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初现──一个自闭儿母亲的自述

文/刘帆

那个主日,在教会里,我的Harry安安静静地跟著别的孩子走到台上,一起背诵《诗篇》23篇。他背诵时,声音特别大,胖胖的身子随著背诵的节奏晃来晃去。时而,他回头看看背後银幕上的自己,不时地对著镜头招招手。

台下,有人看著他直笑,也有人不时地擦著眼泪。

看起来,这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演出。但对从小患有自闭症的Harry来说,却是一个零的突破、质的飞跃!

“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诗篇》118∶24)这13年来,我彷佛走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夜,终於看见了黎明前曙光初现。

黑夜中的挣扎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体会到自闭儿母亲的心情。的确,拥有这样的孩子,承受最大痛苦和压力的,莫过於母亲。她不仅要每天面对孩子无法自制的脾气∶摔东西、尖叫,甚至攻击别人,或伤害自己,而且,还得面对周围人的眼光和论断∶“她知道怎麽教孩子说话吗?怎麽这麽大的孩子还不会与人交流呢?”“她的遗传基因有问题吗?她怀孕时或孩子幼小时,做过什麽不该做的事吗?”“她这个妈妈怎麽当的?她怎麽就不花时间管教孩子呢?”

可谁曾看见,她在家中的付出呢?有多少自闭儿的母亲,在孩子连续尖叫、哭闹了半个小时以後,还得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控制局面?又有多少母亲,在追著孩子不停地跑了大半天後,仍需马不停蹄地处理下一个难题?

曙光初现──一个自闭儿母亲的自述
Harry在五岁时就被诊断为自闭症。他现已13岁了。在这漫长的八年中,我们找过不少的医生,试过不少的药物。然而,医学界至今对自闭症束手无策,药物也只不过起一点点安眠、镇静的作用。我上网查询过这方面的资料,也买过书,但是这些书籍和资料,都只谈到自闭症的症状,却鲜少提供方法和建议。

无望中,我和先生一起发牢骚,互相指责。於是,夫妻的感情也渐渐步入枯竭,甚至形同陌路。那时,我们住在风景优美、四季如春的美国圣地亚哥城。这是一个天堂般的海滨城市,我们却过著如同地狱般的生活。

当时我们早已是基督徒,但在漫长的八年中,我们却从没有走进教会的大门。我们只相信自己、依靠自己。这正应验了圣经中的话∶“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篇》16∶4)

耳濡目染学祷告

我想出了一个推卸责任的办法∶把小儿子Harry交给国内的父母,把大儿子扔给先生,自己搬到离家一百多英里的地方去读书。我想,我已没法拥有正常的孩子,我的婚姻也名存实亡,但至少,我还可以读书,将来可以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这是我与命运抗争的最後挣扎,我也准备接受这个家将会分崩离析的最坏结局。

然而神一直都在保护我的家庭,让我和先生在对婚姻无望的时候,因为在神面前发过的誓言,不提“离婚”二字。而且,先生毫无怨言地负担起我读书、生活的一切费用,并承担了“又当爹、又当娘”的重任。毕业时,先生拉著我的手,慎重其事地说∶“还想和我过下半辈子吗?那麽,我们搬家吧!让我们在新的地方重新开始吧!”

不久,先生在北加州矽谷找到一份工作。2000年的夏天,我们搬到北加州。那时,母亲为了帮助我们,也来到美国。由於她不懂英文,又不会开车,我担心她的日子太寂寞,於是在家的附近,给她找到一家华人教会。

没料到,一向对宗教不感兴趣的母亲,却在几个月中受洗信主,还劝我每天要为Harry祷告!

