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可以排演的短剧(圣经短剧﹕外邦元帅蒙恩记)

圣诞可以排演的短剧(圣经短剧﹕外邦元帅蒙恩记) 文/南乡子 第一幕﹕吓人的绝症 [乃缦上] 乃缦﹕大军南征胆气豪﹐得胜本应乐逍遥。可惜身上痒得很﹐只好伸手挠啊挠(作挠痒的动作)。 我就是乃缦元帅﹐这些年来南征北战﹐为亚兰国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这次出征﹐又是所向披靡!无奈突然得了讨厌的皮肤病﹐真是苦不堪言啊! [乃缦夫人上] 夫人﹕元帅! 乃缦﹕夫人! 夫人﹕恭喜元帅平安归来!(前后﹐上下仔细打量)啊呀,老公啊,你好像消瘦了不少! 乃缦﹕嘿,别提了!最近全身皮肤又痒又痛﹐难受极了。现在有些地方皮肤都变色了﹐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挠挠﹐露出手臂上的皮肤给夫人看) 夫人﹕(惊讶)真的﹐皮肤怎么这么白﹐像雪一样﹖找随军医官看过了吗﹖ 乃缦﹕随军医官都是蒙古大夫!治治头昏脑热、肚痛腹泻还马马虎虎!他们连这是什么病都搞不清楚! 夫人﹕那怎么办﹖ 乃缦﹕夫人别急。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快马禀报﹐请大王派御医诊断﹐我想御医就要到了。 [御医上] 御医﹕元帅﹐大王知道您贵体欠安﹐特派我来给你看看。 乃缦﹕(拱手)感谢大王恩典! (御医观看乃缦面色﹐观察手臂上皮肤﹐沈吟半刻﹐面露惊讶之色) 夫人(打量御医神色﹐忐忑不安)﹕元帅得的是什么病﹖很麻烦吗? 御医﹕元帅﹐夫人﹐在下不敢隐瞒,元帅所患的是极为可怕的疾病﹐名叫大麻疯。 夫人﹕啊﹐大麻疯﹖ 御医﹕没错﹐ 得这病的人先是又痒又疼…… 乃缦(点头)﹕对﹐对﹐就是又痒又痛。 御医﹕然后身体日渐消瘦﹐某些部位的皮肤变白﹐再后来肌肤溃烂﹐蔓延到全身﹐最后就……(摇头) 夫人﹕(急促)你是说这样下去会死吗?那怎么办﹖如何才能治好呢﹖ 乃缦﹕(期待)是啊﹐你既然知道得这么清楚﹐想必有医治的办法吧﹖ 御医﹕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得麻风病要死,这都是没办法的!我治了一辈子病﹐还没见过大麻疯能医好的! 乃缦﹕(惊惶)啊!你是说这病是不治之症﹖难道我必死无疑吗﹖ 御医﹕元帅﹐请原谅小的无能!我这就回去向大王禀报。 [御医下] 乃缦﹕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像我这样的成功人士﹐怎么会在一帆风顺、年富力强的时候,突然得这样的绝症呢﹖我还有许多雄心壮志没有实现啊!怎么办呢? 夫人﹕元帅不要太着急。听咱们家中那位以色列使女说﹐在撒玛利亚有位神人。咱们去求这位神人吧,他一定有办法医治你。 乃缦﹕夫人﹐你大概是急晕了?如果以色列真有这样的神人﹐还会被我们打败吗﹖ 夫人﹕元帅﹐这位神人的师傅,就是当年在迦密山与巴力先知斗法的伊莱贾。他在以色列行过许多神迹﹐全以色列的人都知道。 乃缦(半信半疑)﹕是吗? 夫人﹕有个以色列妇人﹐丈夫去世了﹐家中只有一瓶油﹐根本没办法还账﹐只好准备把自己的两个儿子给人抵账。