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自圆其说

 

许多自然论科学家和哲学家使用的“循环逻辑”,比“自圆其说”更道高一尺,不易识破。

 

文/吴家望

 

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

──(唐)张九龄《感遇四首之四》

 

风向南刮,又往北转,循环周行,旋转不息。

江河向海里流,海却不满溢;江河之水归回本源,循环流转。

──圣经新译本《传道书》1:6-7

 

古人的“自圆其说”,原是形容一个人说话圆满,少漏洞,无矛盾。后来引申为话语有漏洞时,赶快用言辞弥补。今日世界,能言善辩,甚至说谎话不露破绽的人,更能出人头地。而许多自然论科学家和哲学家使用的“循环逻辑”(Circular Logic),比“自圆其说”更道高一尺,不易识破。因为这种论辩因果不分,所以又称为逻辑谬误(logical fallacy)。

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因为我聪明,所以我聪明。”这句话在修辞学上没错,在逻辑学上却是循环论证。这种语句的错误一目了然,但是科学家、哲学家有意无意运用的循环逻辑,却不是那么简单,有的论证错综复杂,因果混淆,再掺杂诡辩,能做到几十年“滴水不漏”。

哲学家鲁斯(Michael Ruse)以鼓吹达尔文主义为生,写过一本书叫作《捍卫达尔文主义》Darwinism Defended, 1982)。读过这本书的人可能忘掉该书的内容,却一定会记住鲁斯喊的一句口号:“进化是事实,事实事实!……当然它是事实。”(Evolution is a fact, fact, FACT……Of course it is a fact.)

“进化是事实,所以进化是事实”,就是典型的循环论证。

大自然精确、美好、不可思议,而自然界植物、动物,的确也会随环境变化。多少年来,有两种学说对此加以解释,一是19世纪的达尔文进化论,断定无目的和盲目的自然选择,是进化的动力;二是历史悠久的设计论,认为超自然的智慧,乃是进化的前提及后盾。

150年来,风风雨雨,为了适应现代科学的突飞猛进,达尔文进化论本身也不断“进化”,避免被淘汰。自然主义科学家清楚,自然选择是种跨越亿万年历史的、十分美丽却难以证明的假设。以现代科学的基本要求,如果不能解释进化的因果机制(causal mechanism),那么进化论就一钱不值。

从鲁斯喊出著名的“进化是事实,事实”口号后,这将近30年来,他有充裕时间来思考进化的“因果机制”。最近,他在《科学周刊》上宣称:“假如你接受(自然)选择为因果机制,你就能够解释本能、化石数据、生物地理、解剖学、系统学,以及胚胎学。反过来,这些解释也能支持(自然)选择的信念。”(Science, 3O October, 2008)。

其实,鲁斯所提到的本能、化石资料等等,都是达尔文深感头痛之处,也是现代科学家的难题。无论鲁斯怎样巧妙地运用循环论证,靠混淆因果来解释因果关系──如果你先接受达尔文的假设,用它来解释自然现象,那么,那些解释回过来会加强你对进化论的相信──他仍然无法自圆其说。所以最终,鲁斯毫不掩饰地指出,(自然)选择乃是一种信仰(the belief in selection)!

近年来鲁斯主张,在宣扬进化论时,要注意方法,不要出口伤人,却因此被进化论主将道金斯(Richard Dawkins)骂为“张伯伦派”。张伯伦(Arthur Neville Chamberlain),二战爆发时的英国首相,因对德国妥协、退让、姑息,实行绥靖政策,而备受非议。鲁斯毕生捍卫达尔文主义,却受此唾骂,自然深感痛心。进化论者常说,进化是随机的、无情的。想不到进化论阵营内排除异己,也是如此无情的。

上海人用“三只手”(掱)来称呼扒手。扒手真的有三只手吗?如果你接受扒手确实有三只手的假设,当然你就能够解释那些扒手用第三只手偷窃的绝技。如果某日你的钱包不翼而飞了,你会更加相信,那些扒手确实都有三只手(即使你平生从没见过三只手的人)。

以后有机会在酒会上见到鲁斯,我要向他介绍上海滩的循环逻辑,那么如果我掱了他的钱包,他也不会心疼。

 

作者为自由传道人,获数学、神学等学位。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