几年以後,大儿子也要求受洗归主,态度还十分坚决。这使我大惑不解。

我虽然名为基督徒,其实还处在半信半疑的状态之中。但跟母亲、儿子去教会,耳濡目染之下,我也学著为孩子祷告,每天用一两分钟向神祈求,就算把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几年下来,Harry的变化并不大,几乎还是没有什麽学习能力。十几岁还不会和人对话,一到公共场所,他就会兴奋地拍手、尖叫、四处乱跑,甚至还会对人吐口水。渐渐地,我很怕带他去教会或小组聚会,因为我发现,人的爱其实也很有限,我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重担。

等候在寂静清晨

2004年初,我落入极端沮丧的情绪里。

教会中有一对传道人夫妇,特别关心我,借给了我两套录音带,《等候神》和《神做事的法则》。有一次,我在车中听《等候神》,不知道为什麽,我的眼泪就一直往下流,最後忍不住放声大哭──并不是因为我感到悲伤,而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柔情,发自心的深处。

不久,每天到了清晨四点,我就会突然醒来,辗转反侧,怎麽都睡不著。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个多月。我把这件事告诉那位传道人太太,她说∶“你不是听过《等候神》的录音带吗?这是神在呼唤你起来亲近他。”

真的吗?神会用这种方式靠近我吗?这未免太玄乎了!

我原打算对传道人太太的话置之不理,但那个晚上,我突然感到全身软绵绵的,好像大病了一场。我无助地躺在地毯上,望著天花板对神祷告∶“主啊,请饶恕我不顺服的罪。明天清晨,我一定赴约。但我要一个确据,请明晨五点整叫醒我,而不是平时的四点钟,我就知道这呼唤是来自你。”

次日清晨,我醒来,床前的数码钟清楚地显示五点整,一分不差。哇!真神呐!

我起床,走到空空的客房中,问∶“主啊,我来了。你要我做什麽?”

此时,一个意念从心里一闪而过∶“You don’t need to do anything, just be withme(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只要与我同在)。”

我很吃惊,但又觉得这未免太抽象了!於是我拿出一张敬拜CD,放入唱机中,寻找与神同在的感应。

敬拜的歌曲划破寂静,我突然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歌中唱著∶“Jesus, be the center, be my hope, be mysong┅┅”随著歌声,一种柔和、温暖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房间。我看见床上坐了一个人,他忽隐忽现,影影绰绰。他彷佛像我脑海中一闪即过的幻像,飘逝後留下挥之不去的回味。他给我一种爱和慈祥的感觉,传递著无尽的安慰。

此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在外被人欺负的小孩,满怀委屈地跑回家,向父母寻求安慰。近日的挫折,不被接纳的伤痛,都涌到眼前,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想收也收不住┅┅

就这样,半小时在不知不觉中一晃而过。当眼前的一切消失,优美的歌曲仍在夜空中飘荡。我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但我知道,那是真实的。原来,神就在我的身边,他真的在等我,而且已等了很久、很久。

那个清晨,我告诉神,我愿意每天清晨等候他,希望他天天叫醒我。

神真的是信实!三年来,他没有一天失约。

我的生活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9)条精彩评论:
  1. “特殊孩子的母亲,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因孩子行为失控而沮丧。但是,神让我得到医治沮丧的良方。” 推荐给 @爸爸爱喜禾
    教养孩童2011-07-29 17:16 回复
  2. 感谢神
    a米米2011-07-29 17:41 回复
  3. 转发此微博:也许除了这些病孩子的母亲,没有谁能真的理解她们的艰辛和无助,很多人在歌颂母爱,可是他们还是没有真正懂母爱。
    透明摇曳爱2011-07-29 17:51 回复
  4. 很感动,也是对自己教养儿女的深深提醒!
    利未家的小鱼2011-07-30 09:25 回复
  5. 这是我们可爱的帆姐的真实见证!搜狐内在生活圈里,有更多她的见证!
    小艾的美地2011-07-30 13:09 回复
  6. 这是个极端的例子,好多人可以借鉴学习// @教养孩童 :“特殊孩子的母亲,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因孩子行为失控而沮丧。但是,神让我得到医治沮丧的良方。” 推荐给 @爸爸爱喜禾
    向阳的小屋6662011-08-02 12:43 回复
  7. // @教养孩童 :“特殊孩子的母亲,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因孩子行为失控而沮丧。但是,神让我得到医治沮丧的良方。” 推荐给 @爸爸爱喜禾
    蒙恩的小分子2011-08-13 15:58 回复
  8. 同一个世界,同一颗心愿--让每一个生命更光彩,让每一颗星星更璀璨!
    星儿的世界2011-09-24 20:24 回复
  9. 每一次的落泪并不是因为我感到悲伤,而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柔情,来自于主,来自于天父。
    温暖-温暖2011-10-13 23:4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