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ug
不带走一片云彩(一)

不带走一片云彩(一)

编者∶王政(笔名莽汉)、胡传永年轻时在大学相识相知,一个21,一个23,彼此执手相誓,百年好合永结同心。近三十年来,在中国社会、文化的大变革、大波动中,风雨同舟、相爱如初。无论富贵贫贱,生老病死。这份爱虽平凡,却因其始终不移、不断的执著,让人生出浓浓的感怀。 在中国打造“东方七夕情人节”之际;在情歌漫天、“爱不排队”,多情泛情终至无情的时代;在标新立异,追求传奇、刺激、异类爱情的“自由…

Read More
21 Aug
跟过去说声再见

跟过去说声再见

跟过去说声再见–文/宋凌珊 “因为他看顾我,我必不害怕;因为他看顾我,放下所有牵挂┅┅”带着安慰和力量的旋律,从Anthony Chan的《风中的花》缓缓流出。我对着窗台,翻看着今年写下的些许文字,记忆的时光机,把点点滴滴的经历再次上演┅┅ 面对了经济的窘境,走过了现实的试探,穿过了感情的挣扎,摆脱了沉重的阴影,从难以宽恕的折磨中得到了释放,旧的自我经历了拆毁和重建┅┅

Read More
06 Aug
心田除草

心田除草

心田除草—文/田中麦(图片来自网络) 我对美国的印象,是从一片碧绿草地开始的。我太太先到到美国,不久就寄回一张照片∶一栋异国情调的公寓楼,一位隐隐约约的美丽少妇,一片修剪整齐的草地。我特别喜欢那片草地,绿油油的,齐整整的,纯净净的,如同一块麦田。

Read More
02 Jul
最珍贵的爱语

最珍贵的爱语

最珍贵的爱语—文/刘茗 邻居比特和安娜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妇,40多岁的样子,意大利人,有一儿一女。相处久了才知道,他们看似完美的人生,却是一杯生活的苦酒,历经10馀年的酝酿,而散发出来的芳香。

Read More
30 Jun
感谢祭

感谢祭

感谢祭—文/白石   (图片来源网络) 一、 我是谁?我不时地打量自己,低头思忖∶ 我年幼时,就会駡人;小胳膊稍微有点力量时,就去偷瓜摘果;青春多麽美好,我却用她索取名利地位和金钱。

Read More
26 Jun
飘游中的寻觅

飘游中的寻觅

飘游中的寻觅–文/林鹿 (图片来源网络) 等待是什麽感受,思念是什麽滋味?我想要一个家。 这两年,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穿越美国东西,从洛杉矶到纽约、华盛顿、波士顿,坐飞机,大巴,辗转四处飘游。 去了很多地方,然後离开了;和很多人见了,然後分开了。哪里能留住我?

Read More
16 Apr
解读青春(之一)∶我一直在路上

解读青春(之一)∶我一直在路上

文/庄周梦蝶 有位先哲告诫我们∶人啊,认识你自己! 人之所以为人,或许就在於人能够调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客观、公允地认识自我、剖析自我。看清自己,进而完善自己,也许就是人穷尽一生、努力探索的一门必修课吧。 然而,当局者迷,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够从现实生活中跳出来,站在一个公允的高度,客观、明晰地洞察自我。人不是孤岛,人有社会属性,人总是处在人际关系的网路中,在不同的关系链中充当著不同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