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ug
大光

大光

    图文/允儿   你说:我是富足,一样都不缺。 却不知道 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你的心眼昏暗,与众人一同堕落。 你仍以为在世上有救法, 试图以有限之物填补内心的空洞, 彼此以弯曲悖谬之论相劝, 将灵魂引至更黑暗之处。   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 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耶稣来了。 那坐在黑暗里的…

Read More
09 Aug
迷与悟(外两首)

迷与悟(外两首)

    文/康晓蓉   迷与悟   谁不曾以为我 理所当然就是我 于是,那么自然地 风过牧野──   血气随之浪荡 青春,革命,无休的情欲 骄傲地种在石矿场 超市里琳琅的主义 在夏天盛极一时   幻想秋日的葡萄 醉得像酒 我咆哮,我跌倒 不断跌倒的脚踵,把忧伤 扬得比波涛更高   直到那时,那地 深渊在深渊里回应 尸骨在尸骨间呻…

Read More
28 Jun
天父的看顾

天父的看顾

    文/  施玮   一、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诗篇》1:2-3   在每个新的一天里祈福,神的话语是一片充满信与望的天光。在他的律法中读出父亲的爱与守护,也在他的律中体会从天而降的光与生命。透彻心灵的喜乐,让寒冬的枯枝泛出青绿。 一棵活…

Read More
26 Jun
人类自由不朽的种子──读薛华《前车可鉴:西方思想文化的兴衰》

人类自由不朽的种子──读薛华《前车可鉴:西方思想文化的兴衰》

  文/微言   李泽厚先生等人的研究,已雄辩而实证地得出结论,中国人从古到今,都是崇尚“实用理性”的(注1)。就是凡事都从最实用、最外层的部分着眼与着手。只要果子,不要树木;只要木材,不顾森林。一百多年来中国现代化的道路,更证实这个特性。 对于惯性地生存于实用主义之中的人,即使对基督教这样一个要把人从有限的今生提升到永恒,亦即是引导人从永恒来审视今生的信仰,也往往要问:这个信…

Read More
13 Jun
哦,十字架(散文诗)

哦,十字架(散文诗)

  文/万浩   一、   十字架,许多人见过它,很少人认识它。十字架是红十字会的标志,也被放置在教堂的塔顶。许多男士把它挂在胸前,许多女士把它垂在耳下。 可是,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十字架仍是禁忌,不许传讲,不让悬挂。就是许多现代派的牧师,也常常不愿意提它。 哦,十字架,你究竟是什么?是信仰的表达?还是装饰矜夸?为什么有人高举,有人讨伐? 十字架,原是一种酷刑,起源于…

Read More
25 May
寻找潘彼得

寻找潘彼得

  文/谈妮   流行乐之王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the King of Pop),陨落于2009年6月25日。 立时,对他所有的诋毁、嘲讽都暂停了。除了他的死因、遗嘱,和对他事业成就的追溯外,人们讨论最多的是他的心灵、品格与梦想。彷佛人们在震慑于死亡的威严与不可逆之余,不自觉地重新调整了人生的优先次序,寻求更多的庄重与诚恳、了解与接纳、肯定与认同。此…

Read More
24 May
基督降生

基督降生

  文/晓秋     那夜 你来到世间 一个婴孩的样式 透过乡村童女的子宫 我的神 你成了一位最软弱无助的人   所有的圣诞画中 你的面容,都柔美而安详 但此时,我却分明听到 一声声响亮的啼哭 划破了 两千年前寂静的夜空   婴孩的基督啊, 用两瓣 从未使用过的肺,呼叫 你柔细的四肢正在挣扎 全能的主啊!竟然甘愿 被一块人间普通的布,里缚 &nbs…

Read More
11 May
历尽沧桑,润泽犹新──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历尽沧桑,润泽犹新──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文/余杰   95岁高龄的刘德伟女士,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自传,名为《一粒珍珠的故事》。在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沧海与桑田、苦难与幸福之后,刘德伟这位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杰出女性,仍然保持着一颗对上苍的感恩之心。她彷佛是一粒晶莹剔透的珍珠,一颗由千万滴泪水凝结而成的珍珠,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 她的一生,是多灾多难、崎岖蜿蜒的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缩影。而她那如同“压伤的芦…

Read More
19 Apr
通往天国的路──简评毕沙罗的绘画作品

通往天国的路──简评毕沙罗的绘画作品

  文/高伟川   卡米尔·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是法国印象派画家,生于加勒比海。父母都是犹太人。 他起初跟从丹麦画家梅里贝学习绘画。1855年,他到了巴黎,受到画家科罗的影响很大,所以自称为科罗的学生。对于印象派的形成和发展,毕沙罗有着重要的作用。他也扶持后辈,关心社会问题,受到了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画家的尊崇。 他在巴黎学画的时候,被…

Read More
16 Dec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他的审美和企图却突破了老庄的“无”,进入了“日光之上”的“有”。   文/施玮   白野夫先生纵横于水墨彩之间,突破传统与当代的藩篱,任凭点、线、块在激情而松驰的笔势下聚合、撞击、叠加、交融、远眺……那眼不能见的灵魂隐显于画面,甚至是灵魂中的万千情思、上下求索,也始而隐忍,继而呼号着突显在我的面前。 这一刻,我是震惊,甚至尴尬的,面对着另一个人赤裸的灵魂,以及它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