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Feb
心与眉展开

心与眉展开

夜色一片漆黑。我是多么渴望有一丝光啊,哪怕一点点也可以!     文/肖薇     34年前,我出生于中国东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中叔叔姑姑特别多,都生活在一起。我母亲一辈子为弟弟妹妹操劳。直到我小学毕业,最小的叔叔才结婚。这个本已贫困的家,也分了一次又一次。所以从小我就看到母亲的无奈和叹息。   可怜的小虫   或是母亲为减轻心灵上的…

Read More
02 Feb
我的天使

我的天使

    文╱夏盈   James是我的大儿子,也是一个患有唐氏症的孩子。他曾经是我心中最深的痛。然而,他却带给了我们许多欢乐与祝福。 我和我先生,都生长在非常平凡的家庭里。既不是名门贵族之后,也不是富豪商贾之子。不过,在我婆婆眼里,却认为自家家世显赫,一门英烈。她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家族里出了6个台大毕业的。对于自己那政大毕业的哥哥,及交大毕业的儿子(也就是我那“不争…

Read More
04 Dec
北上广惊现“小三培训班”,这个世界怎么了?

北上广惊现“小三培训班”,这个世界怎么了?

    文 / 博学   今天,大大小小的培训班层出不穷,有的是传授专业技能,有的是提供商业咨询,与这些相比,近些年盛行于北上广的“小三培训班”,光听名字就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小三”,这个曾几何时生活在暗处、专门破坏他人家庭的群体,竟然也需要被培训吗?她们究竟会接受哪方面的训练? 据网络相关报导,这个培训班的课程,内容大致是培训小三们“怎样勾引男人,讲什么话,摆什么…

Read More
07 Jul
支离破碎的亲情,我要如何拥抱?

支离破碎的亲情,我要如何拥抱?

我还有家吗?以后真要如陌路人了吗?     文/静默     “上帝啊,求你拯救他们,求你帮助我的家人。” 终于,我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趴在办公桌上大哭起来。此刻的我,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爱就要付出流泪祷告的代价”。信主5年来,我第一次迫切地为家人能认识上帝祷告。 此时,我流着泪哽咽着:“我当如何爱你?”     消逝的亲情   …

Read More
06 Jun
我这一家

我这一家

  感恩节前夕,我感慨万千,终于决定写下自己一家在信仰之路上的故事。   文/陈伟平   太太   我太太一直受父母的影响信法轮功。我起初对法轮功的劝人为善、“不要执着”还有一点好感。但深入暸解后发现,法轮功实在是结合了佛教、道教、中国民间文化和科学幻想小说等等的一种宗教。 创始人李洪志宣称法轮功是“宇宙间最博大精深的科学”。他说,他有无数的法身保护他的信徒…

Read More
16 Mar
他是我的“照妖镜”

他是我的“照妖镜”

不过每次汗颜之际,我都惊惧,骨子里的那个老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死得干干净净?   文/舒舒     小妖之:合理避税   前些日子要从朋友那里买一辆二手车,想到去过户时要交的税,我那根深蒂固的歪脑筋小聪明又开始耍了起来。我问先生:“哎,你说,我们能不能算作是礼物赠送呢?这样子没有买卖交易,就能省税嘛。当然,结束后我们肯定、必然、一定会付钱的嘛。”他不带一丝犹…

Read More
10 Mar
阴暗的心,遇见了光

阴暗的心,遇见了光

我真想从高楼的窗口飞跃而下,体验飞的快感。     文/木子     我今年27岁,20岁信靠上帝。回首这些年,如果没有遇见上帝,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现在会怎样。     我恨他们   我家有4口人,父母、姐姐和我。当年计划生育很严,我是超生的,需要缴纳很多罚款。因为家里穷,父母没什么本事,很多人都看不起我们。这让我心中充满了憎恨,…

Read More
16 Dec
哪里有完整的爱

哪里有完整的爱

回头望,只有眼泪……   文/范道丽   有句歌词说“没有爱的人很渺小”,当时听的时候,我特别有同感。一个不曾被爱过的人,心底总会闪现着渺小的自己。每个人都渴望被爱,以至于会对无数歌颂爱的诗词念念不忘,尤其是那些写给父母的。 然而,人的成长背景千差万别,当父母被放置在充满艰辛的日子里磨砺时,有限的父爱和母爱也可能成为难言的伤害。     幻想是我唯一的朋友 …

Read More
25 Aug
一直欠他一句话

一直欠他一句话

有一次,我问:“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他沉默。     文/火锅狂人     相识18年,牵手17年,结婚13年,我觉得自己一直欠他一句话。这需要从我的原生家庭说起………     同病相怜   我的外婆,据我妈妈描述,应该算一个女权主义者。那个时候,我外公是大学教授,在那个普遍工资一二十块钱的年代,外公每月就能挣200多块钱,尽…

Read More
25 Aug
“大叔控”的逃生记

“大叔控”的逃生记

我和爸爸的亲密关系太微弱,这让我特别在意成熟的男性……     文/小鹿     我从小就缺乏安全感,这让我深深地渴望拥有永恒的爱和归属感。     多余的孩子   我来自山东。家里有3个孩子,大姐、我和弟弟。为了躲避计划生育罚款,1987年春天,我出生后便被带到姥姥家。最终,我的家庭还是为我和弟弟缴纳了巨额罚款,爸爸也被开除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