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an
世界如此冷漠,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我看《芳华》

世界如此冷漠,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我看《芳华》

    文/王鸿立     我和兔爹驱车往返92公里,看了电影《芳华》。 影院爆满,连头两排都坐满了人。观众从90后到40、50后,他们几乎是纯华人外加一两个娶了华人娘子的白面孔。 我不是去看美女怀旧的。同时电影中呈现的文工团阶层的岁月也无法引起我的共鸣。 影片的头10分钟,我一直在掉鸡皮疙瘩。那种仿佛打了鸡血的歌舞,那些被蒙蔽的青春有什么值得我去缅怀的? …

Read More
01 May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文/芙蓉   母亲的一生充满辛酸、坎坷。她自幼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凄苦贫寒:幼年丧父、早年丧夫、一次一次病痛,直至死亡边缘……然而神却在她生命中编织出奇妙。 母亲能活过75岁,本身就是神迹。她从六岁失去父亲,八岁就要出去做工自立,这其中的辛酸痛苦是难以言述的。她做过童养媳,受尽虐待,病得几乎死掉,被打得几乎死掉,几乎饿死,心无数次地伤透……冥冥之中,是神的手一次一次把她托起来,…

Read More
16 Dec
一个国际玩笑的始末

一个国际玩笑的始末

随之而来的是后悔和深深的自责,一种恨不得拿刀伤害自己的自责。     文/火锅狂人       艰辛美国梦   2014年9月,和好多人一样,怀揣着一个美国梦,我和女儿来到美国。在一个人带女儿的同时,我还申请学校,想要读我感兴趣的儿童教育,虽有波折,但也顺利申请到学校,为我签发了I20,然后我找了律师,准备齐所有材料,向美国移民局提交了转…

Read More
25 Aug
我的朋友阿壳

我的朋友阿壳

说不上有多少次,我在这歌声里祷告,眼泪哗哗而下,终于觉得无比平安。     文/苏雪菲     我和阿壳认识是在网上,纯粹的网友。     1   让我们从二次元世界走向三次元的契机,是阿壳和她先生收留了一位年轻的未婚妈妈,需要筹款帮助她把孩子生下来。好些朋友参与了捐助。当时阿壳还在广州,我们没有机会见面,但因为这个事情打过几次…

Read More
23 May
从哀哭变为跳舞

从哀哭变为跳舞

我甚至开始向上帝祷告,求他拿走我的生命……     文/小蒙     转眼间,我已经信主5年了,身体和心灵都经历了上帝的医治。这是我从前不敢想像的事。   心里对上帝很不满   2007年信主时,长期的神经衰弱让我的身体和心理都承受了很大压力,我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上帝,就信了。但当时并不明白什么是罪。2008年3月去埃德蒙顿,在情欲上跌倒,…

Read More
23 May
赚得了全世界,又有什么益处呢? ——从中国富人移民潮看两种金钱观

赚得了全世界,又有什么益处呢? ——从中国富人移民潮看两种金钱观

没有钱,人们感觉没有平安;但有了钱,就想有更多的钱,仍然没有平安。     文/钱立言     2010年6月16日,中国国务院侨办公布,中国海外侨胞的数量已超过4,500万,绝对数量稳居世界第一。 有舆论说,如今的移民主体不再是知识分子或技术工人,而是富人,他们带走了在中国国内赚取的大笔财富,转换国籍后,子女留在国外,富人回头继续把中国作为挣钱发财的主场。…

Read More
14 Apr
脱下抑郁的“黑丧服”

脱下抑郁的“黑丧服”

突然,我脑袋里萌生出一个念头:试试从8楼跳下去吧?     文/尚利     2013年初到2013年8月,整整8个月的时间,我在抑郁中度过。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既感慨又温暖,充满对上帝的感恩,也深知自己的生命是脆弱不堪的。若不是得蒙上帝的保守,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何处……     抱怨如火山喷发   2010年8月,结婚后,我随丈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