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跑场人生三代情/傲洁

 

文/傲洁

 

贫穷的童年是无数我辈中壮年香港人抹不走的记忆。生长于香港经济全面起飞的年代,贫富差距在学校生活里如楚河汉界壁垒分明。我与妹妹来自贫寒之家,自幼羡慕身边习钢琴、学芭蕾舞的同学。这些遥远的梦连睡觉也达不成,只好发奋读书,借学业成绩弥补心灵的遗憾。

 

辛苦付出终有收获

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和妹妹都考进了全港一等一的政府资助的女子名校,读中学。学校开设各式社团,我加入舞蹈社,妹妹参加了田径队,各自为着心中所钟爱的奋力锻炼身体。

妹妹一大早到校,背着沙包在附近的山道上练跑;我则经常腿放在窗台上,边看书边压腿,有时端坐水泥地上开胯成宽大的“八”字,绷直脚,伸直腰,一点点地将上半身往前倾,感受大腿间撕裂般的痛楚。

接着,妹妹的跑功称霸了校运会上的多个田径项目,更在师生3000米赛事中跑赢男老师。有几次在400米接力赛中,在落后200米的情况下,妹妹接棒后极速飞奔,不仅迎头追上,最后还破纪录夺冠。

中学阶段,妹妹在全港校际陆运会上非常风光,经常见报。犹记得大三暑假某日,我百无聊赖地搬出她的一大箱奖牌奖座,一件件清洗干净,仿佛在为贫穷的童年洗去耻辱,心中升起难以言喻的自豪感。

至于我,刻苦的练习终于使我学会轻巧灵活的柔软功,助我游刃于中国及现代两组不同舞风之间。我早早到校,在空荡荡的舞室里先热身,然后放开音乐即兴起舞。随着节奏,我的动作时而轻柔、时而刚劲,时而徐徐款摆身肢,时而激越跳跃旋转;偶尔将身体拧成形态各异的“S”形,竭力冲破一切极限,将青春期的愤懑情绪发泄净尽。

 

汗水滋味的甘美

姐妹俩练跑、练舞完毕,一定满脸通红、大汗淋漓。我最享受跳舞过后的湿漉漉时光,为上帝赐我汗流浃背而充满感恩。偶尔,汗水与泪珠混在一起,打湿脸颊,我用舌尖品尝着咸咸的滋味,不禁心旷神怡,感觉生命无限好。

汗水的滋味和舞蹈基本功带给身体的真切痛感,对我而言是一种疗愈,陪我度过课业繁重、孤单封闭的青春岁月。4年大学生活,舞蹈为我搭起闪亮的舞台;我曾多次应社团、同学会及系学会之邀,于庆典及年度晚会中编舞演出,从新疆民族舞、东方古典舞、中国现代独舞、爵士群舞、小天鹅芭蕾舞及将《红楼梦》编成舞剧,我与共舞的同学一起跳到酣畅淋漓,分享着愉悦畅快,结出甘甜的友谊果实,成了莫逆之交。

妹妹的闺蜜也是跑场上与她志同道合的战友,彼此用汗水蒸发出深厚的情谊。中学年代的田径队友跟她从少年的亲密无间到中年的君子之交,一直相知、相伴、相助;今已移居他国各散东西,仍不忘相互提醒要跑到底,流一辈子热汗。事业有成的妹妹中年健康危机来袭,体贴的妹夫陪她一起参加马拉松训练,每天下班约在跑场,与大龄跑客一起迈进人生的第二春。渐渐地,大伙成了好朋友,相约报名业余马拉松赛、餐聚及郊游,分享生活里的喜与忧。妹妹愈益容光焕发,健康危机不翼而飞,于多次全港马拉松公开赛里跑出佳绩,收获了生命重新浸泡在汗水里的朝气、活力与蓬勃生机。

 

母亲运动基因的由来

旁人稀奇:我们姐妹俩的运动细胞从何而来?直到家母信了耶稣,生命焕然一新,成了活泼好动的老“麻雀”,天天早起到社区公园晨练,还吸引来大片“雀群”跟她拜师。我才恍悟:我们的运动细胞是从母亲而来。

