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
调整心态──面对大学生就业挑战

调整心态──面对大学生就业挑战

  中国这几年的大学生就业问题本来就是老大难,今年更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文/小鱼       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如今已蔓延全球,中国也被席卷其中。入春以来,大学生就业问题更成为被高度关注的话题,它不仅是一个个学子十几年寒窗后的揭晓,也牵动着无数个家庭、无数个望子成龙的父母之心,更成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今…

Read More
14 Aug
求职遭遇传销,大学生的出路何在?——从李文星之死说起

求职遭遇传销,大学生的出路何在?——从李文星之死说起

    文/亚萨   7月14日,1994年出生的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此前,他通过某招聘网站找工作,然后被“录取”,接着在去报到的时候被传销集团控制。7月8日,李文星的父母接到了最后一通儿子的电话:“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后,自此失去了音讯。 李文星之死,折射出当下大学生普遍遭遇的就业压力,当一些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求职遭遇传销时,他们的出路何…

Read More
14 Aug
“水深火热”找工作

“水深火热”找工作

  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去领救济金。     文/王军     去年年底,在我博士论文答辩通过的晚上,我就听到先生即将失业的消息。当时,我并没在乎,还安慰先生说:“上帝连天上的飞鸟尚且养活,他也一定会看顾我们的。”     风暴骤起   话虽这么说,但当水电、保险、房贷各种账单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我们真正体会到了生活的…

Read More
27 Jul
分手

分手

    文/玛歌   一、   阴霾笼罩的天空布满厚厚的云层,翻搅的云际间泛着银灰的光。岁末年终的时节,偌大的校园里,只零零落落地飘摇着几个身影。 一阵强劲冷风,从冰冻的密歇根湖上吹来,娇小的郑盈晃了一下,紧紧抓着身旁的何文。何文使劲力气,躬身进入凛冽寒风中。经过一番跋涉,他俩几乎是冲进学生中心的大厅里的。学生中心里面十分温暖,爆米花的奶油味和浓郁的咖啡香弥…

Read More
26 Jul
救救婚姻

救救婚姻

  当我掩上这故事,现代婚姻的种种异化现象,便涌上我的心头……   文/钱志群   五年前,我第一次翻开圣经时,有一个开篇的故事如春风拂面,沁入我心──神用尘土造了男人亚当来管理世界,又顾念他“独居不好”,用亚当的肋骨(而不再用尘土),造了女人夏娃,使他们有了血肉之亲。亚当醒后,一眼就认出那女人是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从此两人结为夫妻,“成为一体”。而且,神还要他…

Read More
24 Jul
16岁女孩脑手术后的感悟:你的心意总是好的

16岁女孩脑手术后的感悟:你的心意总是好的

我就问上帝,我这样子非常没用,我怎么样能为你活,并且帮助其他人呢?     文/汤懿思     从去年9月到今年2月,我做了4次全麻手术。手术前后,我和妈妈迫切祷告,很多弟兄姐妹和教会也在为我祷告,可是并没看到很大的好转。 然而,在生病的阶段,我学到了这些功课:上帝是否在听你的祷告?上帝会不会回答?当你对未来感到迷茫时该怎么办。     …

Read More
19 Jul
当我的男孩不再“阳光”

当我的男孩不再“阳光”

  肉体的情欲还是占了上风。三年之久,我没有再去教会……   文/在心   一   和每个大陆人一样,我在学校里学到的,当然都是无神论。 高中时,我非常向往入党。原因是,我身边有个很好的榜样——爸爸。我经常和爸爸交流思想,我知道,爸爸之所以可以那样努力工作,不为诱惑所动,不向坏人低头,都是因为他的信仰,“共产党员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以及“为人民服务”。我感动…

Read More
17 Jul
死亡之门

死亡之门

  通过这道门,我们将重新和上帝相见。死亡并不是可怕的事。     文/孙基立   死亡并不可怕   这个地区的原名叫“死亡之门”(Door of Death)。 我第一次来这座岛,是在外婆去世不久后,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外婆逝去的悲哀像云雾一样笼罩着我。我知道,多说这些只会为活着的人增添烦恼,而且在听到她死讯的那天,我发现,作为一个为信仰…

Read More
17 Jul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春春在学校把自己锁在寝室里,服用大量安眠药企图自杀。   文/晨牧   要不是因为春春这个女孩,我可能仍会把“空心病”以及与此相关的信息看成新闻事件,带着无奈与心焦为这代人惋惜。   黑暗里的挣扎   空心病,这并不是什么新鲜名词。早在20世纪初,诗人艾略特就写了一首《空心人》,来描述现代人的空乏和虚幻:“我们是空心人,我们是稻草人,相互依靠,…

Read More
13 Jul
请叫我“阿拉丁”

请叫我“阿拉丁”

  幼年时的那道伤疤始终没有痊愈,现在居然被生生地撕开了……   文/一雨   我出生在1970年代。我们这一代人,在20世纪80年代朴素的民风中长大,在90年代的新鲜开放中长成,在21世纪突飞猛进的发展中成熟。如果说60年代的人懂得他们人生的意义,80年代的人根本没有具体的“人生意义”,那么我们70年代生人,则是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我们的父辈经历过一段很向上的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