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Sep
绚烂在时间的边界 / 杜商

绚烂在时间的边界 / 杜商

文 / 杜商 一盏孤灯,在风中瑟瑟发抖 命运亲吻它的芳容 生命之光即将熄灭 熄灭在最黑的夜里 那里一颗寒星被燃烧 哪怕成为灰烬 也要诠释宇宙的深邃 更美的升华,是灵魂的绽放 即使无力挽回生命之殇 也终将抵达彼岸 那是花开之奥秘 也是活着的释怀 更是受造的呼召 为了抵达远方之国 扬起真理的旌旗 在信心的摇篮中成长 那是多么沉静的岁月啊! 生命因渴慕而流成一条河 冲洗着生活的尘埃 即使是伤痕累累 真理…

Read More
03 Mar
苦难世界里有平安

苦难世界里有平安

我们的幸福是病痛和灾难夺不走的,我们拥有终极的幸福。 文/舒舒 2016年1月5日,美国时间下午5点15分,一直亲切地叫我舒姐的小弟乐乐,结束了他在世32年的短暂生命。我和刘姐赶到病房的时候,他的额头、他的手还都留有余温,他对我的声声呼唤犹在耳边,幕幕往事浮现眼前…… 从暗夜到黎明 2012年10月,我与刘姐一起在休斯顿布什机场接到乐乐和他的妈妈。戴着一副眼镜的他,清秀斯文、玉树临风,怎么也看不出…

Read More
15 Mar
通向天上的阶梯

通向天上的阶梯

      文/盐光       (一)   去年8月份听到一个消息:我的一位同学因脑出血而离开了人间。她才48岁,正当年华,在公司担任要职,工作上干得很出色。而且,她平时身体很好,也很注意锻练,发病前没有任何征兆。出事的那天早晨,她同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就离开了。就在路途中,她突然感觉不舒服,然后被送进医院,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

Read More
14 Mar
一声叹息

一声叹息

有了永恒的生命,看待今生的眼光也会彻底不同。       文/小瓦       阿林   阿林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瘦高身材,戴一副变色眼镜,镜片总是黑黑的,被戏称为“苍蝇”。 他是那种典型的东北男孩,一旦认你为朋友,是连命都会为你豁出去的。他在班上,无论男生、女生里,人缘都很不错。同学一起出去玩,回来晚了,哪个女生没有顺路的男生…

Read More
02 Feb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下)——“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下)——“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

  文/夏维东     美丽新世界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比较了高度机械化的文明国,与蛮荒的野人国之间的差异。文明国里物质极度丰富,不过人变成了机械的奴隶,或者说是宠物,毫无自由和人性的尊严,生命的诞生再也不是爱情的结晶,而是孵育中心的一道工序。 书中第十章详细描写了试管里的受精、婴儿从瓶中“脱胎”、饲养以及催眠式教学的过程,这些叙述让我们不由自主想起…

Read More
01 Feb
生命杂想

生命杂想

    文/铁虹     蜿蜒起伏的山峦上,那金色的林海虽然依旧静穆无语,窗外的红叶却已在空中伴着轻风冉冉飘舞,分明是在说:秋天来了! 能拥抱秋天、沐浴四季,的确是一种莫大的享受。生命真美好!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骚客舞文弄墨,借着所见的美妙世界,抒发对生命的感怀。然而,除了诗人苏东坡“但愿人长久”这样对生命短暂的无奈叹息之外,我们对生命的了解到底有多少呢?无…

Read More
08 May
天国

天国

  文/孙基立   有一次,我听到一位基督徒问,在天国里,我们每天能干些啥?每天吃饱喝足,在花园闲逛吗? 我想,天父听到这个问题一定会微笑。他为人类准备的天国,与地上的世界完全不在一个时空。但人类总喜欢以地上的逻辑,想象和理解天国,认为物质丰富、风景优美就是天国的定义。 天国是什么样子?我很难想象,但是我知道,天国一定比我们想象的美好得多。我们在天国时,会与天父在一起,沐浴在他…

Read More
03 May
思乡

思乡

  在基督信仰里,原来乡愁竟这样被“解救”了。   文/亚萨   自从上中学以来,我就离开了故乡,在外飘荡。 每隔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我就会没有来由地梦见故乡。儿时老屋前的清澈小河,打谷场边上的大皂荚树,碧绿的田埂……还有后来回乡看到的破败的院门,丛生的杂草,和秋天满地的黄叶。二者的印象常常奇怪地混杂在一起,进入到我的梦境。 在梦中,我的触觉和视觉似乎格外敏锐,能够看…

Read More
25 Aug
分分合合说中秋

分分合合说中秋

因为他才是永恒。永恒在,团圆才在。     文/范学德     本来要说中秋节,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起了重阳节。是王维那首古诗作的怪:“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中秋月圆,怕说团圆   我在异乡,美国芝加哥;是异客,非白人非黑人。中国,在太平洋的那边。王维想到是遍插茱萸少的是自己,…

Read More
25 May
天赐之才达芬奇

天赐之才达芬奇

为了准确地表现这一场景,达芬奇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起草这幅画。   文/高伟川   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这个名字可谓如雷贯耳,即使不熟悉绘画作品的人,也大都知道他是一位伟大的画家。著名的《最后的晚餐》和《蒙娜丽莎》都出自他的笔下。     不只是艺术家   达芬奇才智出众,他研究如何用线条与立体造型去表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