矮小的家母如今已近八旬,仍能抬高脚练习压腿功;她的掌上压姿势标准而扎实,令人啧啧称奇。随妹妹到美国短暂逗留期间,她天天殷勤锻炼,又和女儿跑遍大草坪。妹妹传来母亲跑步的精彩影片,戴上遮阳帽的她步履不徐不疾、摆动着手臂专注向前跑;我仿佛嗅出她身上因运动而有的健康体香,感觉清新芬芳,滤净了繁杂的思虑,由衷为天父赏赐我健壮的母亲献上感恩。

母亲大半生熬忍贫穷、辛劳过活,体能锻炼对她是种奢侈,禀赋的运动基因一直被埋没。成为基督徒后,上帝慢慢开发出她的潜能;她打拳无师自通,动作慢悠悠,刚中带柔,张驰有度,令人叹为观止!

 

跑场脱兔经历大爸爸

我的先生也是酷爱跑步的人,大学运动场是我俩婚前经常约会的地点。当年他在练跑时,我就在附近草坪上练柔软功;偶有陌生男子走近跟我搭讪,他即快快跑过来,在我身侧“站岗”,直到陌生人离开。婚后忙于家事无暇练舞,我就陪着与我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先生练跑,直奔属于我们的人生标竿。

受父母影响,我家小儿子成了跑场脱兔,他自幼热爱跑步,中三开始正式接受每周3次以上、风雨无阻的田径集训,曾经跑出奥运400米女子组最低参赛资格的佳绩,只是距离男子组尚差十几秒。后因应付公开考试无法频繁练跑,连女子组也沾不上边了。

儿子血气方盛之年,不幸遇上家庭风暴,跟撞上中年危机、暴躁易怒的父亲拳脚相向,痛苦不堪。那段日子,跑步是他泄忿的出口,跑场成了他的疗伤之地。每回父子冲突覆水难收之际,儿子冲出家门后直奔运动场,双腿在规整的塑胶跑道上凝聚力量,一圈接一圈地飞奔,要远远逃离地上的生父,投向天上的父亲。“大爸爸,你在哪里?”他边跑边喊,泪流满脸,全身浸泡在热带雨林里,直等心头的怒火浇熄之后才返家。

家庭风暴持续了4年,终于在先生情绪逐渐平稳后停息了。儿子欣见大爸爸保护这个家没有破碎,他也顺利考上心仪的大学科系,目前正与父亲重修旧好,展开良性的互动沟通;曾经受创的心经历医治,他对运动的热爱更烈。除了跑步,他也到健身房举重、练肌肉;身高不过170厘米的他,练出健美粗壮的体型,活脱脱一个坚实壮丁,我最爱捏他手臂上肥肥硬硬的“小老鼠”。

 

义跑募款超出目标

女儿也是位天生跑将,小学就代表学校参加区域赛,只是从未受过正规训练。她目前所在的英国大学城,每年10月都有半马义跑活动,参加者要为各自指定的慈善团体义跑筹款。女儿热心投入教会的街友关怀事工,平日自律练跑不怠惰,预备在义跑日为该事工筹募经费。

去年受疫情影响,一般英民生活困窘,女儿报名后迟迟未见赞助者,不禁失望。我鼓励她仰望天父,同时承诺在筹款目标不达之下,会出钱补足金额。女儿因此放心,天天殷勤练跑。

义跑日前夕,女儿尝到天父的丰富,赞助款已达她所定的目标。义跑当天,她表现突出,以1小时48分佳绩完成半马赛程,被新闻媒体特写报导,因而吸引更多人捐款给她所指定的教会关怀事工,最后收得的全部款项是她目标金额的两倍,真是喜出望外。圣经上说:“上帝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以弗所书》3:20)我把这条经文赠予女儿,叮咛她铭记主恩。

儿女小时候参与过英国中文学校《龟兔赛跑》的戏剧表演,当时的华人孩子争相要演可爱的兔子,只有我家宝儿要演乌龟,因为乌龟最后赢了!跑步正是我们“龟氏之家”最珍贵的无价娱乐,在晴空下环跑大草坪,沐浴在香汗飘雨中,忘记背后,往前直奔;无论多慢,只要对准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定必抵达与天父相会的终点。

 

《“跑场人生三代情/傲洁”》 有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