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pr
哥哥,我们在天国相见

哥哥,我们在天国相见

人都知生命的脆弱,可是在生死之间忙碌的人们,却仍陷于汲汲营营之中,任凭生命被消耗、被缩短。     文/立雅   春光明媚,又到清明时节,人们忙着祭奠。我驻足于幽香的花间,想念着天堂里的亲人们。 36岁的表哥,从得知病重到停止呼吸,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死亡,常常是悄然而至,让人措手不及。对他的记忆,永久地停留在了最后的三次见面中。     病房里一片…

Read More
06 Jul
如果在论语里我们病了

如果在论语里我们病了

如果在论语里我们病了–文/一禾(图片来源网络) 近日读杨伯峻译注的《论语》,颇有动心处。忽念及,如果在孔子身边,我们生病了,会怎样呢? 《论语》里,有这样三则与疾病相关的故事∶

Read More
28 Jun
想你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天堂

想你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天堂

想你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天堂—文/火百合 接到朋友电话,朋友用哽咽、悲伤的声音,不加掩饰地责问我∶“这几天你哪儿去了?爲什麽找不到你?” “怎麽啦?出什麽事啦?”

Read More
24 Nov
坟墓VS.口香糖

坟墓VS.口香糖

坟墓VS.口香糖–文/艾克 坟墓有什麽用? 我记得小时候,如果不小心路过墓地,一定有种心惊肉跳的可怕感觉,只好加快脚步赶紧离开。如果是和小夥伴你追我赶、打打闹闹,闯入了某人“沉睡”的领地,我会冒著被嘲笑的危险,到那个墓碑前,鞠个躬,表达歉意。

Read More
18 Nov
飘荡的半空人

飘荡的半空人

飘荡的半空人–文/余春林 “郁达夫说∶‘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我发现,我现在就是这‘可怜的生物之群’中的一个。我纵然‘情感强烈,理性薄弱’(周国平语。周国平,大陆著名学者、作家,编注),我还是不能成为有信仰的人。这不能怪我。大环境如此。周围就没有可以成为信仰的东西。西方人可以信基督,有他们的上帝┅┅如果我是个西方人,我想,我该信上帝了吧。”

Read More
24 Oct
解读青春(之九)∶那些纠结我的事

解读青春(之九)∶那些纠结我的事

文/柯吟 我是保送上北大的,因此进入北大的很长一段日子里,我找不到归属感。我将自己视为局外人。与身边那些通过高考途径进入这座最高学府的“真正北大人”相比,我是那麽的不自信,那麽的敏感与自卑。我不停地问自己∶倘若没有保送名额,而是通过正常考试途径,我能否成为这燕园里面的一员? 大一那年,这种疑问老在心底盘旋,带给我巨大的压力,让我整日生活在惶恐与不安当中。我害怕被人询问在哪所大学,也没有…

Read More
18 Jun
迟到的父亲节

迟到的父亲节

文/文文 深切思念 随著国门的打开,许多西方的节日也在中国流行起来,像什麽情人节,圣诞节之类的。但我从来不知道居然有个父亲节。 直到去年移民美国,在一个美国教会聚会,牧师祝福父亲节快乐,才知道有父亲节。因为是西方人的节日,也就很快淡忘了。 到8月8日那一天,我去远东广播公司参加短宣广播活动,有人大声喊∶“父亲节快乐!快到餐厅吃蛋糕!”我好惊讶,不是已经过了父亲节了吗?怎样又跑出个父亲节…

Read More
20 Aug
最后的英雄

最后的英雄

最后的英雄(文/夏蔚)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佩服的英雄,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心中的英雄人物会有所变化。那厶,我心中的英雄是谁呢? 十几年前我看了电影《泰坦尼克号》,觉得非常感人。影片中男女主人公缠绵的爱情故事,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电影里的主题曲,我也百听不厌。后来有空就重温这部影片,每一次都与电影里的人物共同体会一次爱情,也经历了一次船难。 再后来,我到了美国,信了基督教,认耶稣是我的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