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打爸爸脸的孩子

打爸爸脸的孩子 

 

 

基甸聊天2017/7/11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TAG.mp3

 

bahnsen_

 

上个周末我在YouTube上听了一场关于上帝是否存在的辩论(英文录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nGAazNCfdY ,文字记录:http://justinholcomb.com/wp-content/uploads/2015/02/Bahnsen-Stein_Transcript.pdf)感觉真是高手过招,武功超强。这是30多年前的一场经典辩论,辩论的一方是Gordon Stein(斯泰因)博士,他是一位无神论学者、心理学家、世俗人文主义者;另一方是Greg Bahnsen(帮森)博士,他是基督教神学家、护教学教授,曾在RTS(改革宗神学院)任教。

 

斯泰因否认上帝存在,用的是典型的无神论的论证,也就是我们可能熟悉、在中文网上很常见的批判基督教的进路。总之就是说基督教不合理性、逻辑,违背科学,甚至跟一般人的伦理道德观念相抵触。他反驳了历史上基督徒用过的一些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又用神迹的不合科学否定圣经的正确性;再用邪恶的存在质疑基督徒所相信的全能和全善的上帝……

 

而帮森为基督教信仰辩护,或者说“护教”,却是用了跟很多我们熟悉的证明上帝存在的方法很不一样的论证。他没有用现代科学的新发现来论证宇宙背后有设计者、创造者,也没有用圣经预言的实现或者耶稣的神迹和复活等等的真实性来论证圣经的真确……而是反过来挑战无神论的世界观,指出无神论的世界观或哲学本身不能为理性、逻辑、科学和道德提供坚实可靠的根基,并且论证只有在基督徒所相信的上帝是真实存在的前提下,理性、科学和道德才有意义,才成为可能。

 

这样的论证初听起来似乎很难让无神论者信服,但细想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基督徒相信的上帝——也就是新旧约圣经所启示的上帝,是有位格而超越的绝对真理。而从无神论的信仰前提出发,宇宙万物,包括人类,都只是来自偶然、巧合、随机、经过亿万年进化达成的物质过程。这样的没有位格的进化过程并不能为理性、科学和道德提供保证。理性和科学要有意义及可能,必须建立在宇宙和人类背后存在超验、永恒不变、普适、均一的逻辑律和自然律的基础上。这些律是不证自明、绝对而有位格的。而道德标准要有意义和可能,也必须预设善和邪恶真实存在,并且它们之间有绝对的分界,以及道德律是客观存在的。所以在更深层的意义上,这些预设与基督教信仰的有神论或上帝观更一致,而跟无神论的世界观相冲突。

 

当然这不是说无神论者都不讲逻辑、违背理性、不尊重科学及不讲道德。因为基督徒知道上帝有“普遍恩典”。无神论者当然也有很多是讲道理、尊重科学、有道德的人。但是当一个无神论者这么做的时候,其实他已经站在基督教信仰的预设之上了。我们可以说他是暗中“借用”了基督教信仰的预设或前提。就像一个竭力否认空气存在的人,在跟相信空气存在的人辩论的时候,还是在呼吸空气。他能够振振有辞的跟人辩论,是建立在空气是真实存在的前提上的。

 

因此神学家Cornelius Van Til(范泰尔)比喻说,无神论者否认、批判上帝,就像一个小小孩用小手去打爸爸的脸。他能够打到爸爸的脸,是因为爸爸把他抱起来了,他才够得到。假如没有上帝,理性、科学和道德都没有终极的意义。正如斯泰因在辩论中所说,对无神论者来说,道德律和自然律都只是经过大多数人感知、验证、被大多数人承认的约定俗成(convention),是人自己建构的东西。因此无神论者如果要用理性、科学和道德来反对上帝,从预设的角度说,他自身就会失去立足之地。无神论者不可避免地会在更深层的根基上自相矛盾、自我拆台。

 

帮森用的这个为基督教信仰辩护的方法,在神学、护教学上叫做“预设护教”,这种论证也被称为“关于上帝存在的超验论证(Transcendental Argument)”。积极倡导预设护教的神学家包括范泰尔、克拉克(Gordon Clark)、帮森和弗雷姆(John Frame)等。其他在护教、布道、写作中应用预设护教法的基督教学者和牧师包括凯波尔(Abraham Kuyper) 、鲁益师(C. S. Lewis)、薛华(Francis Shaeffer)、扎卡利亚斯(Ravi Zacharias)和凯勒(Timothy Keller)等。很多基督徒,包括我自己,在跟反对基督教的人对话时,也会多多少少、自觉或不自觉地使用这种护教的方法。但倡导预设护教的人很多时候都只是停留在理论上,很少有人有意识地用在实践当中。帮森跟斯泰因的这场辩论,是为数很少的一个直接、直白的把预设护教用在辩论中的例子,也因此被视为是经典范例。

 

相对于传统的“拿出证据来”的“证据护教”法,预设护教法有一些显著的优点。 预设护教很清醒地意识到关于上帝并没有绝对中立的数据或证据。世上所有的信仰,所有的世界观、价值观、哲学体系,最终都是建在某些预设上,而那些预设本身是不能被证明的。出于不同的预设,即使对相同的数据和证据,我们可能有不同的解释。基督徒护教必须先了解对方的预设,并在预设的层面回应反对基督教的理由。
预设护教并不反对理性和科学,但对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有足够的反思和批判。基督徒相信,背离上帝的人,其罪性是“全然败坏”的,包括理性也是堕落的。所以很多时候并不是上帝没有显明他存在的证据,而是人会压抑真理。罪的后果也包括认识论的领域。

 

科学和历史等方面的证据仍然有其意义,但基督徒也应该认识到它们的有限。一些传统的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一方面是受了理性主义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可能真有逻辑、理性上的漏洞和缺陷。预设护教直指对方更深层的预设,也能避免一些护教者在逻辑、理性上的错误和缺陷。预设护教法可以广范应用在很多领域,如科学与信仰,邪恶的问题,等等。而且这种方法不但适用于现代的科学主义、理性主义,也适用于今天的后现代主义。

 

所以,尽管“超验论证”对非基督徒朋友来说可能一时难以接受,而预设护教的方法对基督徒来说也可能有太多哲学思辨的味道,难以理解和掌握,但如果基督徒在护教时能够有意识的了解、反思对方的预设,我相信对传福音是有帮助的。因为护教的任务就是要攻破人心中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林后10:5)。护教不只是被动防守,也应该有主动进攻。对非基督徒慕道朋友,我也希望这样的基于世界观的论证能够帮助他们认识到无神论的问题,扫除他们寻求真理的道路上的一些理性上的障碍。

 

这是我的感想。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