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青春之八∶生命,竟然一瞬即逝

文/白天

上大学以後,我就决定重新开始,重新开始生活,最重要的是重新开始爱情。

我没有一张高中以前的照片,没有跟任何一个小学同学、初中同学联系过,甚至上大学以後就很少回家,很少回到我生长的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有让我一直想忘,但是会一生自责的事。

“非典”下的爱情

记得初三那个夏天,阳光出奇的刺眼。因为“非典”的到来,全国一片寂静,生活在恐惧和口罩当中。我家一个月之前刚来了北京亲戚,家人出去都被看作病毒。我上学也受到老师的特别照顾。中药多喝两碗,口罩多戴一个。

在这种时候,我还不争气地感冒了,不停地咳嗽。那时,咳嗽的人跟瘟疫没什麽两样,会被隔离,跟已经发病的人关在一起,只能每天无所事事,等待经过重重消毒的医生或者护士送来吃的。

在那种情况下,没病都可能会被传染,或隔离出精神病来。爸爸妈妈为了避免我被隔离,就给我请了假,谎称阑尾炎发作,在家足足呆了一个月。

在那一个月中,我遇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每天来我家给我补课,跟我讲学校里谁谁谁感冒了、被隔离,谁谁谁成绩上升了或者下降了,老师又表扬了谁谁谁,批评了谁谁谁。

一个月以後我回到了学校,正常上课。尽管我们不在一个班,但是我们因为共同的理想而努力,最後双双考上了我们约定的那所重点高中。尽管学校禁止早恋,可是老师也默认了我们这场互帮互助的懵懂爱恋。

生命原来如此脆弱

即便事情过去了5年多,我还是常常在梦里,梦见过去的点点滴滴∶与Y一起牵手走在长江大堤上;他被江水泡得浮肿的身体;他爸爸沉重的叹息和他妈妈快要哭瞎的双眼;我多次累得晕倒在急救中心门口;得知事实後再次昏厥┅┅一遍又一遍的打击,让我变得狂躁而哀伤。

曾经我们约定一起考上北大,曾经我们说过一辈子在一起。可是,为什麽我们的爱,竟然成了悲剧?

那天天气不好,阴阴的,还下著点小雨。我和他心情都不太好,大吵了一架。吵架的内容,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一生气,骑车离开了。等他一走,我就後悔了,不停给他打电话。可他始终不肯接,20分钟後还关了机。

我想,我俩应该给彼此时间,好好冷静一下,也就没再打给他。可是两天下来,我都没有接到他的一个电话、一条短信。於是我开始到处找他,不停地打电话给他朋友。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一个星期过去了,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任何音讯。

除了等待,我没有别的办法。又过了几天,我看到巴渝都市报上的消息,一高中男生从乌江大桥跳下,一天前尸体被钓鱼农民发现。

这个男生就是他。这条消息顿时在同学中传开来,大家都伤心无比,都想知道他如此阳光帅气,怎麽会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不敢给任何同学打电话。我试著拨打他家电话,可是电话迟迟没人接听,一次、两次、三次,都是这样。我又疯狂地拨打他朋友的电话,他的好友告诉我,你别再问了,等他火化了,你再去祭拜他吧!

後来我偷偷跑到停尸房,通过一个在医院工作的阿姨的关系,看了一眼他浮肿的完全变样的尸体。除了伤心,我更多的是自责∶如果我没有跟他吵架,如果不是我的任性,如果不是我的不懂事,他现在还应该和我一起,幸福地坐在高中的课堂上,为我们的北大梦想努力。

我偷偷去了他的葬礼,远远地看见灵堂上,挂著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他保持著一贯的笑容,就像他每天早上买好豆浆等在我楼下,看到我来时一样高兴。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不敢看同学的眼睛,不敢看他父母的眼睛,不敢告诉他们,他自杀之前跟我吵过架、生过气。我只偷偷看了一眼就迅速逃走,回到家里哭得昏天黑地。

我第一次知道了,生命原来可以如此脆弱,生命原来可以一瞬即逝。

自责就像山一样

高中三年,我每天都拼命地学习,雷打不动地从早上6点,学习到晚上11点。中午和下午的吃饭时间,也限制在10分钟之内。只要我一停下来就会想到他,就会自责内疚,就会狂躁哀伤。

就这样过了3年,高考填志愿时,我毫不犹豫地填了北大。就算落榜,我也会坚持复读,直到有一天我进入燕园,实现我们约定的梦想。

进入北大之後,我每天泡在图书馆(尽管有时并不想读书),买各种有关或者无关的书,下载各种好看或者不好看的电影。我尽量将自己的时间填满。晚上就靠安眠药来维持睡眠。因为我害怕闲下来就会想到他,就会被无尽的悲伤和恐惧吞噬。直到这学期,我才开始慢下脚步,一个人坐下,回忆这件悲伤的事。但是自责还是像山一样,压得我透不过气。

上学期我主动追求了一个男生,只因为我觉得他们很像,以致於我经常将他当作Y。

看了很多心理方面的书,可是所有编织起来的理论,都会在我不经意间看到男朋友的某个动作,某个像他的动作,而全盘崩溃。

第一次将这件事说出来,感觉心里面轻松了很多。这是5年来,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将这件事当作了一种过往的“经历”。

生命到底有多轻,到底有多重?为何我背负得如此沉重?

老师,期盼您在百忙之中能够给我回个邮件,我希望得到您的帮助,哪怕只是一句简短的话,或者一张图片,因为您给我信任、温暖的感觉。

老师的分析∶

对生命的珍重和对生命价值的理解,是我们每个人和整个社会,都需要学习的东西。面对每天新闻报导中,因各种原因而逝去的生命,我们未必有很深的感受。也许直到至亲过世,我们才意识到死的存在,才体会到死亡的打击。而且,为了活下去,我们需要遗忘。但这种遗忘,再次把我们带入“死亡不存在和不曾发生”的自欺之中。

白天同学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深深体会到了生命的脆弱。她希望以我们文化传承下来的方式──遗忘,来逃避面对死亡。然而她做不到。她想忘却,她忘却不了;她想逃离,却无处可逃,因为她有一颗难以麻木的心,有一份难以忘记的情,有一种难以释怀的悔。

一份年少时短暂而美丽的爱恋,因为脆弱,因为缺失必要的帮助,而化为了永远残酷的回忆,也化作无穷的哀伤、自责、内疚与恐惧,还有无穷的“如果”∶“如果我没有跟他吵架,如果不是我的任性,如果不是我的不懂事┅┅”如何走出残酷的记忆?如何放下沉重的情感?如何释怀这些如果?

疯狂地学习,可以吗?不停地读书,能行吗?无休止地看电影,如何呢?安眠药,有帮助吗?心理学,有效吗?永远不回家、不回到有惨痛回忆的地方,行得通吗?一切可能的方法,都被白天同学尝试过了,都没有用,“自责还是像山一样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毕竟那是真实相恋过的人,毕竟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毕竟失去的是不可挽回的生命。

然而,究竟要怎麽办?真的能有新的开始吗?

我们的课程仅仅是个序幕,我们的课程带来了希望。

5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