这位神人吩咐她借来许多空器皿﹐用那瓶油倒满了她借的全部器皿﹐她靠卖油还清了债。 乃缦(似乎被打动)﹕嗯﹐听起来挺神奇的。 夫人﹕还有一次,遇到大饥荒,他的门徒误采了有毒的野瓜放入汤中﹐结果整锅汤都有毒了。这位神人拿了一点面来﹐就这么往锅里一撒(作撒面的动作)﹐汤就变得没有毒了。 乃缦(迫不急待)﹕真有这样的事﹖赶快将使女叫来! 第二幕﹕侍女出主意 [乃缦使女上﹐面向观众] 使女﹕以色列的小女子﹐掳到亚兰作奴隶。乃缦家中当丫环﹐服事夫人很尽心。 我本来是以色列人﹐几年前被亚兰军队掳来大马色﹐一直在乃缦元帅的家里作使女。元帅夫人对我还不错﹐而且很喜欢听我讲以色列的事情。 使女﹕(走向乃缦﹐夫人)元帅!夫人! 夫人﹕你不是告诉我,在以色列有位神人吗﹖元帅得了麻疯病﹐神人有没有办法医好﹖ 使女﹕元帅﹐夫人,在我的家乡﹐确实有位神人伊莱沙。耶和华神给伊莱沙能力,让他行了许多神迹奇事﹐我就听过他使死人复活。 乃缦﹕是吗﹖快说来听听! 使女﹕伊莱沙在书念受到过一个妇人接待。有一天伊莱沙对妇人说:明年这个时候﹐你一定会抱一个儿子!这位妇人听了很高兴﹐但不敢相信﹐因为她丈夫已经老了。没想到﹐第二年她真的生了一个儿子。她和丈夫可高兴了! 夫人﹕他们肯定乐坏了! 乃缦﹕(不以为然)老来得子当然开心。不过﹐随着物质条件的改善和医疗水平的提高﹐高龄父母会越来越常见﹐所以很可能是巧合﹐并不一定是神迹嘛。而且这与死里复活有什么关系呢﹖
< br />
使女﹕元帅莫急﹐我正要说呢。那孩子一天天长大了﹐有一天突然感觉头好痛、好痛。他父亲、母亲也没有办法﹐找不到Tylenol﹐也找不到Advil﹐到中午的时候,孩子就死在母亲的怀中。 夫人﹕孩子的母亲一定伤心欲绝、痛不欲生吧﹖ 使女﹕没有。她并没有声张﹐甚至没有告诉丈夫,孩子死了。她把孩子放在床上﹐然后找到神人伊莱沙。神人来到孩子房里﹐先向耶和华神祷告﹐然后伏在孩子身上﹐口对口﹐眼对眼﹐手对手。 乃缦﹕后来呢? 使女﹕孩子的身体渐渐温暖过来﹐打了7个喷嚏﹐ 就睁开眼睛活过来了! 夫人﹕太神奇了! 乃缦(点头)﹕这真是不可思议!(充满期待)既然这位神人有这样的能力﹐你说他能医治我的大麻疯吗﹖ 使女﹕回主人的话,主权是在耶和华神的手里﹐我没有把握! 乃缦﹕(转向夫人)夫人﹐你觉得这使女的话可信吗? 夫人﹕这位使女来到我们家后﹐一直很忠心地服事﹐从不讲假话。我相信她说的。与其在这里束手无策﹐不如去求这位神人。元帅﹐你说呢? 乃缦﹕唉﹐那就走趟试试吧!(对门外)来人! [乃缦仆人上] 乃缦﹕赶快备好车马﹐多带金银礼物﹐以示诚意,我们启程去以色列﹐求神人医治我的病。 仆人﹕是﹐元帅! [乃缦﹐夫人﹐仆人下] 第三幕﹕国王的恐惧 [以色列王约兰上﹐垂头丧气﹐心事重重] 约兰﹕身为国王不潇洒﹐受人挟制无自由。问我心中多少愁﹖一江春水向东流。 我是以色列王约兰。唉﹐原以为当国王威风﹐当了以后﹐才知道有操不完的心。现在的亚兰国仗势欺人﹐总想找茬攻击我们。我寝食难安啊! [以色列王臣仆上] 臣仆﹕禀报大王﹕亚兰国元帅乃缦,带来了亚兰王亲笔书信在此。 约兰王﹕呈上来! 臣仆﹕是!(递上书卷) 约兰王(接过书卷,打开)﹕约兰王﹐我的元帅乃缦得了大麻疯﹐现在我打发他来见你﹐你务必立即、马上找人,完全、干净、彻底地治好他的病。如果他的疾病治不好,或者有任何耽延﹐将严重伤害到亚兰人民的感情﹐破坏亚兰和以色列国间的关系!