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ay
最美的尚未到来

最美的尚未到来

最美的尚未到来 ──写在《海外校园》第100期 苏文峰口述,蔡越执笔   记得那是1974年,我从台湾赶赴美国《今日基督教》杂志社及一些出版社拜访。那时我还很年轻。坐在华府的《今日基督教》办公室中,我向该杂志的编辑请教编辑理念(Philosophy of Ministry),他回答我∶办刊物当有宗旨,要能够帮助读者解答永恒性的主题∶ 我如何认识上帝,如何爱与被爱,人生的意义,生存与生命,…

Read More
05 Apr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上)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上)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上)──“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文/夏维东 福谷传奇 “乌托邦”思想的历史很悠久,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理想国》。柏拉图假想苏格拉底、阿德曼特和格罗康三人对话,从法律、体制、艺术等方方面面,虚构了一个理想国度的形态,以及理想国公民们的素质。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要各司其职,站在自己应站的位置,做一颗“闪闪发光的螺丝钉”。 “乌托邦”这个词,也源出希腊语,意即“实际上不存在的地…

Read More
20 Mar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文/林谦柔 昨晚在MSN(微软的网络“即时通讯”)上,遇见了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个在加州,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寒暄过後就问起,有什麽大的变化吗?他们三个人都说没有什麽变化,而我却说我有个很大很大的变化──我是基督徒了。我有一种迫切的欲望,想让他们知道我信了基督教。并且,我心底有一丝难言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母亲的变化 朋友问我,我是如何转变的。 在我出国之前,我母亲就开始参加基督徒…

Read More
01 Mar
二加二等於三

二加二等於三

文/王文锋 金钱、权力、地位、美色、名望┅┅五彩缤纷的世界带给人们极大的诱惑。在滚滚红尘中,人们都在拼命追逐名利,追逐自己理想的生活和事业。在短暂的人生旅途中,有人名利双收,事事顺利,有人却人财两空,处处碰壁。但无论你是飞黄腾达还是名落孙山,你所拥有的只是短暂的一生。 在现实生活里,人们在繁忙事务中往往会忽略自己真正的“身分”,从不问“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之类的问题。这种无定的生活,往往使我…

Read More
05 Feb
被抛弃的“皇冠上的巨宝”

被抛弃的“皇冠上的巨宝”

文/道初 近日收到一封从中国大陆寄出的信件,问及《创世记》创造次序问题∶ “我是个徘徊在信主和不信之间、内心挣扎、非常痛苦的人。对是否有神,我半信半疑。宇宙万物这麽和谐,说明似乎有神。但有了神,神是谁呢? “佛教、回教都有不对的地方,但基督教也有令人怀疑的地方。比如《创世记》。怎麽可能先有地球再有太阳?怎麽会先有太阳再造众星?第一天还没有太阳,怎麽就会‘有晚上、有早晨’?如果地球最先创…

Read More
04 Feb
苦海有岸(丈夫篇)

苦海有岸(丈夫篇)

文/周立 当我真的感到自身能力有限、自我救赎无望和世间学问无奈时,我的冥顽不化突然如雪崩一般的坍塌。 人生大书 我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童年时代的。文革後的社会,由绝对的崇拜,到绝对的怀疑甚至虚无。这样的精神信仰,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对年少的我,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比如,我那五次被打为右倾分子,但心地仍很单纯,也一向没有哲学思维的父亲,却在平反後,和别人聊天时说出了一句话∶“凡事不可不…

Read More
30 Jan
秘诀

秘诀

文/刘主生 今天,随著经济大厦的摇晃震动,人们的一切似乎都摇晃震动起来;随著股价房价跌破底线,人们的信心也随之跌破底线。基督徒是一群暂时生活在地上的天国子民,虽然,同样不能避免置身於各种海啸,同样受到损伤、品尝疼痛,但有著基督生命的人,该如何面对并超越这一切的风浪呢? 不会一帆风顺 圣经上使徒保罗曾经说过一句对基督徒生活准则影响深远的话∶“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

Read More
04 Jan
跑车的故事

跑车的故事

文/王人义 有一则小故事,非常耐人寻味。 有人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一辆新的跑车,只卖一元钱。这个人看了之後当然不信,最後好奇心趋使,按照报纸上写的地址,找到了这家人。 卖车的是一位年轻的少妇,问明来意,就带他去看那部车。当他确定这是一辆合法拥有的好车之後,交出一元钱,签好合同。拿到车钥匙,走到车前,他仍然有点不敢置信,转过身来问女主人∶“太太,你能告诉我其中的原因吗?” 那位少妇很坦…

Read More
02 Jan
死亡之约

死亡之约

文/羊君 一 米勒牧师坐在林肯公墓半山坡的长椅上,像一尊雕塑。秋天的阳光照著他光秃的後脑勺和後背,在斜坡下投射出一绺残缺的影子。 日影西斜,公墓里十分空寂。自园中的高处向四下环顾,见不到一个人影。一群油光发亮的乌鸦,围在不远处那株橡树下,争抢一具被撕得七零八落的动物尸体。那尸体已经血肉模糊,完全分辨不出形状,大小像一苹中型德国牧羊犬,可能是苹小野鹿,或者大狐狸,也可能是豺狗,或者野狼。但它究竟是什…

Read More
29 Dec
生与死,一线之间

生与死,一线之间

文/一铭 1973年我出生在中国东北的一座小城市。父母在中学任教,家中还有个小我两岁的妹妹。 记忆中的家乡,整个冬季都是大雪纷飞、天寒地冻。严寒虽为家庭生活带来许多不便,却造就了我坚毅、执著的性格。父母忙於教学工作,家中常唱“空城计”。身为长子的我,既要照顾自己,更要责无旁贷地照顾妹妹。小小的我,就这样奋力地生活著,并且坚信“事在人为”、“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我的母亲祖辈四代信基督教。但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