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un
迢迢真理路(创刊号)

迢迢真理路(创刊号)

迢迢真理路 图片来源网络 文/里程 我旅美近十年, 成为基督徒只是几个月前的事。在真理的路上, 几经挣扎, 才回归正途。 迎向朝阳去年上半年, 我在一所大学的研究工作告一段落, 开始找新工作。以此为契机,事情开始发生变化。去年是在美国找工作比较困难的一年。我先後发出百馀封申请信, 迟迟未有结果, 妻子和我都有些焦急。恰在此时,我们所在大学的中文查经班的姊妹邀请我妻子参加查经。她本不想去, 但对方一…

Read More
09 Jun
成为我异象—— 一个人文学者的见证

成为我异象—— 一个人文学者的见证

成为我异象—— 一个人文学者的见证(文/查常平 成为我异象,我心中主宰。 万事皆虚空,除我主以外。 主是我昼夜最美思想, 清醒或睡眠,我主都同在。

Read More
20 Jun
不必向左走、向右走

不必向左走、向右走

不必向左走、向右走(文/罗博学) 我与刘焱,相识於两年前的网络。当时,中国大陆基督徒博客如雨後春笋般涌现,为信仰者的交流提供了平台。我在深圳基督徒创办的“博客行”中,特别留意到ID为“理锺群书”的网友发布的回帖。这位网友针对许多博文发表了看法,又穿插著自身对信仰的理解,以及真实的生活经历,引起了多位博主的注意,相互建立起平等、尊重、互信、友爱的对话基础。 一来二往,我们便渐渐熟悉了。所谓“文如其人…

Read More
20 Dec
大地上歌声如风

大地上歌声如风

大地上歌声如风(文/戚路) 初次见面,是在教会的一次户外活动中。记得那天天气非常好,一位男生上前做见证,他瘦弱的身体像风中飘展的旗子,只是声音坚定,动情之处,声调激扬,眉毛和双手一同扬起┅┅如果是在五四期间,想必就是冲在街头最前面的学子了。 之後的一年,我们再也没有见过。等我再次辗转到南京,相见的时候,才知道他就是我的新室友。 南方的黯淡 潮州汕头的潮湿空气里,孕育著特殊的人文气息,包括强烈的排外…

Read More
16 Dec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

文/曾小小 我从中学时期开始,涉猎紫微斗数。那时只是觉得好玩,至於灵不灵验,并不放在心上。但是,我知道自己对许多事物都颇具灵感。工作後,因为我对很多人、事的预言十分准确,以至於被同事和朋友戏称为“半仙”,後来乾脆叫“全仙”。 1995年9月,我在新加坡受洗(因我每次在新加坡都是短暂停留,虽然我还未进入慕道班学习过,但牧师和长老照顾我的“特殊情况”,在我的要求下,破例为我施洗)。 那时,我手上已经有…

Read More
16 Dec
我和女儿永不分离

我和女儿永不分离

文/葡萄枝 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患上了心脏病。大夫说我这种情况是不能生小孩的,否则性命不保。後来,我连做梦都想要个孩子,就冒险生下了我的女儿。 女儿是我的宝贝,我视她为生命。她从小乖巧伶俐,人见人爱,而且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品学兼优。 当女儿慢慢长大,特别是进入大学以後,她变了,她变得迷茫、颓废、叛逆、爱顶撞、极端自我。 同时,我和她的沟通也出现了障碍。从琐碎的生活小事,到感情、学业、出国深造这样的…

Read More
16 Dec
对著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对著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陈卫珍采访、记录 一 1963年,我出生於河北农村。在当地佛教文化的背景下,耳濡目染,我也成了一个所谓的“佛教徒”。 我苦苦地在佛里寻找人生的真理,寻找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佛教认为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也就是“四圣缔”中的“苦缔”。而“苦缔”的根源是“无明”,即人心里的一切欲念。如果能通过修行把“无明”去掉,人死後就能进入不再生、不再死的涅磐境界。但如果一个人在世修行不成功,那来世就可能进入六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