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最美的祝福

文/陈联 (一) 我是2006年8月初到美国的。记得到美国的第一个周末的晚上,先生就希望我和他一起去教会。因为还在倒时差,加上白天闹了点小矛盾,我赌气没去。先生便自己带着孩子去教会了。 晚上回家后,先生忘了白天的不快,饶有兴致地谈起教会当天的查经内容,说是有关婚姻的。 经居然也讲婚姻?我有些好奇。同时我也感觉到,这一堂课让他有了改变。要知道,按以往,我们的“冷战”会持续下去。 先生和儿子经常去教会,而我只是为了陪儿子才去。我常常被儿子缠得团团转,对于查经的内容,没有多少兴趣听。回家后,有时还会对教会的事情批评几句。 那时,我还是一个拜偶像的人,尽管陷得不深,但十几年下来,已形成了固定的观念和思维模式。我对先生说,你信你的基督教,我信我的。至于孩子嘛,让他以后自己去选择。 (二) 为了增加收入,我去一家餐馆打工。那个餐馆离家很远,单程要一个半小时。家里还没买车,我常常很晚才到家。因此也没有时间去教会查经了。 晚上乘坐公交车回家时,常有醉汉或精神不正常的人上车,我十分害怕。这时,我会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求平安。也许神真的听到了我的祈求,无论多晚,无论情况如何,我都平平安安度过了。 有一天,在去Auraria校园的路上,我先生碰见了教会的邓弟兄夫妇。他们说有一个适合我的工作机会,问我愿不愿意去。我于是离开了那家餐馆。 (三) 换工作后,我有时间去教会查经了。开始我只是应付而已,可是,当查到《创世纪》第1章,亚当、夏娃的故事时,我被深深吸引了。故事还是那个故事,我以前也了解一些,但带查经的人的分析,却非常有新意和深度。亚当、夏娃的狡辩、相互推卸责任,不正如现实生活中的人吗?遇到问题就互相“踢皮球”、推卸责任、互相贬低。 从小,我们听说的是“人之初,性本善”。可为什厶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明枪暗箭,明争暗斗?现在我明白了,“人天生是有罪的”,人的罪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我去教会的次数多了起来。我也渐渐体会到,查经确实可以帮助我们得到人生的大智慧。每次查经,我都受到启发。新旧思想不断碰撞,突显出我过去思维和认识上的缺陷,以及我的罪性。 常去教会后,我发现教会的兄弟姊妹都很喜乐。为什厶?我不理解。对我而言,十几年的职场生涯,一路走来,值得高兴的事不多。一切靠自己奋斗,有所得也是理所应当,没什厶值得特别高兴的。快乐总是暂时的。表面上的平静,掩盖着内心的焦虑和患得患失;礼节式的笑容,藏着骨子里的冷漠。 在教会里,我渐渐地被喜乐、亲情所包围和感染。我以往常笑话流泪的人“太脆弱”,但在天父的慈爱中,我坚硬的心如同冰融化。唱诗歌的时候,我也会因感动而潸然泪下。 (四) 神不断地在我心里做工,我对教会及基督徒生活有了更多的了解,我的信心一天天增长。我有了受洗的想法。我想,如果我受洗,决不是为了物质上的东西,而是要在心灵中接受神赐的真理,并以此作为人生道路和生命的指导。因为基督教是积极向上的,叫人对未来有信心、有盼望。 于是,在受洗班课程结束时,我决定和先生一起受洗。同时,我和先生也想把受洗当作彼此的一种承诺。我内心充满了激动和喜悦,还早早准备了受洗见证。 然而就在受洗的前几天,不知何故,我练习了一些瑜珈动作。我想只要不冥想,就不会有问题的。没想到当晚入睡时,我的思绪就有些乱,还夹杂些不好的想法,甚至觉得我的灵魂被一白衣人取走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只觉得浑身无力,精神萎靡。我想强打精神,可头脑一片空白,受洗见证怎厶也想不起来。连续几天都是如此。所以我放弃了和先生一起受洗的机会。后来我才知道,这可能是魔鬼的攻击。 没能和先生一起受洗,我觉得很难过,也很委屈,认定没人能理解我。我夜里常常感到恐惧,不能入寝,情绪很低落。 先生把我的情况告诉了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为我祷告。一个周五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声巨响,一个白衣人从我心中的一个盒子里面弹了出来!梦惊醒了,我出了一身冷汗。从此,我的情绪状态好了很多。 虽然没能受洗,但我还是认为神拣选了我。尽管时时有困扰,我还是坚持去教会,聆听神的话语。我时常感到,当我遇到难解的问题时,神就会通过圣经或兄弟姐妹来告诉我,让我明白。 (五) 我先生一直劝我在美国受洗。可当他在美国一年的访问学习即将结束时,我还在犹豫。我先生已受洗好几个月,我总觉着他没有大的改变。有时我也会以此为由,苛刻要求他∶你是基督徒,你应该怎样怎样┅┅ 我生日那天,先生送给我一个十字架的项链作为礼物。我知道他的苦心,感动之下,我决定在第二周主日崇拜时,向教会要求在复活节受洗。 周日的早晨,天气格外晴朗,我们一家心情很好,连孩子都为我即将受洗而高兴。可是在路上,我却有一种预感,这次可能还是受洗不成。 我儿子一直不太喜欢去主日学,那天他便留在会堂的后面。不知为什厶,他那天似乎比平常更调皮。我先生很是生气,要把他拖出会堂。儿子不肯,我先生就打了他一顿。 我又气愤又失望,也没有再提受洗的事。我想∶一个基督徒居然在公众场合打孩子!为什厶上帝到现在,还没把他的驴脾气给拧过来? 可是,怨归怨,我的心中似乎总有种力量,让我相信,我是被神拣选的。 (六) 2007年4月28日,教会安排晚上在顾弟兄家,为我们回国开一个告别聚会。下午参加完一位弟兄的婚礼之后,时间还早,我们就搭乘朋友的车去商场。教会的李姊妹因不熟悉路,也和我们同行。路上我们谈起了受洗的事情。李姊妹告诉我,教会为我受洗的事祷告过,今后她和大家还会为我祷告。我感激他的心意,但我觉得,在美国受洗是不大可能了,因为来不及了。 告别聚会上,教会的弟兄姊妹对我们说了许多祝福的话。李姊妹又说,希望我能够在回国前受洗。其他一些平时与我不太熟悉或不太爱说话的弟兄姊妹,也鼓励我在回国前受洗。 我觉得有些不可能,因为没有时间了。这时,有人提议,马上在顾弟兄家受洗。弟兄姊妹的话给了我勇气和力量,我决定当晚受洗。 当我做出决定之时,我惶惶不安的心立刻平静下来。看来真是只有耶和华,能赐给我真正的平安和祝福! 受洗之后,我忽然记起,我曾在迷茫中数次向神祷告∶神啊,如果您真的拣选了我,求你给我受洗的感动,并让我做出决定后,立刻受洗——因为我软弱,害怕受到搅扰。 神应许了我!他是真实的神,活的神。 (七) 如今,我们回到上海已有二年多。每当想起教会的弟兄姊妹、件件往事,]] >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