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l
当我的男孩不再“阳光”

当我的男孩不再“阳光”

  肉体的情欲还是占了上风。三年之久,我没有再去教会……   文/在心   一   和每个大陆人一样,我在学校里学到的,当然都是无神论。 高中时,我非常向往入党。原因是,我身边有个很好的榜样——爸爸。我经常和爸爸交流思想,我知道,爸爸之所以可以那样努力工作,不为诱惑所动,不向坏人低头,都是因为他的信仰,“共产党员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以及“为人民服务”。我感动…

Read More
17 Jul
死亡之门

死亡之门

  通过这道门,我们将重新和上帝相见。死亡并不是可怕的事。     文/孙基立   死亡并不可怕   这个地区的原名叫“死亡之门”(Door of Death)。 我第一次来这座岛,是在外婆去世不久后,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外婆逝去的悲哀像云雾一样笼罩着我。我知道,多说这些只会为活着的人增添烦恼,而且在听到她死讯的那天,我发现,作为一个为信仰…

Read More
12 Jul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文/沉静   怨言遭亏损,顺服就蒙福   将近半年,我和儿子一直在两城之间来回跑,我始终没有意识到为迎接某国际会议全城外墙粉刷的旷日持久。居住于绿纱布笼罩的楼里,我们需要不时忍受刺鼻的油漆味,震耳欲聋的敲打声,无处不在的粉尘,从密密麻麻的脚手架下穿过,不留神就会崴脚。 有一次,我们在外面躲了一阵子,以为前一波的粉刷结束了,就返回了住处,结果粉刷带来的…

Read More
07 Jul
还好没打掉

还好没打掉

我意外地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胎。     文/Bella     那天,我收到了A姐妹在微信上给我的留言,她说:“我们家的宝宝出生了,这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感谢主!” 望着照片上可爱的小宝贝,我思绪万千,往事浮现。     一个“还好没打掉”的故事   十几年前,团契中一位刚信主的弟兄新婚不久,太太就意外怀孕了。这位年轻的妻子一心…

Read More
07 Jul
像阿米什人那样活着,可能吗?

像阿米什人那样活着,可能吗?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需要这样一批人来提醒我们……     文/孙基立     阿米什团体是欧洲宗教改革时代,即1730年,为逃避宗教迫害逃到美国的清教徒。他们遵守严格的清教习俗,直到今日还穿着16世纪的长裙,戴白色的帽子,不和外界接触,定时举行宗教聚会,以农业和木制家具工艺品为生,不开车,不看电视新闻,出门用中世纪的马车,他们的孩子在成年以后,可以出村过一段外…

Read More
07 Jul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名词浅释        

  耶和华(Jehovah) 1)这个名称,是由希伯来文上帝的名字的辅音“雅巍”(YHWH,意思是“我是自有永有的”,见《出埃及记》3:14-15),加上希伯来文对“主”的尊称“Adonai”所组成的。被掳归回的犹太人出于他们对上帝的尊敬,在读经时,并不把上帝的名称直接读出,而用Adonai来取代。宗教改革期间,在翻译YHWH时,误将“Adonai”的母音,加入YHWH中,乃成为YaHoWaH,该…

Read More
07 Jul
家有瘫儿

家有瘫儿

  医生说这孩子是极度严重脑瘫,90%的神经都废了。     文/巴底买     在这家里,有个严重脑瘫儿子,父母含辛茹苦照顾儿子吃喝拉撒睡二十多年了。可是,他们却常有喜乐,脸上写满了阳光……     尚未出生,即成重担   多年前的产前检查报告说:胎儿患严重脑积水。麦子刚才还沉浸在做父亲的喜乐里,猛然如五雷轰顶——怎…

Read More
07 Jul
科学与信仰的恩仇 

科学与信仰的恩仇 

在1633年6月21日,伽利略当庭跪下忏悔。     文/安彦魁     阅读查尔斯·赫梅尔的《自伽利略之后》一书,会发现宗教与科学的恩仇加剧,教会一度成为“反科学”的代名词。回顾历史,伽利略事件是“宗教与科学”绕不开的议题,也是分析宗教与科学(或说科学与信仰)之关系的关键所在。     历史的债务   1564年2月,伽利略出…

Read More
07 Jul
高新科技时代话信仰

高新科技时代话信仰

    虚拟现实促使我们深思实存的真实性到底是什么涵义。     文/新民     我们正生活在高新科技的时代。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基因改造,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的词汇。基督徒在这样一个新的时代里,如何面对来自科技的新挑战,善用科技,实践并见证自己的信仰,是本文要探讨的重点。     虚拟现实,亦幻亦真?   世界被现代通…

Read More
30 Jun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进入永生之门   基甸聊天2017/6/2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yongsheng.mp3   两个月前,在四月、五月份,我有一次回国的旅行。在这次旅行的前后,很巧,在我离开美国之前和回到美国之后,差不多相隔一个月,我在两个教会参加了两位姐妹的追思礼拜。第一个是我回国之前,在美国的田纳西州的孟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