠媛姐妹家,惠媛和新婚的丈夫正好回国。住在隔壁的晓庆姐妹,虽和我刚认识,却把我照顾得非常周到。

我一个人享用那间简朴又精致的公寓,在夜晚聆听着城市里的雨声。当年,住在哥城的时候,我还不会开车,常常步行。这次回去才发现,其实我并不太认识这座城市,它虽然不大,很多地方我却从未去过。

 

 

献给上帝的人

 

我以前居住的第一间公寓还在。我走进大厅,特意在那儿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感慨万千。

老友谢莉和克莱格仍租住底楼的大房间,并提供给国际学生聚会用。这里常常是很多新生的第一站,在楼下聚会方便了很多人。

星期五晚上,参加完系庆宴席后,我提前离开,去参加克莱格的查经小组。和当年一样,很多学生周五到那里去了解美国文化,学英语,学圣经,提问题。

自从信主受洗后,已过去十多年了,我对圣经的熟悉程度已比当年好了很多。但这次,我更加钦佩克莱格的解经能力:迅速准确,深入浅出,既切近实际,又不偏离圣经涵义。

克莱格17岁信主。此前,他很热忱地和一个极端政治组织通信往来。有一天,他告诉父亲,要出远门和那个组织里的人见面。不想,一向慈爱的父亲大怒,一拳把他打下楼梯,告诫他若要住在这间屋檐底下,就要遵守这里的规则。克莱格想想自己还未成年,不能合法独立,便打算住到18岁再说。

不久,有人邀请克莱格去教会,他同意了。当时,他对做基督徒并无兴趣,却想去教会拉些人参加他的组织。谁知,那天听牧师讲道时,他被圣灵感动,信了耶稣。主耶稣既救了他,他就决定把余下的一生奉献给主。

他和谢莉是神学院的同学,他们在哥伦比亚城专门从事对国际学生的宣教工作。许多国际学生因他们而信主,得了救恩。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便全心投身于天国事工,有了很多属灵的儿女。

如今,克莱格夫妇都已过60岁,身体各样的病患也慢慢地出现了,却还没到可以领政府免费医疗的年龄。他们买了最便宜的可以通过奥巴马医疗要求的保险,全心依靠主。

 

 

蒙福之地与人

 

当年,凯乐伦由教会安排,陪我练英语。我刚到美国,英语听力和口语亟待提高。那一次,尚未和凯乐伦谋面,她便给我打电话,约我周末住到她家去,因她平时总是很忙。

那时,我做梦都没想到,以后也会成为基督徒,但已认识了克莱格夫妇,也参加过他们组织的活动,认为由他们介绍的人是可以信任的。于是,周末我就到了凯乐伦家。她住在离哥城半小时车程的布恩维尔小镇上。房间不大,但布置得精美洁净。吃过晚饭后,她教我烤蛋糕。怕我晚上冷,入秋来第一次开了暖气。

第二天清晨,她带我去骑自行车,我于是有机会欣赏布恩维尔的美景。居民们的房子,和我在明信片里看到的美国乡村小镇的风景很像。那时正值秋季,树叶红橙交加,十分美丽;大清早还有一层薄雾。我如入画中。

凯乐伦又开车带我和她的孩子们去教堂听道。途中,她把车停下来,指着一块地告诉我,那是小镇的公墓区,她已故的丈夫就葬在那里。我扭头看去,只见不远处有几棵大树耸立,在阳光的照射下,树叶金黄。

凯乐伦中午要去邻镇参加一个乐队表演,便找了一个朋友把我送回了哥城的住处。归途中,我饱览了美国中西部农村的美丽风景。小车在乡村的小路上上下疾驰,沿途不时可以看到一些房子后有苹果树,离路边不远,没有设任何篱笆。果子或绿或黄,似乎举手可摘。

后来,凯乐伦嫁给了医生约翰,就搬到哥城居住。约翰的妻子患白血病去世,她刚过世一年,约翰就要再婚,他的朋友因此多有不满。倒是他亡妻的父母竭力支持他:约翰和我们的女儿曾有过幸福的婚姻,他想要再重复那段美好的经历,我们愿意支持他!于是,孤独了近10年的凯乐伦,一下子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两家合并起来有6个小孩,现在都已成家了。现在,凯乐伦已幸福地当上了奶奶。

 

 

哥城也在变化

 

刚到哥城时,几乎看不到有超过两层的楼房。那时我虽诧异,感觉却甚好,因为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读书时,大学约有2万学生,居民有5万,全市总人口约有7万。平时一有节日游行之类的活动,很多人都会去参加,非常热闹。

2013年,大学生的人数几乎翻了一倍,城市人口猛增,又新造了很多高层公寓房。大学附近有一栋公寓高楼,快建好了却被烧掉,原因未知,估计是有人故意纵火。人多了,校园的住房住不下,很多人要住在校外,于是校园里有了公共汽车,多了不少繁华的景象和嘈杂的声响。

统计系系庆50周年的活动是连续听3天的统计学讲座,再加上星期五晚上的晚宴。会中,我遇见了当年的硕士课题导师,理查德·麦德森。他已退休,但还在统计系半职工作,另外半年时间住在国外。

他刚看见我,便喊出了我的名字,并告诉我这纯属运气。当年,他听说我已找到工作,立刻要放马让我毕业。我工作后,在波士顿受洗归主,把洗礼见证电邮给他。他看后很高兴,其程度远远胜过看我写的硕士论文。

 

原来也是弟兄

 

会议结束后,该回去了。在南卡某大学工作的学弟说他可以载我去机场。他是在我毕业后才入校的,此前未见过面。

车还未开出哥城,他便开始向我传福音。我告诉他,我已经是基督徒了。一问才知,他前一年受朋友邀请,去听福音音乐会,又参加了几次教会活动,并听了朋友们的见证,受感动,便信了主。

受洗半年多,他已经能背下圣经里的3卷书。前一天晚上,在克莱格的查经小组,他向许多同学传福音。我对他的成长速度很觉惊讶。他说已故的外婆就是基督徒,她不认识字,就叫孙儿们把圣经读给她听;但记性又不好,有些章节给她读了很多遍,孙儿们都能记住了,她却还记不住。

我不由得赞叹那位外婆的智慧。想来,上帝记念了她的祷告,把她的外孙纳在了生命册上,让他接受了永生的福分,愿学弟将来能被主大大使用。

 

 

作者现居加州圣地亚哥市。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