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Feb
心与眉展开

心与眉展开

夜色一片漆黑。我是多么渴望有一丝光啊,哪怕一点点也可以!     文/肖薇     34年前,我出生于中国东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中叔叔姑姑特别多,都生活在一起。我母亲一辈子为弟弟妹妹操劳。直到我小学毕业,最小的叔叔才结婚。这个本已贫困的家,也分了一次又一次。所以从小我就看到母亲的无奈和叹息。   可怜的小虫   或是母亲为减轻心灵上的…

Read More
07 Jul
家有瘫儿

家有瘫儿

  医生说这孩子是极度严重脑瘫,90%的神经都废了。     文/巴底买     在这家里,有个严重脑瘫儿子,父母含辛茹苦照顾儿子吃喝拉撒睡二十多年了。可是,他们却常有喜乐,脸上写满了阳光……     尚未出生,即成重担   多年前的产前检查报告说:胎儿患严重脑积水。麦子刚才还沉浸在做父亲的喜乐里,猛然如五雷轰顶——怎…

Read More
06 Mar
“我已经服刑了!”——苦难漫笔

“我已经服刑了!”——苦难漫笔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     文/范学德     一个全善又全能的上帝,怎么能够容许苦难发生?古往今来,唯有这个问题是真实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无解,理论上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明白。     别替上帝辩护   大作家路易斯写过一本很出名的书《痛苦的奥秘》,说了许多关于苦难的大道理,但那时他还单着。后来他…

Read More
03 Mar
那一刻,有某种神圣的事情发生

那一刻,有某种神圣的事情发生

有人要来探望我,走到我家楼下,我不敢接电话,哭着发短信说求求你别来。     文/苏雪菲     家里小卧室的墙上,挂着一幅10年前一位画家叔叔给我画的素描肖像。有一天,三岁半的儿子指着那幅肖像对我说:“妈妈,你看,那是你的照片吗?” “不是呀,那是画像。”我回答。 “是妈妈的画像。”他说,“妈妈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我愣了一下:“是吗?妈妈没有不高兴啊。”…

Read More
20 Dec
悲恸来临,我还愿跟随耶稣吗?

悲恸来临,我还愿跟随耶稣吗?

当他平静地讲完他的故事。我们觉得,我们的事,都不是事。   文/拉结   当我们向上帝祷告,求一个A,结果上帝没有给我们A,他给了我们B,甚至是一个负的A,你打算怎么办? 很多时候,对我们来说,这是一道假设题。信主4年,听多了各种神迹奇事,也不止一次听见传道人在讲台上鼓励我们每天写下自己祷告的内容,以及上帝如何成就,好叫我们能建立起对于他的信心。 然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个问题…

Read More
23 May
上帝走不出校门?

上帝走不出校门?

很不幸,上帝似乎不愿意背这个黑锅。   文/赛哑   每年毕业季,都会有很多冠以“青春”“回忆”之名的信息占据着各类媒体。它们也确实成功地勾起了我对校园时光的怀念——想起和小伙伴们一起办福音刊物,一起去西北短宣,一起在校园里分享福音……     迷茫复迷茫,我的大学主旋律   自从上了大学,我就一直迷茫着。很多人都会安慰新生,说大学校园与整日埋头苦…

Read More
12 Nov
生命从明天开始  ——曼曼姐妹信主见证

生命从明天开始 ——曼曼姐妹信主见证

生命从明天开始 ——曼曼姐妹信主见证—–文/春曼、心曼 我叫心曼,我的姐姐叫春曼,我们姐妹两个从小就患上一种可怕的吞噬性疾病——“进行性脊髓肌萎缩症”,这是一种由常染色体感染导致的遗传性疾病。据医生讲,病症潜伏在人体基因里世代更叠,相隔可达8代之久。

Read More
22 Sep
患MDS-RA的女孩

患MDS-RA的女孩

患MDS-RA的女孩   文/叶烨 我第一次见到瑛瑛,是在一次主日礼拜以後。第一印象这个姑娘长得不漂亮,甚至可以说是“丑”──虚胖的脸颊上,布满了大颗的青春痘,而且红肿。当她开口向我们打招呼时,声音也异常粗厚、低沉,像是男子的嗓音。 当看到她嘴唇上面那一抹淡淡的“需”,我开始意识到,她也许在长期服用某种激素。 原来,24岁的她,得的是一种慢性血液疾病,称为“MDS-RA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

Read More
14 Jun
你的笑顔灿烂如故——忆女儿杭杭

你的笑顔灿烂如故——忆女儿杭杭

你的笑顔灿烂如故——忆女儿杭杭(文/沉逸珊(图片来源网络)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我因爲有主耶稣同在,我的喜乐,宛如在云端翱翔!” —摘自杭杭的病床札记 一晃眼,女儿杭杭回天家13年了。无法想像,她现在是什麽模样,是和她离世时13岁半的模样相仿呢?还是穿著洁白的袍子、背著一对翅膀、顶著头上的光环,四处飞来飞去呢?无论如何,我相信她可掬的笑顔,绝对依然如故。

Read More
14 Nov
今天,我们也为你死

今天,我们也为你死

今天,我们也为你死—文/吴迦勒 1900年8月15日,艾伟德牧师(Ernest Richard Atwater,欧内斯特·艾伟德)一家,在山西汾阳一起殉道。受害前,艾师母(Elizabeth G. Atwater,昵称“莉萨”)留下一封绝笔家书,交给教会门房的儿子,后公诸于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