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卫珍

 

 

 

淅淅沥沥,雨水在黄昏的窗前滴落。雨中的那一株芭蕉哪里去了?我游移的目光,穿过暮色霭霭,却再也看不到苍凉的意象──雨打芭蕉,在人寂寞独眺的身影里跳跃。

但那雨,依然是密密的,在空中纵横交织成一张张网。无数的网,到处是网。

我抬眼,看到屋顶的四个角落也布满了网,几只蜘蛛在里面忙忙碌碌地编织着,忽而又东窜西逃。

其实,世界就是这样的一张网,网住了无数蜘蛛在里面挣扎。前几天朋友来电话说,她的姐夫出了事──原本是一个老老实实的税务局公务员。面对朋友的公司,一开始出于情面,在收税上略略放松,同时接受人家的略表谢意。对方趁势节节进攻,彼此越来越热乎……最后受贿,帮助人家逃税。一次两次,一年两年,终于东窗事发。

坐牢是免不了的。就像那一只蜘蛛,看,它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的,一下掉进了它的同党编织的网里。挣扎着,结果从屋顶跌落下来。房东的公鸡看到它,跑过去了……

人心里的网还少吗?

 

 

 

回忆,是惨淡的。但在这寂寥的黄昏,记忆的触角便向心灵的密室探扫,往时空的隧道里追溯。

那个人,惨白着脸,直挺挺来到我面前说,我要走了,恐怕再不能见你了。

这是梦中的场景。第二天,就得到同班好友自杀的消息。众人哗然。他是我们公认的少年天才,刚刚获得省数学竞赛第一名。大家都说他前途无量。他却选择了自杀,就因为失恋了。他的遗书说,我活了17年了,孤独和空虚,是一生的全部总结。我不相信人间有真爱,人与人之间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人生总有一死,迟死不若早死。

他确实孤独。也许因为才华出众,自小就清高、孤傲;也许因为绝顶聪明,小小年纪就看破了红尘;也许因为过度敏感和脆弱,心里充满各样的猜疑和不安全。然后,被失恋的因子诱发了出来……

他的心灵中密集着一张张阴暗的网,他的生命、他的才华,就被这些网缠住、囚困,最后窒息了。

 

 

 

但有一张网,是从天堂撒下来的,是用真光编织的,闪烁着永生的光辉。

耶稣说,来跟从我,我必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渔夫用鱼网得鱼,耶稣用福音得人。这得人的网,便是从天堂撒下来的网。

记得有一个弟兄激动地分享,有一次他为中国的福音事业祷告,神将一个大异象显现给他:一张巨大的网,金光闪闪,在东海的上空,向中国大地撒下来。网的边缘是连绵的长城。无数的老人和孩子,蜂拥而至地登上了长城。

被这网网住的人,是有福的。圣灵借着十字架,将他们分别为圣,在他们额头盖上天国子民的印记,并保守他们远离世界的网罗。“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了;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了。”(《加拉太书》6:14)

圣灵也借着耶稣的血,洁净他们心中的一切自傲、污秽、邪恶、空虚、沮丧、彷徨,等等由于始祖堕落而烙在人性中的罪。并帮助他们活出圣洁、美善、仁爱、盼望、喜乐、忍耐等性情,散发出基督的馨香,“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拉太书》2:20)

他们都是被福音网住了的小鱼。有一天,所有的小鱼,都要被彻底“放生”在天国的活泉里。

那网,已撒下来了,如同黄昏淅淅沥沥的雨,在空中纵横交织。我游移的目光,穿过暮色霭霭,但再也看不到苍凉的意象,在人寂寞独眺的身影里跳跃。

因为我也是一只被福音网住了的小鱼。

 

 

作者来自浙江台州,现住北京。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