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n
“偶然”原來是必然

“偶然”原來是必然

偶然”原来是必然–文/百合花 爱面子的我,从来不愿在别人面前流泪,所以我顿觉非常尴尬,拼命想忍住泪水。 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10岁的我午夜醒来,发现去村南王神婆家烧香求药的母亲还没有回来。听著远处传来的狗吠,想著不知爲何还没回家的母亲,我心里充满了恐惧。

Read More
11 Jun
创刊词(Click here for English article)(1992-11)

创刊词(Click here for English article)(1992-11)

创刊词(Clickhere for English article) 文/苏文峰 身为海外中国知识份子,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些迫切的关怀。我们关怀个人的学业前途;我们关怀下一代的乐利幸福;我们关怀海外华人的奋斗拼搏;我们更关怀祖国的生死荣辱。这些关怀,是因我们共有一份使命感,要探索三个最终极的问题∶我从那里来?我置身何处?我往那里去? 我从那里来?── 我们来自华夏中国。我们见闻了鸦片…

Read More
08 Jun
复活的盼望

复活的盼望

复活的盼望—文/方镇明 有一次,我与一位年轻的基督徒谈话∶“究竟你相信什麽?”他说∶“我相信耶稣。” 我又问∶“你为何相信耶稣?为何不相信佛祖、轮回、慕罕默德,甚至复活节兔子┅┅?”

Read More
02 Mar
灿烂的盼望

灿烂的盼望

灿烂的盼望—-文/毗努伊勒    说起来,盼望是人活著的动力。没有盼望的人生是灰暗的,是沮丧而苍白的。然而,幷不是有了盼望,人生就一定是充实的,就能砍断如游丝般缠绕的怅惘和失落,就能杜绝如潮汐般涨落的空虚和无奈。因爲,很多推动生命的车轮,在时空轨道上转动的盼望,本身就是短暂和虚无的。

Read More
27 Dec
田间的追问

田间的追问

田间的追问–文/亚萨 信主5年後的今天,我回首自己信靠神的经历,可以用一个词概括∶水到渠成。 人活一生有什麽意义呢 我从小爱思考。在大约八九岁的时候,我就对人生的虚空有了意识。有一回在田间,我突然对哥哥说∶人活一生有什麽意义呢?哥哥惊奇地看著我,不知我在说什麽。

Read More
29 Sep
社会变迁的受害者──浅论今日中国青少年的情感缺失

社会变迁的受害者──浅论今日中国青少年的情感缺失

文/天灵 用这样的题目来写这篇关於中国青少年问题的文章,一是受启示於联合国文献《到2000年及其後世界青年行动纲领》中提到∶“青年是社会重大变革的推动者、受益者和受害者。”“青年越来越疏离广大社会,而社会却有赖於青年不断注入新的活力。”(注2)而一般文献在描写今日中国这代年轻人时,少有从受害者角度进行阐述的,而多把他们概括为幸福的一代或叛逆的一代(注3),即使是阐述他们的成长问题,也好…

Read More
22 Aug
漂泊中的宁静──一个“60后”在深圳

漂泊中的宁静──一个“60后”在深圳

漂泊中的宁静──一个“60后”在深圳(Sandy 采访/亚萨 整理) 有这样一个人∶他从一名仓管员,一夜之间成为了总经理,带领濒临倒闭的国企死中复活;他又从一个工作狂、几乎毁掉家庭,变成了一位尽职的好丈夫;他还从一个被下属联名要求罢免的‘老虎’型管理者,变成了一个仆人式的领袖┅┅ 这是怎麽的际遇?请看他的自述∶ 我是个“60後”(1960年以後出生的人)。我在内地的农村长大,1992年因工作调动到…

Read More
10 Aug
站在我们婚姻的废墟上──写在分手签字一周年

站在我们婚姻的废墟上──写在分手签字一周年

文/珊珊 亲爱的∶ 借用废墟来形容我们婚姻的解体,是再合适不过了。我们的婚姻犹如一座大厦,在没有预警,没有设防的情况下,突然坍塌了,我们都是受害者,都被压在瓦砾下,都经历了心灵的破碎和创痛,遍体鳞伤。 但我们也是幸存者,从瓦砾中爬出,在废墟上站起。经历了死阴幽谷,仍能心怀善意,彼此体谅,施以援手,给予祝福。由此可知,你我之间不是交战的对手,不是仇人。 既然如此,为什麽我们的婚姻大厦却这麽不堪一击呢…

Read More
21 Jun
四棵树的启示

四棵树的启示

谁掌管一切?人类和世界的起头是怎样的?什麽样的事件,导致了人类和世界沦为目前的情形?人和世界的最终结局会怎样?出路何在?   美国田纳西州的基督徒画家大卫.阿姆斯(David Arms)和他的牧师一同创意,透过一组名为《上帝的故事》的组画,描绘出上帝透过圣经对这些问题的解答。 这组画共有4幅,每幅画中都有一棵占据主导地位的树。每棵树都贴著自己的名字∶生命,失丧,慈爱,永生。画家藉著这4棵…

Read More
02 Dec
甜美,在触手可及处

甜美,在触手可及处

甜美,在触手可及处(文/易翔) 於洪是专攻世界历史的博士生。他性格沈稳,思想深刻,撰写的专业论文,曾发表在国家级学术刊物上。 在他导师的办公室里,他对我自述了他生命中的故事┅┅ 出走 我出生在苏北农村,童年时代家里清贫而温暖。我母亲是基督徒,经常在家里读圣经。因此我对基督教有很多了解,只是这些了解像油铺在水面上,并没有融进我的心中。我和村里的男孩子打打闹闹,在田野里奔跑、玩耍,度过了愉快的童年。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