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Oct
编者的话(OC94)

编者的话(OC94)

  春,带来明亮的期盼和喜悦,我们在这万物复苏的季节里,纪念主耶稣复活的日子。英国女诗人的诗《在你的十架下》,彷佛在替每个人感叹自己的心硬如石。 耶稣经过死又胜过死的复活,是一切生命、文化,得到重生、复兴盼望之所依。本期我们刊登了一组文化大盘点的文章,从苦罪哲思、从生死价值、或大政治、或小女人,抛砖引玉地,从信仰的视角来看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来审视、辨析我们的传统。欢迎大家一同探讨,本刊…

Read More
13 Oct
下一代更精彩

下一代更精彩

    文/赵时良   为什么我们爱下一代爱得这样绝望?为什么我们不肯给他们发展的空间、吝啬得不给他们半点希望?为什么当我们愿意为下一代做出许多牺牲的时候,却那样艰难才能认同他们的希望,然后还想证明他们的希望是虚假的? 杨牧谷牧师着的《还看下一代》,对此提供了解决的答案。   不佳的榜样   青少年许多过渡性不良的现象,是由成年人世界诱发出来的。 …

Read More
09 Oct
从沉沦的歌者到感恩的门徒

从沉沦的歌者到感恩的门徒

那是一个何等污秽败坏的人啊,然而那的的确确是我自己真实的面目。       文/以静       很小的时候,我喜欢仰望天空,那宁静广阔的天空,带给我无限的遐想。然而,一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摧毁了一个少年成长的宁静,让青春年少的我没有书读,只能想办法谋生。 从小喜欢唱歌的我,后来有机会参加了歌舞团,开始了我的演唱生涯,收入极其微薄,一晃…

Read More
09 Oct
利他的人往往更健康超越——日本105岁养生学学者的养生心得

利他的人往往更健康超越——日本105岁养生学学者的养生心得

  文/刘同苏     改变生命的境遇   今年7月18日,日本东京圣路加国际医院的院长日野原重明先生过世了,享年105岁。这个消息当日占据几乎所有日本媒介的头条;其后,许多国家的媒体也都报道了这则新闻。 作为养生学方面的著名学者,他可以说活出了自己的学说。养生学学者的高寿——这恐怕是众多视线关注的焦点。然而,日野先生的生活及其学说其实证明了生命在于质量,而…

Read More
09 Oct
国庆长假回家,家让你惧怕吗?

国庆长假回家,家让你惧怕吗?

    文/孙基立   家庭成为现代社会的一个围城,城内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渴望并恐惧   人人都盼望在这个风云变幻、越来越缺乏安全感的世界有一处宁静的港湾,下班回来有相爱的人在等候,有可口的饭菜,在那里可以卸下压力和面具,可以和亲人无拘无束地倾心交谈。 但是,工作的繁忙,个性的张扬,很多人对男女如此近距离的相处却又心存犹疑;城市中离婚率居高不下,单亲家…

Read More
09 Oct
当内心的法庭失控时……

当内心的法庭失控时……

  文/林城安平     读书时,我是个“问题儿童”。   人际关系的复杂   当我与周围人关系平顺时,内心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如趴在窗前的猫,从里到外都暖融融的;可有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和复杂,没有任何预警,冲突便降临。乌云卷着寒风,几秒内便占据我的天空——双眼泛红,眉头聚拢,嘴和面颊被加大了一倍的地心引力向下拉,全人进入战斗状态,砰地关上门…

Read More
27 Sep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和他的非暴力抵抗思想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和他的非暴力抵抗思想

“长久地搁置正义,就是对正义的否定。”我们必须忏悔──不仅为这个时代的恶,而且为“善”在这个时代惊人的沉默。     文/朱异良     编者按:当美国的第一位黑人总统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时,当人们在经济风浪中仰望他“改变”的旗帜时,让我们来回顾,这个伟大的、人权平等自由之梦的孕育与发大;纪念提出这个梦想,并为之奋斗以至牺牲的马丁.路德.金和他的非暴力抵抗思…

Read More
26 Sep
亲情面纱,抖落我华服下的虱子

亲情面纱,抖落我华服下的虱子

  在这世间最美好的情感里,似乎在用力地爱,又在用力地互相伤害。     文/晨牧     亲妈说,她不是我亲妈   认识耶稣,是在大二的圣诞节,把他介绍给我的是一位女老师。她说:“你知道吗?你犯下的所有的错,他都会原谅,因为他是上帝。” 要不是这位老师个性活泼开朗,待人处事非常接地气,我很可能觉得她是个神叨叨的宗教狂。 那个时候,我这个…

Read More
18 Sep
女儿失恋、丈夫出轨,我该如何面对中年危机?

女儿失恋、丈夫出轨,我该如何面对中年危机?

  文/沈靖瑜   我来美国已经有20年,信主也十多年了。在上海,我还有一个姐姐。我们姐妹感情一直很好。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但还是彼此挂念,彼此关心。即使各自成立了小家庭,遭遇母亲去世后,我们姐妹之情仍然非常深。 我信主以后,常常有感动要传福音给她。她来美国探亲的几个月里,我也带她去教会做礼拜和查经。她喜欢唱歌,对查经却没有兴趣。我也不勉强她,相信上帝有他的时间。   …

Read More
18 Sep
生与死,一线之间

生与死,一线之间

  文/顾一铭   1973年我出生在中国东北的一座小城市。父母在中学任教,家中还有个小我两岁的妹妹。 记忆中的家乡,整个冬季都是大雪纷飞、天寒地冻。严寒虽为家庭生活带来许多不便,却造就了我坚毅、执着的性格。父母忙于教学工作,家中常唱“空城计”。身为长子的我,既要照顾自己,更要责无旁贷地照顾妹妹。小小的我,就这样奋力地生活着,并且坚信“事在人为”、“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