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Dec
北上广惊现“小三培训班”,这个世界怎么了?

北上广惊现“小三培训班”,这个世界怎么了?

    文 / 博学   今天,大大小小的培训班层出不穷,有的是传授专业技能,有的是提供商业咨询,与这些相比,近些年盛行于北上广的“小三培训班”,光听名字就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小三”,这个曾几何时生活在暗处、专门破坏他人家庭的群体,竟然也需要被培训吗?她们究竟会接受哪方面的训练? 据网络相关报导,这个培训班的课程,内容大致是培训小三们“怎样勾引男人,讲什么话,摆什么…

Read More
26 Jul
救救婚姻

救救婚姻

  当我掩上这故事,现代婚姻的种种异化现象,便涌上我的心头……   文/钱志群   五年前,我第一次翻开圣经时,有一个开篇的故事如春风拂面,沁入我心──神用尘土造了男人亚当来管理世界,又顾念他“独居不好”,用亚当的肋骨(而不再用尘土),造了女人夏娃,使他们有了血肉之亲。亚当醒后,一眼就认出那女人是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从此两人结为夫妻,“成为一体”。而且,神还要他…

Read More
26 Jun
因为梦见你离开

因为梦见你离开

因为梦见你离开–文/蔡越 晨薇发电子邮件来笑我∶如此刻板,错过了人生无数的好风景┅┅ 因爲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等到老去那一天

Read More
21 Jun
只记你的好处!

只记你的好处!

只记你的好处!—文/盈袖 这几天,我很不舒服,浑身无力。而老公今年跳槽去了新的公司,工作刚刚开展,工作上压力也很大。这个星期,只在家里吃过一餐晚饭。 昨天,好容易把他盼回来。他接了个电话,又要匆匆出门。

Read More
29 Aug
那值得我笑、我哭的

那值得我笑、我哭的

那值得我笑、我哭的(文/章元佳) 和王颖然相识在两年前。她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她妈妈时常抱怨她信教信得“走火入魔”,於是要求我妈妈把我,这个在她眼里稍“正常一点”的基督徒介绍给她,好灭灭她狂热的宗教热情。 没想到,第一次见面,我们就一见如故──因为我们同得主耶稣的恩典,亲如姐妹。而且,反倒是我爱主的热情,被她点燃了。我们成了属灵夥伴,从此相互扶持、鼓励,走光明的天路。 如果结局终究是伤害 毕业於复…

Read More
22 Aug
漂泊中的宁静──一个“60后”在深圳

漂泊中的宁静──一个“60后”在深圳

漂泊中的宁静──一个“60后”在深圳(Sandy 采访/亚萨 整理) 有这样一个人∶他从一名仓管员,一夜之间成为了总经理,带领濒临倒闭的国企死中复活;他又从一个工作狂、几乎毁掉家庭,变成了一位尽职的好丈夫;他还从一个被下属联名要求罢免的‘老虎’型管理者,变成了一个仆人式的领袖┅┅ 这是怎麽的际遇?请看他的自述∶ 我是个“60後”(1960年以後出生的人)。我在内地的农村长大,1992年因工作调动到…

Read More
19 Jul
医不自医

医不自医

医不自医    文/大斌 本文的主人公周明,人到中年,事业有成,毕业于名牌医科大学,现任中国一流医院的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兼北京大学医学部副教授,并获国家心理谘询师资格证书。可算是个身体、心灵的两重医师。 请听他娓娓道来自己的真实故事∶ 从神仙眷侣,到争吵不停 从医20多年来,我医治过许许多多的人。但我发现,人真正的折磨,常来自内心深处。 就连我,也有著深深的隐藏的痛。在这样的困难面前,我所受的高…

Read More
11 Dec
落伍了?

落伍了?

文 夏训智 一位朋友对我说∶“我对基督教很有好感,但太可惜了,时代在进步,基督教持守的东西却一直不变。这样下去迟早会消失。” 这位朋友讲了几点,支持他的观点∶1)基督教反对同性恋婚姻,这是不合历史的进步潮流的。2)基督教的艺术没有时代性,不符合时代的需要。3)圣经是几千年前写的,即使真的是神啓示的,也不能原封不动地使用了。 他说,他对基督教颇有好感∶基督徒相对来说品行优良、婚姻稳定;基督教在历史上…

Read More
04 Feb
苦海有岸(丈夫篇)

苦海有岸(丈夫篇)

文/周立 当我真的感到自身能力有限、自我救赎无望和世间学问无奈时,我的冥顽不化突然如雪崩一般的坍塌。 人生大书 我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童年时代的。文革後的社会,由绝对的崇拜,到绝对的怀疑甚至虚无。这样的精神信仰,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对年少的我,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比如,我那五次被打为右倾分子,但心地仍很单纯,也一向没有哲学思维的父亲,却在平反後,和别人聊天时说出了一句话∶“凡事不可不…

Read More
04 Feb
苦海有岸(妻子篇)

苦海有岸(妻子篇)

文/吕永清 婚姻裂痕 我有过一段很不开心的经历。 十年前,我在广州的一所大专院校当老师。我先生一直在外地读书,只有假期里才能见面,所以我们过著聚少离多的日子。 孩子一岁多的时候,他在天津读完了硕士,又准备考上海的博士。在转换期间,他回到广州工作,我们一家人终於可以团聚了。这本来是一件盼望已久的事情,但没想到就在这一段日子里,我们之间却出现了很大的裂痕。 那时我们住在校园里的教工宿舍,由家到办公室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