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n
失声惊魂记

失声惊魂记

  文/珩子   即将来到的Grand Round(专题报告),一直是我最近一个月来祷告的重点之一,毕竟这是我三年住院医生期间唯一的一次。虽然我多次在专业学术会议上报告过研究结果,这次却仍不敢怠慢,把下班后空闲时间,大多用在了准备这个专题报告上。仔细推敲、修改了每一张幻灯片和讲稿(几年前博士论文答辩,都还未到这种程度)。 专题报告前一天,我原来的博士导师专程从外州赶来,准备为专…

Read More
06 Jun
我这一家

我这一家

  感恩节前夕,我感慨万千,终于决定写下自己一家在信仰之路上的故事。   文/陈伟平   太太   我太太一直受父母的影响信法轮功。我起初对法轮功的劝人为善、“不要执着”还有一点好感。但深入暸解后发现,法轮功实在是结合了佛教、道教、中国民间文化和科学幻想小说等等的一种宗教。 创始人李洪志宣称法轮功是“宇宙间最博大精深的科学”。他说,他有无数的法身保护他的信徒…

Read More
01 Jun
走出英雄情结

走出英雄情结

  同事和下属的心弦,经常一次次地被我折断。我则一次次地道歉,但同样的事情总是周而复始地发生。   文/一鸣   以强人意识俯瞰众生   我的职业是一名记者。记者的工作好比社会的窗口,世界在窗前展现着斑斓图景。 我采访的第一类人物,是政府官员和商界精英。我的文章经常极尽渲染之能事,写他们如何胸怀大志、运筹帷幄;如何白手起家、驰骋商场……我觉得我从事的是唤醒民…

Read More
31 May
往事如风——给老朋友的一封信

往事如风——给老朋友的一封信

  文/王欣出     少华:   许多年没见面了,你还好吗? 收到我的信,你一定感到纳闷:为什么我突然写信给你。是的,我们失去联系十几年了,在十几年的人生旅途中,我们由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步入不惑,成为中年人。只有看到膝下的孩子时,才彷佛看见我们的过去:年少轻狂,桀骜不逊。 往事如风,童年、少年时,我们是好友,常常一起玩得昏天黑地,忘乎所以。这些年…

Read More
18 May
名医卡森的“恩赐妙手”

名医卡森的“恩赐妙手”

  他能够“化人生阻力为助力”,正是靠着他的信仰和上帝的恩典。   文/基甸   人容易对“非我族类”脸谱化(英文所谓stereotype)。好比一般人对美国黑人的印象,多半是受教育程度低、不勤奋、知识水平和社会地位相对低下;黑人的孩子在学校成绩差、长大了犯罪的比例高,等等。又好比非基督徒对基督徒的印象,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负面的:虚伪、偏执、狂热、愚昧、反科学、不求上进…

Read More
12 May
永生的科学佐证

永生的科学佐证

  神鼓励我们观察自然和宇宙,因为如此能帮助我们认识神的存在。   文╱杜邦宪   一   “人生七十古来稀”,生命的短暂和有限,使历世历代的有识之士,不断发出最动人心扉的咏叹。智者孔子,观看桥下奔流不息的河水,不禁对岁月无情的流逝慨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忧者陈子昂,登上幽州的楼台远望,怅然于“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Read More
11 May
历尽沧桑,润泽犹新──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历尽沧桑,润泽犹新──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文/余杰   95岁高龄的刘德伟女士,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自传,名为《一粒珍珠的故事》。在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沧海与桑田、苦难与幸福之后,刘德伟这位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杰出女性,仍然保持着一颗对上苍的感恩之心。她彷佛是一粒晶莹剔透的珍珠,一颗由千万滴泪水凝结而成的珍珠,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 她的一生,是多灾多难、崎岖蜿蜒的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缩影。而她那如同“压伤的芦…

Read More
05 May
柯林斯和“神导进化论”

柯林斯和“神导进化论”

  文/基甸   这两天在微信朋友圈里有很多基督徒在转一篇题为《无神论顶尖DNA科学家成为基督徒:相信上帝才是最合理的选择》的微信公共号文章(http://mp.weixin.qq.com/s/iSahbmaMTKRtR_h8MYki6A)。 文章中所讲述的科学家是美国著名生物学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主任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柯林斯曾任美国人类基因…

Read More
25 Apr
生死关头

生死关头

  濒死时生命内在的肃静,把我带到神的身边。   文/王人义   (一)   我生长在人很容易就死去的年代──或是因为饥饿,或是残暴,或是疾病,或是政治上的穷途末路。我刚刚学会跑的时候,就看到死亡在人生命中投下的阴影: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一个青年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存,半夜到藕塘偷藕,被人活活打死了。 三岁的我,穿过大人林立的裤筒子,看到了这一灰色。死是那样…

Read More
24 Apr
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我心里被一种大民族主义心理支配,认为基督教是洋教,我们中国人应该信自己的宗教。   陈卫珍采访、记录   一   1963年,我出生于河北农村。在当地佛教文化的背景下,耳濡目染,我也成了一个所谓的“佛教徒”。 我苦苦地在佛里寻找人生的真理,寻找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佛教认为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也就是“四圣缔”中的“苦缔”。而“苦缔”的根源是“无明”,即人心里的一切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