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pr
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我心里被一种大民族主义心理支配,认为基督教是洋教,我们中国人应该信自己的宗教。   陈卫珍采访、记录   一   1963年,我出生于河北农村。在当地佛教文化的背景下,耳濡目染,我也成了一个所谓的“佛教徒”。 我苦苦地在佛里寻找人生的真理,寻找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佛教认为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也就是“四圣缔”中的“苦缔”。而“苦缔”的根源是“无明”,即人心里的一切欲…

Read More
21 Apr
大四的寒假

大四的寒假

    文/姜慧   (一)   这个寒假,我决定开口向父母传福音。到家后,看到父母欣喜的笑容,心里担心亲爱的父母能否接受他们乖女儿的巨大转变。耳边响起了父亲电话中的话:“想不到我们两个共产党员,竟培养出一个基督徒的女儿。”我心里叹了口气,接着又笑了:在人所不能的,在神一切都能。 我到家的第二天,父亲就严肃地通知我,要开“家庭会议”。身为人大代表的父亲,平日…

Read More
19 Apr
通往天国的路──简评毕沙罗的绘画作品

通往天国的路──简评毕沙罗的绘画作品

  文/高伟川   卡米尔·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是法国印象派画家,生于加勒比海。父母都是犹太人。 他起初跟从丹麦画家梅里贝学习绘画。1855年,他到了巴黎,受到画家科罗的影响很大,所以自称为科罗的学生。对于印象派的形成和发展,毕沙罗有着重要的作用。他也扶持后辈,关心社会问题,受到了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画家的尊崇。 他在巴黎学画的时候,被…

Read More
19 Apr
那一夜

那一夜

一端是寒微的“圣诞日”马槽中静卧的小小婴孩,另一端则是浩瀚无尽的生命。   文/亚拿   长久没见,给一个做医药市场的朋友打电话:圣诞节是否可以大家出来见见面,坐一坐?不料,朋友劈头盖脸问:“你还有心思过圣诞节啊?我们都快急死了!” 放下电话,默然良久。是啊,中国产业政策的调整,必带来大的行业动荡,原先充满暴利和机遇的医药市场,如今也是风声鹤唳,如同海绵中的水被一点点挤出,直达…

Read More
16 Dec
你本来的样子

你本来的样子

文/黑竹 你这样怀疑 你认识你自己吗?你还记得自己本来的样子吗?变成了现在的你,是你的初衷吗? 这都不是容易回答的问题。於是,你转向其他问题,那些答案触手可及,那些似乎更有“现实意义”的问题∶我爱这个人吗?他对得起我吗?我对得起他吗?我喜欢这份工作吗?我该不该去拿那个学位?我怎样才能比别人更精明和成功? 你於是,用可以找到的资源,来帮助自己“消化”这些问题。与朋友通电话,阅读浩如烟海的、教你做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