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将由你来承担! 臣仆﹕大王﹐我看这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 约兰王﹕(叹气)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了什么!乃缦的麻疯病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我们来医治?难道他以为我们这儿是哈佛医学院吗﹖但是﹐如果我不把乃缦治好﹐亚兰王一定会以此为借口对我国宣战。(团团转)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臣仆﹕大王莫要惊慌﹐我们将他的病治好,不就行了? 约兰王﹕(没好气)治好就行了?你真是癞蛤嫫打哈欠,好大的口气!麻疯病明明是绝症﹐根本不能医治。如果我们能﹐诺贝尔医学奖早就得到了﹐还会再受亚兰王的气﹖乃缦的病只有神能医好。我又不是神﹐我能做什么? 臣仆﹕大王﹐不如让乃缦去见先知伊莱沙吧。他行了那么多神迹﹐或许会有办法。 约兰王﹕对啊!我怎么就忘了他呢﹖(对臣子)你通知伊莱沙﹐请他赶快来帮忙! 臣仆﹕遵命! [臣子下] 约兰王﹕(边踱步边嘀咕)伊莱沙会不会来呢?我哥哥亚哈谢为王的时候﹐曾经派五十夫长去请伊莱沙的师傅伊莱贾﹐伊莱贾不但没有接受邀请﹐反而让火从天上降下来﹐烧死了去请他的人。 听说伊莱沙可是跟他的师傅一样的臭脾气﹐不买权贵的帐。现在以色列大祸临头﹐但愿他为了国家﹐前来帮我。 [臣仆上] 约兰王﹕你怎么又回来了﹖ 臣仆﹕禀报大王﹐好消息!先知已经知道发生的事﹐差人带口信给大王。 约兰王﹕(大喜)他怎么说? 臣仆﹕他说﹕我已经知道乃缦元帅的事了。不必害怕﹐叫乃缦到我这儿来。耶和华神一定会让他知道以色列国中真有先知。 约兰王﹕太好了。我这就请乃缦元帅去见先知伊莱沙。 [约兰王下﹐臣仆下] 第四幕﹕约旦河沐浴 [乃缦与仆人上] 仆人﹕元帅﹐这就是伊莱沙的家。 乃缦﹕就是这里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亲自来拜访他﹐他应该出来迎接我啊! 仆人﹕稍微等一等吧﹐也许他马上就出来迎接了。 乃缦﹕你去叫门﹐告诉他﹐从亚兰来的乃缦元帅已经大驾光临了。 仆人﹕元帅你看﹐伊莱沙家的门开了。 [伊莱沙仆人基哈西上] 基哈西(转向乃缦)﹕这位是乃缦元帅吧﹖ 仆人﹕你的眼光真不错﹐看他长得这么帅﹐就知道他正是乃缦元帅。 乃缦﹕伊莱沙在哪﹖怎么没有出来迎接我﹖他准备什么时候来为我看病﹖ 基哈西﹕乃缦元帅﹐我的主人说﹕你的麻疯病很容易治﹐只要到约旦河里去洗7次澡就行了。蕯哟那拉、拜拜啦! [基] ]>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4)条精彩评论:
  1. 转发微博
    寄旅红尘2012-12-10 12:34 回复
  2. Repost
    哩嘀雅2012-12-10 15:38 回复
  3. 这幕场景还是相当有戏剧性的。
    金圭子2012-12-10 18:0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