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绊脚石”到“垫脚石”

文/周翔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十来岁的我,偷偷地借来了《牛虻》、《安娜卡列尼娜》、《简爱》、《悲惨世界》等当时的禁书,然後在午夜的被子里,打著手电筒快速地阅读,再秘密地转递给下一个读者。 就在这样的深夜,我听到了“良友广播电台”的歌声∶“耶和华啊,我的心仰望你┅┅”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一位神叫耶和华。然而,当时的我,和大多数“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一样,自认为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相信个人奋斗,只崇尚科学,又怎麽会相信有神? 所以上帝创造世界对我而言,就是一种神话,而且是洋人祖先的神话。与我们的女娲补天一样,属民间传说。女娲、挪亚时代都是大洪水,我想可能都是源於人类对自然灾害的畏惧。至於天堂、地狱,我相信人类死亡是自然规律,而且人死以後就分解成碳、氢、氧、氮,哪有什麽灵魂? 实在不懂 2004年我来到加拿大。在蒙特利尔的华语报纸上,看到免费英语圣经班的广告。我心想,这可以锻链英语听说能力,就去看看吧。 没有想到,授课的西人夫妇泰德和玛格丽特,讲课时竟然以老子的道德经开场∶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他们从孔子“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道”,一直讲到圣经的“天国”,颇具说服力。 後来我听说,他们一直利用业馀时间,每周三、四次,每次往返70多公里,为中国人上课。即便零下40度,也风雪无阻,足足坚持了16年。其间付出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真是无法计数。 他们图什麽?我被震动了!信仰的力量为什麽如此强大?耶稣到底是什麽样的人呢? 抱著了解的目的,我走进了教堂。头一次进去就被赞美诗深深地吸引,美妙的诗歌将我全身包围,心中淌过阵阵暖流,眼泪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夺眶而出。幸亏邻座及时递来纸巾,否则就会狼狈不堪。 不过读圣经却是另一种情形。基督徒告诉我,圣经是神的话语,那我就看看神说了什麽吧。先读旧约,从《创世记》开始,结果我一点也没有读“神的话”的感觉,反而像是在读“神话”,觉得那不过是《封神演义》的西洋版罢了。我读到《出埃及记》就读不下去了。 教会的朋友又说,旧约对我来说可能难理解,不如先读新约的四福音书,即《马太福音》、《马可福音》、《约翰福音》和《路加福音》。我倒是一口气读完这四福音书了,可是童贞女生孩子,死人复活,耶稣行各种神迹等内容,对我而言,仍然是“神话”。 老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又出来了。这耶稣说话怎麽怪怪的?门徒问东他答西,还声称自己是神的儿子。他会不会是精神病患啊? 我是学生物专业的,在精神病院收集过遗传病资料,也见过有的病人坚称自己是拿破仑或华盛顿。可从耶稣的智慧、敏捷和逻辑来看,他又不像疯子。他也不像骗子。骗子骗人通常是有利所图,而且无论骗不骗得了人,至少不会将自己骗上十字架。况且,耶稣说话确实带著极大的权柄,他不是疯子,不是骗子,会不会真的可能是神? 但是耶稣的话很难懂。重生是什麽?“风吹来吹去”的,让我摸不著头脑。耶稣说,他来是要叫人得生命。我们不是活得好好的?难道我们没有生命吗? 耶稣说信他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得不著永生。对人充满怜悯的耶稣,怎麽在这方面那麽小气?还说除耶和华以外,不可拜别的神。怎麽那麽心胸狭窄,不像大肚佛能容天下事? 耶稣紧抓“认罪悔改”。贪官污吏是罪人,我对此没有意见。可平民百姓何罪之有? “我是罪人”一说,还勾起我儿时隐痛的记忆。那时被打成走资派的父亲,在批斗大会上,身穿麻袋,腰扎草绳,颈项挂牌,嘴里被迫念的就是这句话。我好端端的一个人,进一次教堂後,怎麽就变成了罪人? 宗教无非是劝人行善,我凭良心做一个不侵犯他人、不危害社会的人,难道还不行吗?不是基督徒也可以一样有爱心、一样平安喜乐、一样做好人啊1 摇摆不定 我带著一大堆问题,继续去教堂。 牧师对我讲神创造万物,我马上告诉他,我学的是生物专业,进化论是我对生物界认识的基础。言下之意是∶我不但是无神论者,而且还是以进化论为基础的无神论者。 可是,当我细细思考牧师的话时,我心里的底气就渐渐不足了。 热力学第一定律指出物质是永恒的,不能消灭,也不能创造。四十多年来,我也一直相信,物质决定一切,物质是第一因,所有自然规律都是物质所固有的,而对任何奥秘的探索都止於自然规律。但现代天体物理学和数学却指出,宇宙是从大爆炸中无中生有的,而且“炸”出了美妙的秩序,是超自然的过程。那麽,宇宙爆炸的第一因是什麽?物质是从哪里来的?难道真的是神创造了一切? 牧师回答我说,确实如此啊!上帝创造了一切,圣经第一句话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了。 我也不得不承认,现代科学,尤其是近七、八十年来的天体物理和生物学的许多新发现,与圣经是那样的和谐。 我又继续去读圣经。不过这次改掉过去那种“批判性”的阅读态度,谦卑下来。 我发现耶稣基督真是与众不同。他出身卑微,却对人充满了怜悯和仁爱,传道仅三年就被罗马政府处以十字架酷刑。但之後30年不到,他的道就传遍了三大洲。如今地球上凡是有人烟的地方,就有十字架矗立。 基督教的艺术、文学、诗歌传遍全球。十字架已变成了人类博爱的象徵(医院,红十字会)。耶稣出生的那一年,成为全世界的纪年。世界上多少君王将相、文人学士和普通百姓,都公开信仰他、崇拜他!多少基督徒甘为他殉道!真是超越古今的奇迹! 我心中的天平,开始在信与不信之间摇摆。看到基督信仰里有著最积极向上的人生,天平指向信的一边;但看到耶稣的神迹、死里复活等等,是我的理性无法接受的,於是天平又指向不信的一边。 我就这样苦苦挣扎在信仰的外围,常常是有一万个理由要受洗,也有一万个理由不要受洗。 就在这时候,我读到了《罗马书》1∶19-20∶“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当我读到这段经文时,好像被猛击了一掌。是啊,宇宙之奇妙,万物之奇妙,生物体之奇妙,这一切的复杂且有序,岂是我能完全搞明白的?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探索生命的奥秘,费尽移山心力发现一个规律时,却总是发现这个规律後面,隐藏著更深、更复杂的规律。实际上我们对世界了解得越多,就发现我们不了解的部分也越多。 我不需要再兜大圈子去冥思苦想了。如果有神,以人类的渺小,是无法想明白神的事情的。 “绊”变成“垫” 我再回头去看进化论和创造论,看谁的]] >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