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Mar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文/林谦柔 昨晚在MSN(微软的网络“即时通讯”)上,遇见了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个在加州,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寒暄过後就问起,有什麽大的变化吗?他们三个人都说没有什麽变化,而我却说我有个很大很大的变化──我是基督徒了。我有一种迫切的欲望,想让他们知道我信了基督教。并且,我心底有一丝难言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母亲的变化 朋友问我,我是如何转变的。 在我出国之前,我母亲就开始参加基督徒…

Read More
12 Mar
解读青春(之二)∶上不得天,入不得地

解读青春(之二)∶上不得天,入不得地

文/莲子 逃开我的家 到北大读书,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确切地说,想离开家,是我一直的梦想。 我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有一个严格的爸爸,一个胆小的妈妈。此外,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之所以有这麽多姊妹,是因为家里重男轻女,始终想要男孩。 爸爸总是不苟言笑。记忆中,他从没对我笑过,也很少和我讲话。我们一年说话不超过十句吧。妈妈大字不识,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村主妇。一年四季,爸爸、妈妈都面朝黄土背朝天,…

Read More
10 Mar
上帝是共和党人吗?

上帝是共和党人吗?

文/朱易 上帝当然不是共和党人,不过大部分的美国福音派基督徒却是共和党人,过去几届的总统大选,福音派基督徒几乎是一面倒地向著共和党。例如,2004年选前,共和党人布希在福音派中的支持率为69%,最後投票时,他获得了78%福音派选民的支持。而布希的对手民主党人克里,选前支持度只有26%,投他票的福音派选民的比例则下降到21%。 2000年总统选战时,在那些每周上教会超过一次以上的基督徒中,有63%选…

Read More
02 Mar
梦中迷途

梦中迷途

文/云生 我来自中国大陆,几十年来形成了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世界观,认为客观的物质存在是第一性的,而思想意识和道德观念等上层建筑是第二性的,即所谓“存在决定意识”。而对宇宙万物则抱定自然主义,认为自然界无始无终,自动依照自然规律而运作。人只须努力去寻求、认识和掌握这些规律,就可以造福人类。然而,我还是隐约感觉到,冥冥之中有某种超然的力量,在掌控著人的命运。就如我,从小努力学习知识和技能,决心成为一个…

Read More
02 Mar
小溪改道

小溪改道

文/梅子 小溪改道 我家所在的社区有一片树林,树林里有一条小溪。几个月以前,我和女儿去散步。那是一连二十多天大雨以後,我们第一次去散步。当我们走过小木桥时,女儿突然惊喜地叫出来∶“妈妈,这条小溪改道了。它原来是往那边流的,现在向这边流了。” 我急忙看过去,果然,小溪有一段拐了一个弯,一条直直的小溪,现在变成S形了。 不久,我们全家去散步,又经过这座木桥,我突然想起溪水改道的事,就指给先…

Read More
01 Mar
爱的约束

爱的约束

文/高尔 有人困惑,上帝为什麽给人自由意志,为什麽不直接约束人的行为?这不是故意让人犯罪嘛! 其实,上帝给人自由意志时,也有约束的方法。在旧约时代,神通过摩西颁布十诫,通过律法约束人的行为。新约时代,耶稣来了,给人以爱,让人用爱来约束自由。 爱能约束自由?有爱就不用遵守十诫,只要信耶稣就行了? 是不是这样呢?这里就来谈谈自由与爱。 “自由”,从表面意思看,好像是无拘无束,想干什麽就干什麽。其实自由…

Read More
24 Feb
我要活得多姿多彩

我要活得多姿多彩

文/海蓝蓝 收到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後,我做了很充分的心理准备∶进了北大,我不一定是最好的,北大到处都是“牛人”,而我是很平凡的一员,我不能事事都要求自己比别人强┅┅ 来到燕园(北大校园)後,还是被郁闷了一通。原来的光环完全消失,人生的座标发生了急剧的转换。我迷茫、郁闷、无奈、无助。而且,我一向只懂得读书,不懂得去关心人,不会主动,不会交往┅┅ 经常在自习的时候,一种难以描述的痛苦就会…

Read More
23 Feb
我的天使

我的天使

文 夏盈 James是我的大儿子,也是一个患有唐氏症的孩子。他曾经是我心中最深的痛。然而,他却带给了我们许多欢乐与祝福。 我和我先生,都生长在非常平凡的家庭里。既不是名门贵族之後,也不是富豪商贾之子。不过,在我婆婆眼里,却认为自家家世显赫,一门英烈。她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家族里出了6个台大毕业的。对於自己那政大毕业的哥哥,及交大毕业的儿子(也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先生),则深感惋惜。 她今年己经60…

Read More
08 Feb
被判“死刑”後

被判“死刑”後

文/王但以理 我出生在不信神的家庭,从小接受无神论的教育,在我脑中从未有过“神”的观念。自小我受父母的影响,积极要求进步。我入队、入团、入党,并多次被评为省市级“三好学生”,一直是老师、同学、亲友眼中的好孩子。 我最初的理想,是成为科学家。後来受改革开放和社会环境的影响(大家都“务实”——一切都向“钱”看了),所以我也报考了国内最好大学的最热门的财经专业,目的就是想靠个人奋斗取得成功,实现人生理想…

Read More
04 Feb
苦海有岸(丈夫篇)

苦海有岸(丈夫篇)

文/周立 当我真的感到自身能力有限、自我救赎无望和世间学问无奈时,我的冥顽不化突然如雪崩一般的坍塌。 人生大书 我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童年时代的。文革後的社会,由绝对的崇拜,到绝对的怀疑甚至虚无。这样的精神信仰,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对年少的我,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比如,我那五次被打为右倾分子,但心地仍很单纯,也一向没有哲学思维的父亲,却在平反後,和别人聊天时说出了一句话∶“凡事不可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