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eb
清明节,寻找灵魂故乡

清明节,寻找灵魂故乡

愿复活节的大好信息,给许多人慰藉和盼望。     文/孙基立       清明时节,翠叶嫩枝,生机勃勃,但是在一片翠绿中,会忽然出现一两棵枯木,只有棕色的枯枝伸向天空,没有一点绿意。 它们就像尸骸一样突兀,而它们的身边就是新树、花朵和嫩绿的芽儿。 在植物的世界里,死亡如此赤裸裸,犹如没有遮掩的陵墓,死者和生者并肩而立,残骸毕露。 以前看过一篇论文,…

Read More
25 Aug
走出心灵的旷野

走出心灵的旷野

旷野里面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没有水、没有粮!我们心灵的旷野,也是一样。     文/张路加     “你幸福吗?”这是前些年流行的一个问题,央视曾派很多记者到街头巷尾就此做采访。     我们幸福吗?   对此,网上倒是有一段“神”回答: 问:你幸福么?答:我姓福啊! 问:你满足么?答:我满族啊! 问:你为什么幸福呢?答:因为我爸…

Read More
25 Aug
盼望

盼望

在茫茫的暗夜里,人类渴望光明;在短暂的今生里,人类渴望永生。   文/新民   梦醒时分,是否美梦成真?有些梦想永远只停留在梦想阶段,只有最终实现的美梦才是真实的盼望。圣经应许在基督里死而复活得永生的至大之福,正是真实可信的盼望。   1990年2月14日,美国旅行者一号在飞离太阳系前,按照天文学家卡尔·萨根的请求,在美国宇航局发出的遥控指令下,调转镜头,在离地球约6…

Read More
23 May
你在什么意义上怀念童年?

你在什么意义上怀念童年?

谈起童年,我们常有意过滤和屏蔽了许多不快与伤害。   文/惠苇   灵云乐队的一曲《永远》(Forever)曾经风靡全球。每次演唱,这首歌都会让现场的千万男女如痴如醉,一起动情高歌。它之所以如此成功,除了旋律优美外,它的歌词几乎句句击中人心。     年少原不知愁   歌中唱到,童年回忆何其美好,长大后又何其孤单凄凉,相爱的人生生分离不得见,最后归…

Read More
14 Apr
当Good Friday 成为 Good News

当Good Friday 成为 Good News

上帝的儿子怎么能如此软弱,以致被人杀掉呢?     文/舒舒     世界名画《最后的晚餐》创作于1494-1498年间,由达·芬奇在米兰,多明我会院食堂的墙壁上绘制而成。这幅旷世奇作高4.6米、宽8.8米,在1980年被列为宝贵的世界遗产。 当时,达·芬奇自己发明了一种油彩与蛋彩的混合颜料,与流行的壁画颜料不一样,它混合了有机物,据说是鸡蛋和牛奶,而且达·…

Read More
14 Apr
哥哥,我们在天国相见

哥哥,我们在天国相见

人都知生命的脆弱,可是在生死之间忙碌的人们,却仍陷于汲汲营营之中,任凭生命被消耗、被缩短。     文/立雅   春光明媚,又到清明时节,人们忙着祭奠。我驻足于幽香的花间,想念着天堂里的亲人们。 36岁的表哥,从得知病重到停止呼吸,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死亡,常常是悄然而至,让人措手不及。对他的记忆,永久地停留在了最后的三次见面中。     病房里一片…

Read More
23 Aug
不带走一片云彩(一)

不带走一片云彩(一)

编者∶王政(笔名莽汉)、胡传永年轻时在大学相识相知,一个21,一个23,彼此执手相誓,百年好合永结同心。近三十年来,在中国社会、文化的大变革、大波动中,风雨同舟、相爱如初。无论富贵贫贱,生老病死。这份爱虽平凡,却因其始终不移、不断的执著,让人生出浓浓的感怀。 在中国打造“东方七夕情人节”之际;在情歌漫天、“爱不排队”,多情泛情终至无情的时代;在标新立异,追求传奇、刺激、异类爱情的“自由…

Read More
07 Aug
敲门的声音

敲门的声音

敲门的声音—文/但理(图片来源网络) 这个夏天好长。 我走过了5座城市,在每座城市停留或长或短。而到这最後一座时,夏天还带著丝丝缕缕的留恋不愿离开。

Read More
25 Jul
玛丽和马克思

玛丽和马克思

玛丽和马克思—-文/七路(图片来自网络) 在粘土动画片《玛丽和马克思》(Mary and Max,2009)中,玛丽准备自缢的时候,有这样一首插曲“Que SeraSera”, 这是一首在西方被传唱了几代的歌曲∶“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I asked my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pretty? Wil…

Read More
16 Jul
寄居者的歌

寄居者的歌

寄居者的歌—文/雪辰 (一) 哀歌 我寄居在这荒凉寂寞的世界 常常与叹息和无助为伴 人们如影子一样的活著 生命没有重心 更谈不上爱恨交织的精彩 习惯了春夏秋冬的交替 婚丧嫁娶也如日子一样平常 偶尔听到一点关於“真理”和“永恒” 大家就会吓慌 病态地嘲笑著这两个字眼 他们说∶“快乐就好!” 我感到寄居者的悲哀 因我的家中并不这样 在那里 人们天天谈论真理和永恒 谈论生命的真实与丰盛 谈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