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可信吗?

 

 

文/晨露、梁斐生

 

 

圣经可信吗?

 

这个问题,是基督教信仰中最具根本性的问题之一。因为圣经对基督徒而言,不是有空时才翻看的消遣品,而是生命的基石,是我们行事为人的准则。若不搞清真假就信,岂非迷信?而事实上,探求的结果是:越探越真,越想越信。

让我们来看看圣经是怎样成书的。

圣经分旧约和新约两大部分。旧约有39卷,新约有27卷,共66卷。考古学证明,旧约完成于耶稣诞生前数百年至千年,例如摩西五经(《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完成于公元前1,400年左右,新约则完成于公元一世纪末,所以新、旧约的写作历时1,500年左右。

圣经中的各卷书均是独立写成,写成后即在各犹太会堂及基督教堂传读。到了公元前250年左右,犹太大祭司伊莱沙应埃及法老所请从犹太12支派中各选出六位译经长老,聚集在亚历山大城,将希伯来文旧约译成当时流行的希腊文,这就是著名的七十士译本。到公元70年,当圣城耶路撒冷将被摧毁之际,犹太人召开了高级会议,正式确立旧约正典39卷书。而在公元382年及公元397年的两次著名会议上,则确立了新约正典27卷书的地位。

圣经的执笔者有四十几位之多。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职业、身分也不同。有的是政治、军事领袖,有的是君王、宰相,有的是犹太律法家,有的是医生,还有渔夫、牧羊人和税吏。有的写于战争危难之中,有的写于太平盛世之时;有的完成于皇宫内,有的则在牢狱或流放的岛上……这些在时间上跨越了千年的作者们,并不知道这些书卷日后会被汇编成册,成为新、旧约正典。然而,当人们把这66卷书汇在一处时,这些跨越时空写成的作品,却呈现出前后呼应、和谐一致、浑然一体的风貌来,彷佛有一只无形的手,穿过千年的时光,操控着每位作者手中的笔,使这些作品超越了作者身为“人”的有限性,成为宏篇巨著圣经中浑然天成的一部分。这奇特的连贯性、整体性,恰好表明了是神的手在操纵一切,是神的灵贯穿始终。

因为新、旧约66卷书的写作、收集过程均涉及到人的方面,所以似乎人是圣经成书的关键。但实际上,圣经的内容是神默示的,神藉圣经启示自己。新、旧约各卷书的作者在神的灵促动下,以各自的特色和风格、却是不折不扣地写出了神的话。所以这66卷书写成时就是正典了,而且神的子民、各地的会众,早已公认这些著作是神的默示。人的订定,只是一个公开的“正式追认”。

 

 

圣经的手抄本可靠吗?

 

总说圣经是神启示人所写的,但今日所看到的圣经已不是当年作者的原稿,而是根据手抄本印成的,我们怎能确知圣经在漫长的传递过程中,没有掺进千万个有意与无意的错误?

在圣经代代相传的过程中,印刷术尚未发明,一切都靠手笔抄写在蒲纸或动物皮上。古犹太人写圣经时极其慎重,如要抄写一卷书,先要计算该书有多少字,抄时一发现错处,全书都要烧毁。他们如此小心翼翼,以至今天圣经仍能保持全貌。

1947年的一个春日,一位名叫穆罕默德的牧羊人,在死海附近荒凉的昆兰(Qumran)废谷附近,因追寻迷路的山羊而偶然察觉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山洞。他因着好奇心,无聊地将一小石块抛入山洞,岂知远远传来瓦瓶打碎之声。他匆忙找另一位牧羊人同往洞穴。在黑暗的摸索中,他们竟然找到几个高达二尺的古旧瓦瓶。原来瓶内收藏有形如小木乃伊的卷形物。

这两位牧羊人辗转将寻获的皮卷带到伯利恒城,准备用20英镑卖给一位古董商,却受到拒绝。

后来,他们得到一位叙利亚商人的指引,将其中四卷卖给马可寺院的塞缪尔主教,另外三卷卖给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苏勤尼(Sukenik)教授。当时正值巴勒斯坦爆发以色列独立战争。塞缪尔主教拖延至1948年2月才找到耶路撒冷美国东方研究学院的特勒费(Trever)代理院长。后者说服主教让他将全部古卷摄影,把照片寄给举世闻名的考古学家威廉奥伯莱(Albright)博士。他很快就认定瓦瓶里原来收藏有历史上最古老的圣经书卷。这些书卷是在主前200年至主后68年,由死海岸边的一班古修士手抄的希伯来文经卷。

1953至56年间,考古学家继续在昆兰11废谷中找到了500多份希伯来文古卷。除了《以斯帖记》外,所有旧约圣经古手抄本都被发现了。

死海古卷的發現,不但使我們知道今日我們所擁有的聖經,與耶穌出生前所用的聖經完全一樣,更確定了聖經在過去的傳遞過程中,沒有摻插任何人為的錯誤與刪改。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