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ar
上帝是共和党人吗?

上帝是共和党人吗?

文/朱易 上帝当然不是共和党人,不过大部分的美国福音派基督徒却是共和党人,过去几届的总统大选,福音派基督徒几乎是一面倒地向著共和党。例如,2004年选前,共和党人布希在福音派中的支持率为69%,最後投票时,他获得了78%福音派选民的支持。而布希的对手民主党人克里,选前支持度只有26%,投他票的福音派选民的比例则下降到21%。 2000年总统选战时,在那些每周上教会超过一次以上的基督徒中,有63%选…

Read More
09 Mar
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文/临风 又是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了。倾向保守(conservative)的共和党,和倾向开放(liberal)的民主党,再次角逐这块政治大饼。美国人似乎对总统这个位子,抱著特别崇高的期望。这个深受基督教影响、作为宪政民主先驱的国家,宗教与政治如何互相影响、互相较劲,是非常值得探讨、值得参考的。 政治行为与圣经原则 政治与宗教如何互动,往往引起激烈的争论(注1)。早年的清教徒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

Read More
08 Feb
被判“死刑”後

被判“死刑”後

文/王但以理 我出生在不信神的家庭,从小接受无神论的教育,在我脑中从未有过“神”的观念。自小我受父母的影响,积极要求进步。我入队、入团、入党,并多次被评为省市级“三好学生”,一直是老师、同学、亲友眼中的好孩子。 我最初的理想,是成为科学家。後来受改革开放和社会环境的影响(大家都“务实”——一切都向“钱”看了),所以我也报考了国内最好大学的最热门的财经专业,目的就是想靠个人奋斗取得成功,实现人生理想…

Read More
08 Feb
将所有的集合起来

将所有的集合起来

文/安康 2000年,我到美国纽约州的依萨卡市,看望女儿和女婿。那时女婿已经是基督徒。我第一次去教会,看到多是年轻人的面孔,使我大为吃惊,我没有想到有这麽多的青年人,接受了基督教信仰。 在这以後的三年时间,我一直没有中断对基督教的了解与学习。听到牧师的精彩布道,读了里程先生的《游子吟》、甘雅各博士的《如果没有耶稣》,以及林语堂先生的《信仰之旅》,我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客观公正之书 我赴美多次…

Read More
05 Feb
被抛弃的“皇冠上的巨宝”

被抛弃的“皇冠上的巨宝”

文/道初 近日收到一封从中国大陆寄出的信件,问及《创世记》创造次序问题∶ “我是个徘徊在信主和不信之间、内心挣扎、非常痛苦的人。对是否有神,我半信半疑。宇宙万物这麽和谐,说明似乎有神。但有了神,神是谁呢? “佛教、回教都有不对的地方,但基督教也有令人怀疑的地方。比如《创世记》。怎麽可能先有地球再有太阳?怎麽会先有太阳再造众星?第一天还没有太阳,怎麽就会‘有晚上、有早晨’?如果地球最先创…

Read More
30 Jan
秘诀

秘诀

文/刘主生 今天,随著经济大厦的摇晃震动,人们的一切似乎都摇晃震动起来;随著股价房价跌破底线,人们的信心也随之跌破底线。基督徒是一群暂时生活在地上的天国子民,虽然,同样不能避免置身於各种海啸,同样受到损伤、品尝疼痛,但有著基督生命的人,该如何面对并超越这一切的风浪呢? 不会一帆风顺 圣经上使徒保罗曾经说过一句对基督徒生活准则影响深远的话∶“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

Read More
28 Jan
养不教,谁之过?

养不教,谁之过?

文/陈靖宗 养育一个孩子,究竟需要花多少钱?大概没多少人知道答案。 1982年,美国经济学家劳伦斯奥森(LawrenceOlson)指出,以当时的发达国家为标准,一般中等家庭养育一个男孩至20岁,平均需要22万6千美元。养育女儿,花费略高些,约为24万7千美元。 到了2002年1月,英国公布了新的数据,以伦敦为例,一个中等家庭养育一个孩子,平均需要31万7千多英镑,约等於45万2千美元。 时至今日…

Read More
23 Jan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一个基督徒的美国生活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一个基督徒的美国生活

文/朱异良 看惯了学术性很强的著作,我平常很少翻那些用通俗语言所写的“小儿科”的书。一个偶然的机会,翻了翻一本名叫《活在美国》的书,不看还好,一看就舍不得放下,一口气读完,并被深深地打动。 老实说,这是本通俗得不能再通俗的著作。但就是这些通俗的语言,给我们揭示了诸如《论美国的民主》、《论自由》等伟大作品中深刻阐发的自由、民主、人权等现代精神,当然,还有这些精神的源头──基督教精神。 作者范学德,是…

Read More
13 Jan
权力与公义

权力与公义

Read More
11 Jan
从“绊脚石”到“垫脚石”

从“绊脚石”到“垫脚石”

文/周翔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十来岁的我,偷偷地借来了《牛虻》、《安娜卡列尼娜》、《简爱》、《悲惨世界》等当时的禁书,然後在午夜的被子里,打著手电筒快速地阅读,再秘密地转递给下一个读者。 就在这样的深夜,我听到了“良友广播电台”的歌声∶“耶和华啊,我的心仰望你┅┅”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一位神叫耶和华。然而,当时的我,和大多数“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一样,自认为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